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总是天才推动的

96
Loafer
2017.10.27 17:08* 字数 2233

最近黑麒乐队发了新专辑《金陵祭》,反复听了一周,内心汹涌澎湃,总想写点什么,于是有了下文。

《金陵祭》

说到如何听起黑麒这支乐队,要从在东北上学的时候说起。

当时青春年少,荷尔蒙过剩,每日疯狂地在各个摇滚论坛收集国内各类乐队的作品,并且和帅爷混迹于哈尔滨各个地下乐队的现场,像集邮一样想听全全国内各支乐队。当时《我爱摇滚乐》和《重型音乐》都会随杂志附赠一张CD,里面有很多国内地下乐队的作品,通过这些歌曲发掘出很多不错的乐队。

不过当时很多独立乐队的作品数量、质量抑或说费用,很难独立出一张专辑,很多城市里的几支乐队会凑一起攒张合辑,比如《石家庄制噪》、《废城甜梦》、《天津疯味》、《哈尔滨地下音乐合辑》、《长春造音》、《大庆音标》、《地下成都》……很多这类合辑在我听的时候其中很多乐队都已经解散。

其实也没什么可惜的,大部分乐队都是划水,加上专辑录音效果差,听起来混得一塌糊涂,从头到尾一顿鼓点,吉他贝斯全听不到,就更别提主唱了!不过有一张合辑令我翻来覆去听了N遍,整张无尿点,首首经典——《长春造音》。这张当时就收录了现在大火的萨满乐队《Moths To The Flame We Are》,里面还收录了后面我很喜欢的魇乐队《拒绝压迫》与炽潮乐队《All Or Nothing》。

这张合辑让我开始关注长春这座城市,觉得这座不大城市怎么这么魔性?组出来的乐队这么牛逼,因为离得不是很远,还会经常坐火车从哈尔滨到长春看他们这座城市地下乐队的演出。着重关注了一段时间,又发现了一支只有几首EP,但首首的概念都让我跪服的大牛逼乐队——黑麒乐队。深入一了解,这乐队还是个高中生组的,不禁唏嘘感慨。

就这样一路关注下来,方森也从高中生慢慢大学毕业。黑麒乐队的风格一直没变,坚定致力于将民族器乐与戏剧唱段融入进黑金属的风格中。而且专辑EP的主题也扣着日军侵华那段沉痛的国耻家丑,很有整体性。其实乐队融入中国元素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早在轮回乐队就尝试过,近期也有像闪灵这样优秀的乐队。但是黑麒乐队的曲子实在写得太好,根本不逊于一般的旋死,整体风格上的大气与纯正是没有感受过的,鼓点密集繁复,吉他凶狠霸道,加上合成器效果溜到飞起,不得不佩服编曲功底的强大。

《哀郢》

黑麒第一张正式专辑《哀郢》,太多喷子黑民乐与京剧唱段插入生硬。或许是吧,但不影响他是一张牛逼专辑啊!黑麒向大家证明了西方金属乐与戏剧、民乐可以无缝融合的,金属的激烈与戏剧民乐的交叉顿挫,让曲子张力更强,更能表达出那种悲愤的民族怨恨。网上针对这张专辑的讨论完全两级分化,这让我很反感那些评低分的人,倒不是因为我是黑麒脑残粉,而是觉得那部分人非蠢既坏。这么一只特点鲜明的年轻乐队,大家不多给一点包容呢?审美是主观的,专辑品质再差,凭良心也不至于一星。嘲讽商业化的人,更是猥琐至极,国内圈子本身就这么小,小乐队活下去就已经很难,乐队尝试更丰富的周边与精装套装,有何不可?

16年的330金属音乐节黑麒首演,着实震撼到我。首先舞台布置非常用心,带上了很多民族元素的小道具。主唱张经天穿着撒满血红色斑点的白衬衫出场,眸子带着白色的美瞳,现场演绎非常到位,完全投入进去,舞台效果爆炸。让我有种在看话剧的错觉,而不是作为观众在听演唱会。只是乐器与京剧唱段,没有现场的演绎,只是播放现成的背景音,很失气氛。这已经完全不是新乐队首演的水准,大大吊起了我的胃口。

330糖果Live现场

接着黑麒传出乐队重组,我很喜欢的张经天被幻日乐队的主唱Code替换掉,萨满的王利夫正式加入。说实话我对这次重组充满了期待,Code的嗓子在幻日乐队就印象深刻,而王利夫的编曲实力也更不用说。不过在愚公移山的那场让我失望至极,整场就40多分钟,四五首歌吧,还有一首歌被唱了两遍,这肯定是我看过的有史以来最短的摇滚演出。后来知道Code从台湾飞到国内,没怎么休息也就和乐队排练了两次,演出呈现那样的效果也就理解了。不禁想问的是现在乐队可以远程玩了吗?或许吧,新一代的音乐人可能会玩出新的花样。只要后面的音乐质量可以保证,这些都可以包容,毕竟艺术总是以结果为导向的。

跨年愚公移山现场

接着就是等来了这张新专辑《金陵祭》,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的惊喜之情。这张专辑绝对是我心里的今年最佳,听完后我就满世界想分享,上一张让我有这种感觉的还是去年年初Dream Theater的《The Astonishing》。这张技术上明显看到进步,民乐与戏曲唱段的融入不再生硬,唢呐和吉他的配合听得我直接高潮。而且专辑更加整体,三首长歌叙事递进,穿插的纯乐烘托气氛,完全进入到专辑所营造的氛围中,从1937、大曲那种苍凉绝望到中间恶业上来就是急躁鼓点的反抗愤怒,再到奈何、忘川的生死别恨,最后千年Outro的情绪收敛。这张专辑后,突然间让我对黑麒出一张连轨的前卫叙事专辑抱有很大的期待。

上周末去故宫去看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想起《局部》里陈丹青对王希孟那种珍视,那种对年少天才的溺爱敬赏之情隔着屏幕都能体会到 :

人在十八岁年纪,才会有这股子雄心和细心,一点不乱。不枝蔓,不繁杂,通篇贵气,清秀逼人。那就是他的天赋了。他降生在中国山水画的黄金时代,他在黄金时代只有十八岁。他在十八岁上,又有一个宋徽宗亲自给他调教。如此这般,我想他也闹不清怎么画出这幅伟大的画卷。十八岁干的事,多半其实是不自知的,他好也好在不自知。照西洋人的说法,那是上帝让他干了这件事情。
…………在《千里江山图》中,我分明看见一位美少年,他不可能老。他正好十八岁。长几岁、小几岁,不会有《千里江山图》。

《千里江山图》

方森从高二到现在,将音乐领域天赋发挥得淋漓尽致,期待他持续创作出新的音乐作品。毕竟艺术总是天才推动的,不对,毕竟世界总是天才推动的。

生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