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人诗先读诗人——我是少年天才王勃

96
Mr不懂
2018.11.09 18:37 字数 5860

既是机缘巧合也算百无聊赖,我较为详细了解了诗人的生平,让我对诗人的诗有了更具象化的理解。我与王勃也仿佛成了神交的朋友,每一首诗都能引发无数共鸣。既为巩固,也为分享,创作此文。


初唐四杰之首  王勃

我王勃何许人也?诸位后生至少熟识两首诗词: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

也罢,命已矣。

1

我爸爸的爸爸叫王通,字仲淹。谥“文中子”。

取自《周易》“黄裳元吉,文在中也”。

祖父善学,继承孔孟之说,贯通儒学,创建河汾学说。

家中门联:教衍河汾门罗将相 ,道存子集名著隋唐

横批:道不在位

祖父的学说对贞观之治有着直接的重大影响,若能得其指点一二想必我的造诣能更上一层。

可惜,没等我出世,祖父已然长辞。

父亲乃家中次子,王福峙,一生为官,升谪无数。

得此家门,虽无锦衣玉食,倒也不愁吃穿。

书香世家,饱读诗书 ,健康成长,转眼至六岁垂髫之年。

我的天才人生也就此展开。


2

自我六岁起,我总爱倚靠窗边吟唱诗词 ,但此时的我不光能吟诗,亦能作诗。

一日父亲路过窗前,见我正在诵读古文,笑问:吾儿只知其文,可知其意乎?

“通晓全文,皆知。”

面对父亲,我没有半点羞涩,自信回答。

“黄口小儿,信口雌黄,不知谦逊。”

父亲却是有些生气。当即考我: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君子乎?

此为何意?

“学了又时常温习和练习,不是很愉快吗?

有志同道合的人从远方来,不是很令人高兴吗?”

我回答的又快又好

见父亲大惊从早到晚失色。

我又自信满满 :我已经能自己作诗了哟。

说完我就自己磨墨,一支毛笔轻蘸,再将墨水滴入盛水的碗中,一饮而尽。

父亲倒是好气又好笑,说我喝了墨水就能装满腹经纶不成?

我倒不急于解释,只让父亲等我睡一觉,睡醒,便能成诗。

说完我便裹着被子睡去。

半晌过去,我醒了。才思泉涌啊。

走向书桌,洋洋洒洒,一蹴而就:

春庄

山中兰叶径,城外李桃园。

岂知人事静,不觉鸟声喧。

这既是我才华初露之年

亦为后世腹稿二字起源

《新唐书·王勃传》载:“勃属文,初不精思,先磨墨数升,则酣饮,引被覆面卧,及寤,援笔成篇,不易一字,时人谓勃为腹稿。” 


3

在九岁时,我为《汉书》注本作《指暇》,后从医曹道真至十四岁。

唐初,朝廷为巩固政权,连年征战,基层百姓敢怒不敢言。正值宰相奉命巡游至此,这不正是自己报效国家,勇敢谏言的机会吗?

思索良久,我写下《上刘右相书》:

“借如勃者,眇小之一书生耳,曾无击钟鼎食之荣,非有南邻北阁之援。

山野悖其心迹,烟雾养其神爽。未尝降身摧气,逡巡於列相之门;窃誉干时,匍匐於群公之室。

所以慷慨於君侯者,有气存乎心耳。实以四海兄弟,齐远契於萧、韩;千载风?,托神知於管、鲍。不然,则荷裳桂楫,拂衣於东海之东;菌阁松楹,高枕於北山之北。焉复区区屑屑,践名利之门哉? ”

“故天下至旷,神器不可独专;天道无私,元勋有待而立”

“况掌万国之权,受一人之宠,动见臧否,言知利害。”

“辟土数千里,无益神封;勒兵十八万,空疲帝卒。”

宰相看了非但不降罪于我,反而十分赏识,并向皇帝举荐。

两年后,我参加科举,取得功名并受封。再被唐高宗任命沛王府修撰。

沛王,即为唐太宗之子,李贤。

至此,我彻底年少成名。

长安城,我来了。


4

沛王府中,我倒也清闲 ,给沛王整理一下资料,写写诗。

文人骚客,高谈阔论,而我出口成章,才华出众,自是众人焦点。

美哉。

一日沛王来了客人,便要我展示文采,刚好我一位朋友正要去远方任职,我便作诗一首: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城阙辅三秦,风烟望五津。

与君离别意,同是宦游人。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那年我19岁,意气风发,岂知有一天我也会游离天涯,和此时心境却大不同。


5

平日里的沛王很是贪玩,甚喜斗鸡 ,一日得一猛禽,欲与英王斗鸡。竟要我写一篇斗鸡檄文。

王命不可违,终究我也不过是权贵的玩物 。

“两雄不堪并立,一啄何敢自妄?

养成于栖息之时,发愤在呼号之际。

望之若木,时亦趾举而志扬;应之如神,不觉尻高而首下。

于村于店,见异己者即攻;为鹳为鹅,与同类者争胜。”

《檄英王鸡》写成,罪罚却也随之而来。

昔有杨修恃才放旷 ,卷入太子之争,最终招来杀身之祸。

而今大唐初立,唐太宗李世民历经血雨腥风登上皇位。

此文虽为儿戏,讨伐斗鸡,却无意中触碰政治敏感 。

高宗大怒 ,将我废除官职,逐出沛王府。

我欲乘船离去,忽闻岸上马蹄声起,是沛王来与我告别了。

沛王与我虽为主仆,但我二人亲如兄弟,想到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我不禁悲从中来,当即作诗一首——《夏日诸公见寻访诗序》

节选

“天地不仁,造化无力,授仆以幽忧孤愤之性,禀仆以耿介不平之气。

顿忘山岳,坎坷於唐尧之朝;傲想烟霞,憔悴於圣明之代。情可知矣。”

“赖乎神交胜友。得山泽之虬龙;隐路幽居,降云霄之鸾凤”

“金门待诏,谒天子於朝廷;石室寻真,访下走於邱壑。”

“山南花圃,涧北松林,黄雀至而清风生,白鹤飞而苍云起。停琴绿水,仲长统之欢娱;置酒青山,郭子期之宾客。人探一字,四韵成篇。”

长安城,再见了



6

别了好友,带上行囊,我却不知去往何处。

如今贬谪,有何颜面回乡呢?那就南下入蜀游历吧

说来巧了,与我同为初唐四杰的杨炯,卢照邻 ,骆宾王,皆先后入蜀。

而我是最早的一人

杜甫曾写诗赞我四人:

戏为六绝句·其二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蜀地,我来了


7

入蜀之后,由于自己年少成名,才华为众人赏识

历经之处,皆有当地名士屈尊而至

一路游山玩水,吟诗做序,倒也落得个逍遥自在

一日游至绵州,竟偶遇旧时好友,薛华。

薛华也是个有才之人,考取功名之后便在绵州做官,听说我正在游离巴蜀,早已恭候多时。

好友重逢,自是开怀畅饮。雅兴之至,我为朋友们写下诗序:

《绵州北亭群公宴序》

下官人间独傲,海内少徒,志不屈於王侯,身不绝於尘俗。

孤吟五岳,长啸三山。

昔往东吴,已有梁鸿之志;今来西蜀,非无张载之怀。

况乎践名场,携胜友,风月无几,琴酒俄乖。半面十年,一别千里。

何少府故人攀桂,抚金石而论心;韩法曹新识班荆,临江湖而执手。

离亭北望,烟霞生故国之悲;别馆南开,风雨积他乡之思。

於时苍?寡色,白日无光。

沙尘起而桂浦昏,凫雁下而芦洲晚。

傍邻苍野,霜风橘柚之园;斜枕碧潭,夜月芙蓉之水。

既而登临惜别,骖驾少留。季札何人?亲逢赠缟;子荆不敏,思挂倾城。惆怅北梁,揖琴台而渐间;徘徊东道,思锦署以行遥。嗟乎!人事乖矣,江山远矣。请命离前之笔,为题别後之资。五际飞文,想群公之不让;一言有赠,知下笔之有神。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兴尽悲来,自是不舍。

想我空有报国之志却将一身才学弃之如敝履,正如今日难得知己却仍要离别。

有感而发,无以为赠,作诗一首辞别薛华:

 别薛华 

送送多穷路,遑遑独问津。 

悲凉千里道,凄断百年身。

 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

 无论去与住,俱是梦中人。

这首痛彻肺腑的诗篇和我在沛王府意气风发时所作的送别诗大相径庭。

异乡之中,一路颠沛流离,走上仕途已然三年有余,眼前的道路崎岖且漫长,可对于未来我却看不到曙光。深沉慨叹,尽在诗中。

“事有切而未能忘,情有深而未能遣。故仆射群公,相知非不深也,相期非不厚也。然义有四海之重,而无同方之感;分有一面之深,而非累叶之契......他乡怨而白露寒,故人去而青山迥,不其悲乎?盍各赋诗云尔”

再见,绵州


8

离开绵州,我又来了梓州,就是今天的四川三台县。

当地县尉对我十分赏识,在梓州数月,带我游历了各处的山川美景。

这段时间我也时常反省,郁郁不得志的心情倒也慢慢消散,看淡世间名利后,落得个逍遥自在,从此一心求道:

游山庙序

吾之有生,二十载矣。

雅厌城阙,酷嗜江海,常学仙经,博涉道记。

知轩冕可以理隔,鸾凰可以术待。

而事亲多衣食之虞,登朝有声利之迫。

清识滞于烦城,仙骨摧於俗境。

呜呼!

阮籍意疏,稽康体放,有自来矣。常恐运促风火,身非金石;遂令林壑交丧,烟霞板荡。此仆所以怀泉涂而惴恐,临山河而叹息者也。

……

在梓州数月,我寄情山水,可上天偏偏和我开起了玩笑,早年功名利禄求不得,如今却自己找上门来。

朝廷不止一次征召我回去任职,但我此时已无心朝野,那就装病吧。


9

转眼我至蜀地块两年了,我常与好友切磋诗词,写下众多诗篇,与沛王府时期相比,自觉提升颇多。

可时间一久,我又心生落寞,重阳时节更是思乡心切:

蜀中九日

九月九日望乡台,他席他乡送客杯。

人情已厌南中苦,鸿雁那从北地来。

又过了一年,心中已渐生归意,打定回乡主意后,心情舒畅。

途中路过山涧,在一户打猎人家借宿吃食。

秋高气爽,兴致勃勃,对未来又重燃了希望:

咏风

肃肃凉风生,加我林壑清。

驱烟寻涧户,卷雾出山楹。

去来固无迹,动息如有情。

日落山水静,为君起松声。

长安,我回来了。


10

阔别三年,我又回到长安。天子脚下,一片国泰明安之象。

我曾以为我会在此建功立业,却不想皇城之中波涛汹涌,远非我这样的文弱书生所能应对。

初回长安,热闹非凡。每日都有很多旧识新友前来拜访。

有的真心有的假意。

有的学富五车,前来切磋,有的附庸风雅,只为勾结。

时间一长,我开始不胜其扰,一律谢绝。

后来任职虢州参军,大小官员经常往来走访。但我全然不放在眼里。

他们觉得我恃才傲物,目中无人?我只是不屑与小人为伍。

却也因此招人不满,埋下祸根:

那日,家中擅入一男子,求我收留一晚,夜已深,我便没有多想。

哪知次日,一大早就发现此人死于客房,而他竟是朝廷通缉要犯。

我因此落下私藏要犯,擅杀官奴之罪。

造化弄人。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在狱中的日子,我已放弃生的希望。就在我以为自己终年25岁时,却听得一声刀下留人。

原来皇上改国号为上元,大赦天下。

天意如此


11

我虽得以保全性命,功名利禄却也从此与我无关,我也不再奢望。

可怜老父亲因此受牵连,被贬至交趾(今越南境内)

这次就回去看望父亲吧。

途至江西,早已囊中羞涩,听闻阎都督要在滕王阁宴请众文人官员,以诗会友,并赏金百两,只求佳作。

我本无意再露文采,但自我回长安以来,时至今日,一路坎坷,心念颇多,却无处抒发。何不借此机会,一吐衷肠,还能拿下赏金,回乡后也能给父亲一点安慰。

滕王阁,我来了


12

世人不知滕王,不知滕王阁,但无人不知《滕王阁序》

   《滕王阁序》出世


滕王阁,乃唐太宗李世民之弟李元婴任滕王时所建楼阁。

都督大宴众人,得知我在此地,也是奉我为座上宾。当日高朋满座,觥筹交错,好久没吃肉喝酒了,想我王勃历经升谪,如今却得在此蹭饭,心酸如此,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早已听不见旁人在说什么:

“你知道吗?阎都督此次宴客其实是为了向大家夸耀女婿孟学士的才学。”

“还有谁不知道啊”

“听说已经让女婿事先准备好一篇序文。在席间当作即兴所作书写给大家看”

“一会我们就别出风头了,尽管让这女婿表演吧,都督也是煞费苦心啊”

不一会,酒足饭饱,都督召集众人,差遣下人拿出纸笔

“请诸位为此次盛会做序,有赏!”

文房四宝已备齐,却无一人上前

下人端着纸笔,一一询问 ,众人均谢绝。

“好,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轮到我的时候,我倒是借着酒劲一口答应。

对于此等人情世故我浑然不觉,也不屑于装傻充愣

若是孟学士当真有才,自能写出佳作,又何惧比较。

接过纸笔,我闭上眼,回想我的一生,行至此处 ,已然只剩归途。

日后好好供养家人就行,吟诗作赋倒也与我无关。

就将我最后的一点情趣留在此地,权当此番酒席的赠礼吧。

席间,阎都督颇为不悦,借口更衣,便去了后房。


13

冥思片刻 ,我便开始创作 :

01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都督阎公之雅望......千里逢迎,高朋满座。腾蛟起凤,孟学士之词宗;紫电青霜,王将军之武库。家君作宰,路出名区;童子何知,躬逢胜饯。

抢了孟学士的执笔机会,但我也不想喧宾夺主。

探亲途中得以都督尽地主之谊,我一无知晚辈能结识各位,实属幸运。

都督倒也好奇我写了什么,叫下人禀报,

听闻“台隍枕夷夏之交,宾主尽东南之美”

倒也不那么生气了

02

正直秋高气爽,此地风景绝美,人杰地灵,岂有不颂之理: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潦水尽而寒潭清,烟光凝而暮山紫。俨骖騑于上路,访风景于崇阿。临帝子之长洲,得仙人之旧馆……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听闻此句,阎都督彻底被我征服,换好衣服,走出房来

准备亲眼见证这千古名篇

03

此时我却悲从中来

是啊,大家喜得佳作,其乐融融,可我王勃一介书生,到底还剩什么?

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天高地迥,觉宇宙之无穷;兴尽悲来,识盈虚之有数。望长安于日下,目吴会于云间。地势极而南溟深,天柱高而北辰远。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怀帝阍而不见,奉宣室以何年?

04

我的一生以才为人所知,却终究敌不过时运二字。

但我一生壮志凌云,岂可穷途哭泣?

嗟乎!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窜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所赖君子见机,达人知命。老当益壮,宁移白首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酌贪泉而觉爽,处涸辙以犹欢。北海虽赊,扶摇可接;东隅已逝,桑榆非晚。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情;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05

勃,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南下探父,奉晨昏于万里。

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钟期既遇,奏流水以何惭?

今既遇各位知音,何惧一展文笔。

既然我已开了头,不如大家一起各展所学,共谱诗篇:

呜乎!胜地不常,盛筵难再;兰亭已矣,梓泽丘墟。临别赠言,幸承恩于伟饯;登高作赋,是所望于群公。敢竭鄙怀,恭疏短引;一言均赋,四韵俱成。请洒潘江,各倾陆海云尔:

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凭借这篇《滕王阁序》,我再一次声名远扬

也因此骈文,彻底奠定我在唐初诗赋上的霸主地位。

可这一切与此时的我又有何关系呢?

再见了,南昌

再见,滕王阁

“九月九日都督大宴滕王阁,宿命其婿作序以夸客,因出纸笔遍请客,莫敢当,至勃,泛然不辞。都督怒,起更衣,遣吏伺其文辄报。一再报,语益奇,乃矍然曰:‘天才也!’请遂成文,极欢罢。”

——《新唐书·文艺传》


14

仪凤元年(公元676年)  26岁  广州 

魂归南海

这年八月,长路跋涉,终于到达广州,只要乘船就可到达交趾。

当初天下大赦,饶我一命,如今天命所归,南海翻船,命丧于此。

一语成谶啊:

夫神明所贵者道也,天地所宝者才也。故虽阴阳同功,宇宙戮力,山川崩腾以作气,星象磊落以降精,终不能五百年而生两贤也。

王勃之死,流传着沉船之后,惊悸而亡的说法 。

惊悸应该是坠海呛水后罹患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的表现。

王勃应该是死于急性呼吸窘迫症所导致的呼吸衰竭。

这是我看到的最合理的解释

今作此文,述其一生,亦难述其一生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