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班车

字数 1061阅读 32

我一直极喜欢坐夜班火车。

我极喜欢那种窗内窗外两个世界极速交错的感觉。最好是窗外无边的黑暗里掠过一、两横几不可察的山影,窗内一片静谧的梦乡唯我独坐。

能二人相伴夜话当然更好,但是终不可强求,一人独自品味黑夜已经足够让我欢喜。

有时我真心希望,火车永远不要到站,黎明永远不要来临。

从前的火车都慢,从福建到江苏,可以开上一个下午带一个晚上,开到太阳升起、城市却还没有热起来的早上,开到一片氤氲的小笼包子的热气里。

现在从北京回福建,不过六七个钟头。

很久没坐过夜车了。

所以,当我大晚上坐在2号线略显空旷的旧车厢里,虽然身子有些乏了,却不由得心生感激。

感激能有个座位。

感激我仍有力气挺直腰板一个人回家。

上天终究待我不薄。

一大早起来,瑟瑟发抖地开始写作;写完洗头,假装精神抖擞地去上班;上午很忙,中午我还大胆包天地见了一个朋友;下午更忙,忙上午没忙完的事……直到下班前,我都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去健身。

我最终决定下班后立即去健身房。花了5分钟吃了一碗面(好心的同事给我扒拉了一点菜),我就飞奔去西单站了。我一路跑着,我知道已经不早了,我怕太热,散开了腰带,寒风灌满了我的衣摆,我感受着秋凉,心里莫名地畅快,竟觉得自己好生潇洒。

我心底里一直向往仗剑而行的江湖人生吧。

是什么驱使我去的呢、

是我肩上的责任,每个孩子都负有责任,将母亲赐予的身体养好了,再去承担更多的责任。

国庆表弟来北京,我又一次意识到,自己还是做老大的人呢。

不仅如此,我还有一个妈妈,等着我再长大一些,去把她当孩子一样呵护。

今天训练上肢耐力,12个俯卧撑,15个杠铃划船,10个burpee,做十组。第五组时,我的头开始发涨,太阳穴开始不舒服,但是我没说,我试图把每个动作做得更标准一点点,一点点就好。第六组,涨变成了疼,我还是坚持做完。我甚至坚持走到了第七组的杠上——但我退了回来。

其实不是头疼让我停下脚步,我那一瞬间飞快地跟自己说:你要爱惜自己,不要急于一时,你不能倒下,你倒下怎么办呢。

是啊,就像一个人在坐夜车,得自己照顾好自己。

教练让我平躺下来好好休息,我就地,躺在了瑜伽垫上。我知道自己躺下是为了更好地站起来,就心安理得地躺着。

那时候我浑身还留着臭汗,担心我着凉,可爱的队友给我披上了他的外套。他们隔一会儿就俯身看一看我,跟我说:“别睡呀!”“别睡呀!”为了让他们安心,我笑得浑身抽抽。

我长这么大,真的没有太麻烦过别人,包括我的父亲母亲。

我清楚自己有自己都不清楚的潜力,咬咬牙,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谁让我长得高呢。

我没那么容易倒下。

睡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10月9日夜

草明Odyssey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