岁月悄然爱永恒

生日之前,老父亲打电话说:“星期天你在家吧,我们来,给你送鸡蛋来。”泪禁不住……生日对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总是和鸡蛋有着扯不断理还乱的记忆。

生日那天,决定和先生抽时间回家了一趟。不是说,自己的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吗?从小就是母亲为自己过生日,从没有想到自己出生的那一天母亲所受的苦。

女儿过生日时,我们千回百转地祝她生日快乐,孩子说:“没什么的,生日你们不要搞得这么隆重吧,言语中依然有抑制不住的幸福。末了,又轻轻地问我:“生我的时候你是不是很疼啊?”甜蜜顷刻间溢满我的心间。爸爸接过电话说:“怎么能不重视呢?你是我们的太阳,我们的月亮!……”然后是呵呵的傻笑。听着女儿也在电话那端甜蜜地傻笑。

这一天是我的生日,也是入春以来少有的暖和。太阳暖暖地照着,春风也暖薰薰的,路旁黄灿灿的蒲公英肆无忌惮地灿烂着……

已经悄然流逝的那么多个关于春天,关于蒲公英的记忆忽然一一浮现……

记得是女儿两岁时,回外婆家,被公路两旁蒲公英吸引,实在禁不住春光撩人的弹拨,便提前下车了。

女儿的小脚丫啪嗒啪嗒,小鸟儿啁啾啁啾,阳光下孩子红扑扑的小脸,只穿着衬衫胖乎乎的小胳膊……孩子的馨香似乎还在鼻尖……

和先生一路上说着,泪不知不觉间溢满眼眶,先生也感慨说:“昨天我还说起那年回来时的情景呢,转眼间十多年了。”“可仿佛就在眼前,就在昨天啊!”我感慨。

车悠悠而行,泪缓缓而淌……


回到家,妈妈惊喜不已!和大侄女从菜园抱着一捆绿茵茵的葱,笑盈盈地回来,两个人笑得比阳光下灿灿的蒲公英还耀眼。老阿爸听到说话声,也乐颠颠儿出现在我们眼前,他一手提着先生买给他的鱼竿,一手拎着小桶,肩膀上挂着自制的小板凳,笑眯眯地说:“正准备去钓鱼呢!看,这是我自己做的小板凳,这儿系上一根绳子就可以背着了。”真是越老越天真哈!

或许这就是幸福吧!彼此牵挂,彼此惦念,平安相聚,平淡真挚!

一进门,妈妈说:“你今天过生日呢,给你煮鸡蛋啊!”边说边忙不迭儿地升起了火……说是回家看妈妈,还是妈妈在忙活儿。心里有被宠的甜蜜和隐隐的愧疚。

回家真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