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城故事】人海茫茫,我总对你念念不忘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好久没有听到你的消息了,久到好像已经忘了曾经那么深刻的喜欢过你,久到仿佛逃课坐三十个小时的火车去你的城市是上个世纪发生的事情。

突然,我又看到了你。人们都说你放弃了一线三甲医院的机会回来了,一开始我还不信。潜意识里,你一直是那个明朗跳脱的白衣少年,前程坦荡,如花美眷。

我控制不住走向你的脚步,问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说也并不是突然决定回来的,上海买套房子太难了,如果想留在医院还要继续读研考博,耗不起。我看着你的脸有点走神。微微泛着小麦色的皮肤像是刻意晒过,指节依旧分明,身材稍稍发胖。褪去青涩的脸上冒出一点胡茬,这样的你再也不是记忆当中自信张扬的模样。

你看着我失落晃神的脸,摇摇我的胳膊。眼睛里的笑意还是和以前一样。我瞪了你一眼,耳朵有点烧。

其实我是雀跃的,你回来意味着我们之间的距离再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的。

当初发誓要追上你的脚步,在数学不及格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理科,上了一学期课以后狼狈的转学文科。那以后,我再也不愿意面对明媚优秀的你。我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不去主动找你,每次宁愿绕远路也不愿从你班门前走。我努力过很多次,不不在追着你的背影自怨自艾,却都败在你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当中。或许是球场上一个帅气的投篮,也有可能是走廊里安静看书的背影。关于你,甚至都不用提起,任何一件事都能拐来拐去的想到你。

我的一切都太反常也明显,旁人大概都能猜出几分。班主任说我看球赛给你们班喊加油比给自己班都起劲,你们班长有意无意的告诉我你参加数学竞赛得了第一名。好像只有你,毫无知觉。

毕业的时候我问你想去哪个城市,你说说喜欢不喜欢太繁华,平和一点最好。我偷偷填了你喜欢的城市,开学前听说你要重修。不问你,我也知道原因,你追了三年的女生去了另一个城市,而你报的学校选的专业分数太高,滑档调到二本线。你自然不愿意,所以重重修打算来年再战。

我最后一次努力想要追上你,又被你打碎。

大学第一年,我逛完了这个城市里你说的所有大街小巷,每发现一个新地方,总会给你写一张明信片。我找老师问你们班的上课时间,算着休息时间给你打电话,好几次都是在通话的状态。最后一次接通,我告诉你,等你考到上海了,就送你一件礼物。你说好啊,我一定考过去。其实我想问问你,和你打电话的人是谁?还喜不喜欢安静温柔的城市?

你毫无悬念的考到了上海,办谢师宴那天刚好是你生日,我们那一级的老师去了大半,班主任笑着对我说看上小学弟要趁早下手。我看着你来来回回的忙碌,没说话。

临走的时候你跑过来让我别忘了答应送你的礼物,周围的老师和同学一脸看戏的表情。我说“今天有点着急没带过来,等你开学了我寄给你。”回去的时候班主任在车上说了一路先下手为强和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晕车吹了一路风没敢开口,生怕一张嘴就会吐出来。

开学的时候我提前返校,又把之前逛过的地方走了一遍。你收到快递那天给我打电话,满腹怨念。

“我的寝室在八楼还没电梯,为毛你寄这么重的东西邮费还要到付?不知道我不爱吃零食吗?”

我不知道你的寝室没电梯,简单粗暴的告诉你不喜欢就退回来。这大概是你在我面前最怂的一次,一边念叨着我不知道上海的消费水平,一边和室友抢吃的。我几乎能想到你放肆张扬的笑。

我想告诉你,那些你曾经无比向往的地方我都去过了,我想和你分享那些细碎安稳的时光。

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打过电话,偶尔发发消息,也只是告诉彼此最近安好。我没有问过你是不是追到了那个女孩,你不说,我便不问;你不回头,我便不打扰。

我把那些明信片全部压在抽屉里面,陆续谈了几场有始无终的恋爱。男生一律指节分明,笑起来有标准的八颗牙。分手的时候他们都告诉我这场恋爱无关爱情无关心动。

毕业那年我穿过半个城市去给老师交论文,低血糖与拥挤的车厢让我眩晕。在路过北街的公交站牌下看到一个侧脸,恍惚间我以为那就是你。我拼命的扒着车窗,艰难的挤过人群,迫不及待的等待司机停车开门,看着来回晃动的人影祈祷你不要离开。天知道我有多想在那个城市看到你。下车以后我兴奋的给你打电话,电话那边的你同样兴奋。你告诉我你拿到了医院的实习资格,你要留在上海。

我转过头看着努力的想要找到那个身影,看到他上了后面的一辆车。原来并不像,我大概是晕的太厉害了。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过来,我不可能和他在一起,就连在同一个城市都做不到。没有他,我不知道我的留守还有什么意义。最终拒绝了导师的推荐,回了家。

小城里没有好的就业机会,也没有竞争,足够的安闲舒适。上班的人们慢悠悠的吃早点,公交车也是晃晃悠悠的开,从不急着赶路,站在车头的大叔和坐在车尾的老大爷隔着一车的人打招呼拉家常。我逛到以前读书的学校,偶尔碰到放学的时候,穿着校服的学生呼啦啦从校门口涌出来,逆着人流看他们青春肆意的脸,总能想起你和那些让我歇斯底里又卑微不堪的年少时光。

碰到过几次班主任,上幼儿园的孩子一脸懵懂的纠结该叫我姐姐还是阿姨。说起近况,说起从前,提到你的时候依旧一脸八卦的表情。我说后来联系很少的时候一脸遗憾的表情。

你笑意浅然,又在我心底掀起万丈波涛。本来我都准备相亲找个合适的人结婚,不痛不痒不谈情不说爱的过一辈子。但是你回来了,我又怎么坦荡释怀的面对波澜不起的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