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闻花开》(五)


车祸之前的记忆变得断断续续,希晗总是梦见从前的自己。梦里有许多人,他们微笑着对她说话,希晗听不清楚,每次想要努力去看清楚他们的脸的时候,梦就醒了。空荡荡的房间,冷清清的夜晚,抚着微疼的心口,才感觉梦来过,可它已经离开的感觉。

在圣西亚学习的这一周的时间里,希晗对这个地方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圣西亚学院的教学制度很严格,圣西亚学院的每个班级只有15名学员,华丽的教室富丽堂皇,看起来并不像教室,更像一件美丽的艺术。每天3节的指定课程。

在圣西亚学院,每个人的态度都是冷漠的,目光锐利。圣西亚学院的每一个人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她们冷漠寡言,相互之间没有过的的交流。她们的世界就局限在她们与管家之间。

如往常一样,结束了上午的课程,希晗感觉有些累。午后的阳光很灿烂,希晗一个人坐在星小院回廊背光一侧的长木椅上,懒懒地享受片刻的宁静时光。和煦的微分轻轻拂过小院,带着微微的清凉,驱散了炎热的暑气。阳光斜斜地照进回廊,向阳一侧的木椅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印在了椅子后面的石墙上。远处的树影零星的落在了院子的墙上,随风摇摆,恍如隔世的光影。

中午的气温有些炎热,树梢上的蝉鸣述说着夏日炎炎的事实。小院里的向日葵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希晗看着那些了无生机的向日葵,感觉到有些奇怪。午后的阳光很明媚,但是花圃里却不见入学那天遇见的穗子,也不见有人打理这些没什么精神的向日葵。希晗看着那些病怏怏的向日葵,心里觉得有些难过。

希晗缓缓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沿着旁边的石阶往下走到花园里。阳光有些刺眼,希晗微微伸手挡住阳光,放眼望去,所有的向日葵都好像生病了。走到花圃的边缘,希晗努力得踮起脚去看身边的一株向日葵,可是并没有在花上发现虫害。希晗往后退了一点,蹲下身来,轻轻地拨开萎靡的一片葵叶,专注地在花圃中寻找杂草的身影,可是花圃里很干净,没有杂草丛生的迹象。她伸手去取了花圃中的一些土,用手轻轻一撮,手中的土瞬间就散开,像沙砾一般,脆弱而没有任何营养。希晗把土撒会花圃中,啪啪手把残余手掌的泥土弄掉。无意间,她觉得有些不妥,沾到泥土的手残留了一些奇怪的味道,这种味道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闻过。她努力地寻找自己的记忆,希望想起一些东西。她总感觉,这些向日葵的情况有些不正常。

穗子和管家来到回廊前面,看着那些在阳光下萎靡不振的向日葵。从前那一片漂亮的向日葵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变得萎靡不振,渐渐迈向枯萎的边缘。向日葵是什么时候开始生病的呢?穗子看着眼前这片自己亲手种下的花圃,内心有些酸酸的感觉。美好的事物总不会存在太久,一如那些人,那些事。午后的风吹过庭院,花叶在风中摇晃,恍若时间曾经走过的痕迹。

看着阳光下的向日葵田,穗子的思绪飘远了。站在一旁的日暮里仁从穗子身旁越过,准备到花圃给向日葵浇水。可是,刚走了不远,觉得有些不妥。他回头一看,发现穗子仍站在原地,神色空洞的样子。那样的眼神,好像在看花,又好像在透过那个花田在看某些回忆。

日暮里仁不禁有些担心,平常都要亲自为心爱的向日葵浇水的穗子小姐,今天的行为却如此反常。他看着她,此刻的心里恍若被压着千斤重担。看着穗子为那些病怏怏的花儿担心,日暮里仁的心里就很难过。

无奈,日暮里仁只好收回卖迈出的脚步,沿路折回原地。

“穗子小姐,您是在担心这些有些萎靡的花儿吗?”日暮里仁有点担忧的问道。

日暮里仁的话让穗子回过神来,她微微收敛了飘远的神绪,明亮的双眸掠过一丝的担忧。

“仁,你说,这些向日葵会枯萎吗?”穗子淡淡地开口,带着一些些悲伤说道。

“不会的,向日葵会好起来的。”日暮里仁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急切。他努力地想要去安慰她,可是开口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能抚平穗子不安的心。

“仁,我有些不好的预感,总感觉向日葵好像真的会枯萎。”穗子很不安地说着,目光留恋着那片花田,仿佛看见了花谢的场景。

穗子的话让日暮里仁微微惊讶,看着她那不安的神色,日暮里仁心里不禁有了一丝害怕的感觉,他的神情渐渐也出现了一丝担忧的情绪。他看着那曾经阳光灿烂,如今却一片奄奄一息的向日葵花田,内心恍如窒息般的难受。身为一名管家,日暮里仁不希望穗子伤心。他害怕他慌乱的情绪会影响到穗子,于是极力地掩饰着自己的不安,装作一切都没事的样子,以此来安抚樱井穗子不安的心。

日暮里仁朝着花圃边缘走去,他走到花圃旁边的石柱前,把平常用来浇花的水管安接在石柱前的水龙头上,拧开开关。然后拉着长长的水管来到花圃旁边,握着花洒,清凉的水像雨露一般洒在向日葵田里。水雾笼罩在花田上,阳光穿透过去,形成了一道淡淡地彩虹。穗子看着拿到美丽的彩虹,彩虹下面却是迈向枯萎的向日葵,内心油然而生起一份凄凉。

日暮里仁绕着花田给向日葵浇水,穗子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心里的阴霾微微散去。她从回廊上沿着石阶走下来,脚刚落到花圃,正想往日暮里仁所在的方向走过去。可是,刚走了几步就听到花圃的另一端传来一声惊呼。穗子迈出的脚步瞬间顿在原地,她连忙扫视着整个花圃,寻找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突如其来的惊呼声透过水声,传到日暮里仁的耳边。他连忙把手中的花洒随手扔到一边,循声而去。站在不远处的穗子见状也朝着日暮里仁的方向跑过去。

日暮里仁绕过花田的一角,目光越过花丛,在一片绿叶下看见了蹲在向日葵花下的希晗。于是,他连忙跑过去。当日暮里仁跑到希晗身旁时,只见她的身上滴着水,长长的秀发占着水珠。

一双鞋子进入了希晗的视野,她微微仰头,看见阳光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笼罩在她的面前。因为背光,希晗看不清阳光下那张焦急的脸。

“希晗小姐?!”

希晗抬头的瞬间,一张白皙的小脸进入了日暮里仁德视线。他有些惊讶,那有些疑惑的眼神仿佛是问询问希晗出现在花圃的原因。

希晗看不清对方的脸,但是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于是她连忙站起来。也许是蹲在地上太长时间的缘故,猛地一起身,感觉有些晕眩,身体不听使唤地不由得有些站不稳。日暮里仁连忙上前扶住希晗,有些担心她会摔倒。希晗感觉眼前的景色变得颠倒摇晃的样子,她看见了一张焦急的模糊的脸,感觉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却又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她努力想要看清对方是谁的时候,可是双眼突然一片漆黑,她失去了意识,倒在了日暮里仁德怀里,晕了过去。

这时,穗子从花圃的另一端跑了过来。当她跑到日暮里仁身旁时,她看见了晕倒在日暮里仁怀里的希晗。只见希晗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渗着密密麻麻的汗珠。看希晗的样子应该是中暑了,可能是在太阳下晒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的关系。

“仁,快把她抱到那边阴凉处的椅子上去。”穗子指着背阴一侧的回廊,让日暮里仁把希晗抱起来,把她带到阴凉的地方。

日暮里仁连忙把希晗抱起来,那样轻的体重让他有一瞬间地错愕。日暮里仁没想太多,她他压下心头的疑惑。抱着希晗快步往回廊的阴凉一侧快步走去,穗子跟着他的脚步也一起离开。

花圃南面的回廊里,阳光晒不进来,阴阴凉凉的,给人一种清凉舒服的感觉。日暮里仁把轻轻地希晗放在了长椅上,然后退到穗子身边,安静地站着。穗子缓缓地蹲在椅子前面,轻轻拨开垂在希晗脸前有些凌乱的碎发,一张苍白的小脸映入眼帘。日暮里仁站在一旁有些担忧,因为希晗的情况有些不好。

“希晗小姐,她......”

“仁,她情况有些不好,可能是中暑了。”

“那要尽快送她去医务室才行......”

“嗯。仁,你去通知她的管家过来吧。”

“是,他们现在应该就在南小馆,我马上去。”

“嗯,你快去快回。”

日暮里仁转身,朝着南小馆跑去,一边跑,一边在心里默默地为希晗祈祷,希望她安好。大概是第一次遇见时候留下的印象不错,日暮里仁也希望希晗这么一个善良的人安好。这样想着,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日暮里仁走了之后,穗子在长椅边上坐下来,拿着手中的手帕细细地擦去希晗发丝上沾染的水滴。希晗身上沾着水,一半的衣服都湿了。希晗的脸色依旧有些苍白,呼吸也有些急促。看到希晗这个样子,穗子有些担心。穗子陪在希晗身边,不时地拿着手帕轻轻地擦去她额头上密密的汗水。穗子时不时朝着通往南小馆的回廊尽头,焦急地等待着。有那么一刻她责怪着自己为什么不让日暮里仁直接把希晗抱到医疗室,而是让他去南小馆找千影和礼仁。

日暮里仁走后,时间过得特别的漫长。也许是心理作用,也许是担心,穗子拿着手帕的手有些颤抖。

另一边,日暮里仁来到希晗所住的南小馆,无论他是大力的敲打着大门,或者是大声的呼喊,都没有得到半点回应。他绕着南小馆跑了一圈,却找不到半个人影。他确定南小馆没有人留守,但是一时之间又不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到千影和礼仁他们。他寻思着还是先送希晗去医疗室,毕竟现在希晗的情况不太好,他担心如果耽误了时间会出意外。于是,他立刻折返,朝着中庭跑去。

正当穗子在暗暗担心的时候,日暮里仁气喘吁吁地回来了。穗子喜出望外地拉着他的手,往后看去,却不见半个人影,不禁有些意外。

“仁,他们呢?”穗子有些焦急地问道,日暮里仁还在平复自己的呼吸,跑得太快,一时之间没有办法缓过来。

穗子看着日暮里仁无奈地摇头的样子,聪明如她,也大概猜到原因了。穗子抓着日暮里仁德手缓缓滑落,回头看着躺着长椅上一脸苍白的希晗,有些生气,也有些苍凉。在希晗最需要的时候,她的身边却没有千影和礼仁的守候。穗子不禁在想,如果不是遇到他和日暮里仁,大概希晗昏倒在花田也没有人会发现。

“仁,马上送她去医疗室,快!”

穗子收起所有的思绪,事态紧急,不容她在这里多想。她连忙让日暮里仁抱起希晗,两个人朝着枫园内的医疗室跑去。

因为圣西亚学院的占地面积很大,而且每个年级的宿舍区都是独立的,每个园区都设立了设备齐全的医疗室,就像一个小型医院一样,照顾每个园区内学员的身体健康。医疗室位于园区的中心,距离枫园内任何一个小院的距离都相仿,要花费的时间也才几分钟。

中午的阳光渐渐变得炎热了,枫园里的路的两旁都在中高大的枫树,茂密葱郁的枝叶挡去了阳光,落下一片细碎的树荫。午后的小道很安静,穗子和日暮里仁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人,就这样一路跑到医疗室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可是穗子和日暮里仁都觉得时间仿佛过来几个小时的光景。

穗子推开医疗室的大门,日暮里仁随后抱着希晗从进医疗室。

“医生!!医生呢?快来人啊!!”日暮里仁的吼声惊动了整个医疗室的人。

穗子快步上前,随手扯住最近的一个穿着白袍的医护人员,直径拉到面前。

“她昏倒了,可能是中暑了。快点救她,快啊!”

被穗子抓着的医护人员被眼前的人的举动吓到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回事?”穗子见医护人员呆滞的反应,眉头微皱,有些不满。正当她想要开口继续问话是,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人朝这边赶过来。

“病人在哪里?”因为引起的动静有些大,值班的主治医生带着护士和医疗担架床赶了过来。

穗子见救护人员过来了,随手把跟前呆住的人推开,快步上前扯过主治医生,拉到日暮里仁面前,指着他怀里的希晗对医生说道。

“快,快点救她,快点。”

“把病人放到担架床上,快点。”

听到医生的吩咐,日暮里仁轻轻地把希晗放到担架床上。紧接着护士和医疗人员推着床朝急诊室推去。穗子和日暮里仁一直跟着担架床边,直到希晗被推进急诊室里。

看着急诊室的大门缓缓关上,穗子趴在门上的身子突然像是失去所以力气那样,缓缓滑落,跌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日暮里仁连忙上前把跌倒在地上的穗子扶起来。

“穗子小姐,你没事吧?”

日暮里仁看着穗子悲伤的神色,有些不明所以。眼前穗子悲伤的样子,让日暮里仁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担心。

“仁,她会没事的,对吧?”穗子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沙哑,眼眶微红。

“希晗小姐会没事的,你不要太担心了。”日暮里仁扶着穗子在走廊边的椅子上坐下,细细地安慰着她。

穗子看着那扇紧闭的急诊室大门,恍若母亲离世那天的情景在眼前重演一遍的感觉。那时年幼,母亲病重。那天也是那么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她看着母亲被许多人推进扇子红灯的大门后,然后就没有被推出来了,所有的人都告诉她,母亲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暂时不回来了。可是,等再长大一些的时候,穗子才知道,母亲不会再回来了,永远都不会。

日暮里仁看着穗子盯着急诊室大门失神的样子,只当她是担心希晗。日暮里仁来到穗子身边做管家的时候,她已经是长大了。所以,日暮里仁只是知道穗子的母亲在她年幼的时候去世了,却不知道穗子是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离世的,而眼看着希晗被推进闪着红灯的急诊室大门里的场景勾起了她那段极力遗忘了的回忆里。

走廊上充斥着刺鼻的消毒药水的味道,时间过得特别慢。这样安静的环境,连呼吸的声音都变得清晰。穗子焦急地盯着急救室大门圣的抢救指示灯,等得有些不耐烦,想要上前去推门的时候,急诊室的大门缓缓打开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了。他的身后是被一群医护人员推着出来的希晗。

穗子见状,挣脱日暮里仁扶着她的手,连忙跑上前去。穗子看着躺着担架床上的希晗,想要伸手去握她的手,低头发现她纤细的手臂插着针管才知道希晗正在挂着点滴,于是只好默默的收回手,看着希晗被推去病房。

“穗子小姐。”医生的话让穗子淡淡地收回了目光,换上平常的样子,冷冷淡淡的。

“医生,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这位希晗小姐只是有些轻微的中暑罢了,需要好好休息。只是她应该是刚大病初愈,身体太虚弱,所以才会这样。

“大病初愈??”医生的诊断报告让穗子有些惊讶,但是她很快就收敛了自己的神绪。

“是的,而且日后要注意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不然对她的身体会有很大的损伤。”医生扶了扶眼前的眼镜框,严肃地说道。

“好的,谢谢医生。我会将您的话传达给希晗小姐的,今天真是太感谢您了。”日暮里仁客气地和医生说道。

该说的话已经传达了,医生说了一下希晗的病房号之后,拿着病历本离开了。看着医生远去的背影,日暮里仁突然觉得压着胸口的担忧消失了许多,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仁,我留在这里,你去找她的管家,通知他们来这里吧。”

穗子的话在日暮里仁的耳边淡淡地响起,日暮里仁看着穗子有些疲惫的神色,不禁有些心疼。

“是,我会很快回来的。”

说完,日暮里仁快步离开,他想快点找到千影和礼仁。从刚才到现在,他们和希晗分开有一段时间了,日暮里仁想着千影和礼仁一定也在寻找希晗。他想快点找到他们,然后带他们来医疗室,这样希晗有人照顾了,穗子也可以回去休息了。一想到穗子站在走廊上神色疲惫,有点孤单的身影,日暮里仁的脚步不禁更快了。

去医疗室之前已经去过一次南小馆,而且千影和礼仁应该发现了希晗不见了,所以南小馆现大概在也不会有人在南。于是,他直接出了枫园,去校园的其他地方寻找。日暮里仁跑去教室和自习室,可是都没有看到千影和礼仁的身影。然后,他又跑去礼堂和音乐教室也没见到千影和礼仁的身影。一时之间,日暮里仁把他所能想到的地方都去找过了,但是都没能找到想要找的人。

正在日暮里仁陷入焦急地时候,他在前往图书室的路上遇到从路的另一端走来的本田葵和她的管家河川充太。日暮里仁记得,礼仁之前是侍奉本田葵的管家,他想也许她知道大概能在哪里找到礼仁。只是日暮里人忘了,如今物是人非,也因为他今天的举动造成了日后一件无法挽回的伤害发生。但是此时此刻,日暮里仁没有深入地去考虑其他的影响,他要做的是尽快找到礼仁或千影,抱着这样的一丝希望,日暮里仁上前拦下本田葵和河川充太。

“抱歉,打扰您了。”日暮里仁一脸严肃地站在了本田葵面前。

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日暮里仁,本田葵显得有些惊讶。面对这样唐突的情景,身为管家的河川充太上前一步,侧身把本田葵护在身后,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日暮里仁。

“请问有什么事吗?”河川充太礼貌地询问道。

“是的。冒昧问一下,葵小姐有见到礼仁吗?”日暮里仁的眼神越过河川充太,看向他身后的本田葵,有些焦急地问道。

日暮里仁提到礼仁的名字时,本田葵的内心为之一震。日暮里仁这么着急要找礼仁,本田葵感到很奇怪。

“今天有在图书馆外见过。”

“那请问是多久之前的事情?”日暮里仁德声音显得有些着急。

“在我们进图书馆之前,有好一会了。”本田葵摇摇头,河川充太就代为回答了日暮里仁的问题。

河川充太的话让日暮里仁显得有些失望,本田葵不禁觉得有些奇怪?

“你找礼仁有什么事吗?”本田葵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是的,因为希晗小姐在星小院的花园昏倒了,我们送她去救治了,现在正在枫园内的医疗室里昏迷着。”日暮里仁简略的回答了本田葵的问题。

希晗?星小院?本田葵在内心默念着着两个词。本田葵记得上次在枫园遇见礼仁正好是在星小院的门口,所以她知道星小院就是礼仁现在待的地方。那个叫希晗的女生应该就是礼仁现在侍奉的人。本田葵忽然想到,她和礼仁相距的是那么近,可是感觉得远得无法靠近。本田葵和希晗是同级生,所以她所在的晨小院和希晗所在的星小院都同在枫院里。

看见本田葵突然间陷入了沉思,日暮里仁觉得有些奇怪。站在他们中间的河川充太见状,连忙开口。

“抱歉,我们可能帮不了你。”河川充太的话让日暮里仁不继续耽误时间。

“抱歉,打扰到您了,葵小姐。”日暮里仁恭敬地微微屈身行礼,然后步伐匆忙地离去。

日暮里仁知道穗子还在医疗室等着他赶快回去,他不能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想到这里,他抱着一丝希望朝着图书馆跑去,希望能在那里遇见想要寻找的人。

看着日暮里仁渐行渐远的身影,河川充太收回目光,转过身去却看见本田葵脸上若有所思的样子。

“葵小姐。”本田葵似乎没有听见河川充太说的话,一时间没有反应。

“葵小姐,您在想什么?”河川充太伸手微微在本田葵眼前晃了晃,这样一个动作让本田葵瞬间回神。

“充太,我们去医疗室看看吧。”

河川充太不明白葵为什么突然想去医疗室,但是他还是跟着葵的脚步往星小院走去。河川充太抬头看看天空,阳光真的很灿烂却一点也不温暖。

医疗室这边,穗子在病房里陪着还在昏迷中的希晗。虽然医生说无大碍了,但是看着希晗脸色苍白地躺着病床上,穗子还是有些不安。她看着氧气罩上那一层又一层薄雾才觉得躺着病床上的人还活着的感觉。细密纤长的睫毛在微微颤抖,然后那一直紧着闭的双眸渐渐睁开了。希晗慢慢睁开双眼,入目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光,眼睛微微有些不适应。等眼前的景色变得清晰之后,希晗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房间里。她缓缓伸手把氧气罩摘下来,然后撑着手臂艰难地坐起来。结果弄疼了插着针管的手,手臂反射性的收回,希晗惯性的往后倒去。

穗子见希晗要摔倒,于是,穗子连忙从一旁的沙发起身,快步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把希晗扶起来靠在软枕在病床上坐好。希晗脸色依旧有些苍白,整个人显得很虚弱。

“你没事吧?”穗子有些担心看着希晗,小心地询问着。“感觉好点了吗?”

“嗯。” 希晗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苍白无力。

希晗环顾这个陌生的房间,病床旁放置着医疗设备,白色的床单,空气中飘荡着消毒药水的味道,感觉像是回到了医院的病房里。

“这里是哪里?”希晗环顾了四周,没有看见千影和礼仁的身影,感觉有些奇怪。

“这里是枫园里的医疗室。”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昏倒了,在花园那里。我们找不到你的管家,所以自作主张送你来这里。”

回忆倒退,希晗只记得自己蹲在地上,有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面前,她站起来想要看清对方是谁,结果眼前一黑就失去了意识。

“哦,我想起来了,谢谢你救了我。”

“额,嗯。”穗子收回扶着希晗的手,看着眼前这个苍白无力的女生。她的那句谢谢是那么的真诚,让人感觉心情很温暖。穗子看着希晗苍白的样子,忽然有种想去认识眼前这个人的感觉。

“我让仁去通知你的管家过来了。你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下,等他们来好了。”

“嗯,好。”

忽然,病房里的两个人都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话题,于是气氛就这样沉默了。

另一边,日暮里仁在校园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有找到千影或者是礼仁,于是又跑回去南小馆,想着能不能碰巧地找到千影或者礼仁。结果他好运的在星小院门口遇到正要外出的千影。

“千影!”日暮里仁冲着千影的背影大喊,脚步不停地连忙跑了过去。

千影本要出去找希晗的,正当他走到星小院门口准备去找希晗的时候,突然听见有人在背后叫他,正准备迈出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转身一看,是日暮里仁。

“是你?有事吗?”千影神色冷淡,给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希晗身体不好,中午都会被南小馆里午睡。可是,今天却没看她乖乖地休息,连礼仁也不知所踪了。现在又在星小院门口遇见日暮里仁,千影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日暮里仁对于千影的语气没有什么不满,他知道千影对谁都是一份冷漠的样子。

“希晗小姐现在正在医疗室,刚刚从急诊室出来,你快点过去!”

一说到正事,日暮里仁连忙把他来找千影的原因说出来。千影听了日暮里仁的话,脸上瞬间沉了下来,什么都没说,直接朝医疗室跑去。日暮里仁跟着他身后,也朝着同一个方向跑去。

千影猜到日暮里仁来找他,肯定是有事。可是千影怎么也没想到,他只是离开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希晗就出意外了,而且到现在礼仁还不知踪影。千影一想到希晗出事了而礼仁又没陪在她身边,他额头上的青筋就不禁暴起。如果没有日暮里仁,大概希晗现在还躺着不知名的角落等待着他去救她。

今天是由礼仁陪着希晗,而他负责去取那只被世代从本家那边送过来得小猫。入学的时候希晗担心不熟悉环境会把小猫弄丢,所以希晗把小猫留在了本家。结果小猫因为希晗不在身边,这一周都在闹情绪。所以,本乡奉道命令他回去本家把小猫接过来了。因为要去接这只小家伙,所以礼仁陪着希晗。可是当他抱着小猫抱回南小馆的时候,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于是,他把小猫留在了希晗的阁楼里,准备去图书馆找希晗,因为千影知道希晗喜欢看书,最经常待的地方除了南小馆就是图书馆了。可是,他刚走出星小院就被告知希晗出事了。此刻他有种想暴走的的冲动。

午后的阳光很热,千影一路奔跑,日暮里仁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跟在他的身后朝着医疗室跑去。

医疗室里,气氛很安静。风吹起白色的窗帘,细碎的阳光投稿窗外茂密的树荫零星地落在了病房的地上。希晗看着地上斑驳的树影,淡淡的开口。

“向日葵,生病了。”希晗的话带着些不安味道,穗子的内心被这样一句话狠狠地敲打着。

“不要给它们浇水。”希晗转过头看着穗子,穗子的脸上很沉重。“正午不要给向日葵浇水,这样植物自身的蒸腾作用会伤害植物自身的。”

希晗见穗子好像没有在听的样子,特地重复地说道。穗子看向窗外,看着蔚蓝的天空,不禁悲伤起来。

“以前的这个时候,我不会去给向日葵浇水。”樱井穗子平静地说道,“而现在给它们浇水,只是希望它们不会枯萎。”

穗子的话透着哀伤,在一旁的希晗看着她这样忧伤的神情,淡淡的哀伤弥漫开来。希晗看着眼前的樱井穗子,透过她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年幼的时候生活在本乡家,看着花园里面的花很漂亮,于是也自己想种花。可是后来花变得病怏怏的,她就中午的时候跑去给花浇水,结果花枯萎了。她能够理解此时此刻穗子的心情。花匠告诫希晗,正午是不能给植物浇水的。这句话直到现在希晗还清晰地记得。

正当希晗想开口说话时,病房外突然传来一阵紧促的脚步声。她刚回头,之间房门被粗暴地打开,一抹白色的身影进入她的视线。

“影。”希晗看见千影,笑得甜甜的。

千影快步走到病床,穗子微微侧身,把位置让给了千影,退到一旁。回头看着嘎嘎跑到她身边那个呼吸还没有缓和过来的日暮里仁,眼神充满着疑惑。日暮里仁只是摇头,表示不知道。

一只清凉的手捂着了她的额头。她把头轻轻往后仰,看着千影高大的身影。希晗把千影的手取下来,甜甜地笑了。

“我没事,不要担心。”千影的神情微冷,显然是不相信希晗的话。希晗嘟着嘴,有些委屈地看着他。

千影看见希晗身上半干的衣服,长长的秀发还有些湿漉漉的,额头上微凉小脸苍白。这样的希晗让他想起那个下着雨的夜晚。一想到这里,千影眉头紧锁。他不禁担心,大病初愈的希晗身体本来就没有完全调理好,现在又淋湿了。他难免有些担心希晗现在的身体状况。

“医生说了,我没事的。”希晗看着千影担心的样子,努力地装作自己很好的样子。

只是她不知道这一切千影都看得清楚,那勉强的笑容下那张苍白无力的脸完全无法掩饰她的不好。千影错开视线,看向站在一旁的穗子。

“麻烦您了,真的很抱歉。” 千影恭敬地向穗子行礼致歉。

“只是举手之劳罢了,不用道谢。”穗子淡淡地回到道,“她有点中暑,需要好好休息。”

希晗见千影不理她,于是伸着小手拉这千影宽大温和的手掌。千影回头看了眼她那无辜又委屈地小脸。看着千影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希晗不由得嘟着嘴,撇过头去不理他。无奈,千影伸手温柔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安抚着她闹别扭的情绪。

穗子看眼前的情景,心里生出一丝羡慕。这样的一个温馨的场景让她早逝的母亲,母亲去世之后,家的感觉就没了。微微收敛了情绪,穗子和日暮里仁也告辞。

等穗子和日暮里仁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之后,葵才从拐角处走出来。她站在病房外,侧着身透过门上玻璃看到病房里面的情景。她看到了那个叫做希晗的女生。她曾经想过要让礼仁回来,可是现在她看见这样弱不禁风的希晗,内心有些不忍。本田葵不知道该自己应该如何抉择。

走出医疗室之后,葵很沉默。在回去晨小院的路上,河川充太站在她的身边,也察觉到她的异常。也许是多疑的想法,他总觉得葵的反常是因为刚刚的事情。

正当气氛处在沉默中时,他们和匆匆前往星小院的礼仁相遇了。礼仁的脚步渐渐放慢速度,目光与本田葵相遇的那一刻。愧疚的感觉瞬间将他的内心填满。阳光下本田葵那张没有了笑容的脸,礼仁看着,心里很难过。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陪伴在她身边的人了。他对她不应该有太多的关注和关心。

礼仁收敛起自己的情绪,不让任何人看出不妥。这是对本田葵最好的保护,这也是他最后唯一能为她做到的事情了。他向从自己身边经过的本田葵轻轻地屈身行礼,表示对她的尊敬。礼仁这样一个平常的动作却在一瞬间刺伤了她的内心。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了。她的心好痛好痛,泪水一下子模糊了眼睛。她极力地忍耐着不让眼泪流下了,在他的面前,她不想哭。

“穗子的管家正在找你。”葵的声音有些颤抖,“听他说,那个叫做希晗的女生因为昏倒而被送去了医疗室。”

葵努力地抑制内心的悲伤,一字一句地把话说完。

本田葵的话让礼仁的心瞬间萦绕着很多的不安,他很担心希晗。毕竟希晗的身体一直没有完全恢复,若是出什么意外了,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的。礼仁转身立即往医疗室跑去,匆忙间连一眼都没有看葵。在他们擦肩而过的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葵再也无法留在那些想要离开的泪水。她哭红着双眼看着礼仁渐行渐远的背影,心好像疼得快要被撕裂的感觉。

“礼仁.....”葵看着路的尽头,对着空气说道。那一份悲凉让一直站在她身后的河川充太都感觉到。

礼仁沿着小路跑去医疗室,刚跑到路的拐角就遇到从医疗室回来的穗子和日暮里仁。礼仁本想简单地鞠躬行礼之后就直接往医疗室走去。可是正当他准备越过他们往前走的时候,穗子突然叫住他了。

“礼仁,你真是一名优秀的管家。”樱井穗子的明显带着些讽刺的味道。

“穗子小姐想和礼仁说什么?”礼仁停住脚步,背对着她。

“礼仁,你去哪里了?我刚才到处找你。”日暮里仁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诉他,希晗晕倒的事情。可是,樱井穗子却先开口了。

“你侍奉的小姐晕倒了,你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赶到她的身边照顾她。”穗子冷冷地笑了,“我不得不说,你很优秀。”

礼仁背对着他们,后悔与埋怨在他的内心交织。现在希晗究竟怎么样了,他迫切地想要知道。

“你快点去吧,希晗小姐已经醒了,千影在病房里陪着她呢。”日暮里仁帮忙为礼仁解围。礼仁没有再做停留,而是快步跑向医疗室。

当礼仁来到病房的时候,就看到以后人员从病房里出来。他随即推门进去,正好看到千影准备抱起希晗的场景。

“礼.....”希晗看见礼仁进来了,笑着向他招手。

“晗晗,好点了吗?”礼仁来到希晗身边,温柔地抚了抚她依旧苍白的小脸,心里的痛蔓延开来,有些窒息的感觉。

“嗯,没事了。礼,不要担心好不好?”希晗察觉到礼仁的情绪,嘟着小嘴,向他撒娇。看着希晗如此可爱的小脸,礼仁失笑了。

“先回去吧。”千影淡淡地开口打断希晗和千影之间的谈话,伸手轻轻把希晗抱起来,直径走出病房。礼仁收敛心神,跟着也离开了。

南面小馆的阁楼里,希晗安静地躺在床上靠着软软的枕头,清凉的风从玻璃门外吹来。千影端来冰镇的湿毛巾给希晗去暑气,正当他准备拿去冰块上的毛巾时,礼仁沿着窄窄的楼梯进到阁楼。

“礼仁。”希晗看见礼仁,很开心地向他招手。礼仁走到床边,微笑地看着希晗。

“你还好吗?会不会觉得头晕?”礼仁温柔地抚摸她的头,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担心地询问道。希晗只是笑着摇摇头。

礼仁拿去冰块上的毛巾,轻轻地敷在希晗的额头上。冰凉的感觉瞬间蔓延全身,暑气一下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冰冰凉的感觉,好舒服哦。”希晗甜甜地笑了。她伸手去轻轻地碰了一下额头上的毛巾,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一直传到心里。

希晗的脸上不再苍白,精神也好了很多。站在一旁的千影也稍稍放下心来。

“晗晗,把这杯柠檬汁喝了,这样会感觉好点的。”千影递给希晗一杯冰镇的柠檬汁,希晗接过杯子,小口地喝着。柠檬汁酸酸甜甜的味道很有夏天的感觉。小猫乖巧地窝在希晗的怀里,转动着圆碌碌的眼睛看着她,似乎也想品尝一下柠檬汁的味道。

礼仁把希晗额头上不再冰凉的毛巾取下来,换上新的冰镇的毛巾敷在希晗的额头上,尽量防止暑气倒流会身体里面。看着希晗开心地喝着柠檬汁的样子,他不敢去想昏倒花圃旁边的她是怎样的情景。

“晗晗,你怎么能一个人跑到花圃去呢?”礼仁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责怪的语气,“正午的阳光很猛烈,你是不能直接在阳光上站太久的,知道吗?”

“嗯。”希晗低着头,有点像被批评的无辜小孩子。礼仁看到她这个样子,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点严重了。

“那你为什么会在花圃那里呢?”礼仁的语气变回温柔。

“我觉得阳光很温暖,想着去晒晒太阳。你回来的时候会经过花园,所以,我在花园的话,你一回来就可以看到我了。” 希晗像个诚实的孩子,老实地交代着。希晗的话在心里泛起了涟漪。

“可是,你也不能站在太阳下一直晒着?”

“向日葵好像生病了,它们都萎靡不振的样子。我想看看那些向日葵究竟怎么了?”

“然后呢?”

“我蹲在花圃旁边,伸手去取了一些花圃的土壤看看。那些土壤很干燥和脆弱,没有一点粘性。而且,土壤里残留着一些很奇怪的味道。”希晗的思绪倒回到她发现土壤里残留那阵奇怪味道的时候,她总觉得那种味道很熟悉,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闻到过一样。希晗陷入了沉思,千影看见她这个样子,心不禁有些慌乱。他害怕,她的头又会痛起来。

“晗晗。”千影的话让希晗才能够沉思中回到现实中来。

“嗯?”希晗看着千影,淡淡地笑了。“后来,我被浇花的水淋到了,刚起身就突然眼前一片漆黑了。等我恢复知觉的时候,穗子就在旁边陪着我了。”希晗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千影和礼仁。

礼仁不知道是生气好,还是不生气好。正午的阳光如此猛烈,希晗居然一直蹲在花圃旁边去寻找向日葵萎靡不振的原因。她是太善良了吗?竟然可以如此不顾自己的身体去帮别人找出问题的根源。

希晗看着他们都沉默的表情,感觉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事情。

“好了,你要好好休息了。”礼仁将希晗额头上的毛巾取了下来,放回盆中,盆里的冰块已经融化。他端起盆下楼去取新的冰块。希晗有些不开心地把手中的杯子放到桌子上。

“我是不是做错事了,所以你们都不开心。”希晗有些难过地看着千影,千影只是摇摇头。

“没有,你平安就好。” 千影轻轻地抚摸她的头,温柔地笑着。

“嗯。”希晗笑了。

站在阁楼的楼梯上没有走下去的礼仁,平静地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他知道,他的不称职慢慢地造就了他的失职。穗子讽刺的话此时此刻在他的耳边再次响起。的确,他不是一个优秀的管家。

那片生病的向日葵的情况一天一天的变差。日暮里仁守着那片没有任何起色的花圃,给人一片苍凉的感觉。

每次经过向日葵的花圃,希晗都会不自觉地停止脚步,看看那片孤单的向日葵。她很希望,有一天,向日葵再次盛开。

本章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天气仿佛也感觉到了不安,连续几天都是阴霾天气。空气很闷热,感觉天空有雨却落不下来的感觉。这样的天气给人一种很压抑的...
    安妮与安娜阅读 69评论 0 0
  • 那个雨夜的记忆如同梦境一般,有些虚幻却又是真实的发生过。可是,谁也没有再提起那个混乱的夜晚,如果不是总会出现的断断...
    安妮与安娜阅读 100评论 0 1
  • 生活如同平静的湖水,没有波澜壮阔的激情,也没有潺潺流水的柔情。看过了流萤丛飞的夜晚,听过了蝉鸣萋萋的午后,见过夏雷...
    安妮与安娜阅读 531评论 2 8
  •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声潺潺,给人一种安静中透着淡淡悲凉的感觉。细雨霏霏,风微凉。屋檐边上的雨滴悄然安静地飘...
    安妮与安娜阅读 1,360评论 4 18
  • 有些秘密无法被掩藏,有些真相总会暴露于阳光。总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想知道的东西,怎么也无法了解到;而不曾去深究的...
    安妮与安娜阅读 1,269评论 2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