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兮(112)

96
chief风
2018.03.24 10:24 字数 2528

第一百一十一章  亲弟弟

“我还得回公司去,你去我住的地方呆着玩儿吧。”顾维琼转移话题,要不然亲弟弟不知道会做出来什么事儿。

“不,我要和你一起去,看看你工作的地方到底都有些什么牛鬼蛇神。”

“就不能是魑魅魍魉。”顾维琼反问。

“呵呵呵呵呵,比我的比喻还难听。你每天都在看些什么书?”

“金瓶梅。”顾维琼破罐子破摔。

“那你知道金瓶梅这三个字是从哪里来么?”

“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

“一看就是用功的地方不在其他事情上。”

“……我不想看见你。”

“哈,想这个词儿用的不是很准确。”

&&&&&&

沈子钰正在办公室整理被聘用的人的档案,一抬头就看见一个面生的小伙子走了进来,说到:“请问你是来面试哪个职位的?”

“我不是来面试的,就是进来坐坐。”

“?”硕大的问号出现在沈子钰的脑袋上——心道,这年头还真是什么人都有,还有把公司办公场所当做游乐场的,肯定脑袋是有点不太正常了。我得把他撵出去。

“你已经在整理这些东西了啊,辛苦了。对了,这是我弟弟,过来陪我待一会儿。”随后走进来的顾维琼看着沈子钰解释道。

沈子钰看着对面男孩似笑非笑的表情,内心道——难怪这么亲切可爱,原来是顾维琼的弟弟,脑子必然是很好使的,你看,年纪轻轻就有自己的想法。我得好好的陪他玩儿。

“你先自己玩会儿吧,我再忙一小会儿。”顾维琼言简意赅的说完就和沈子钰一起动手整理档案。

沈子钰悄悄咪咪的瞟着顾维琼,低声问道:“我怎么没有听说过你还有一个弟弟呢?”

“我错了,我应该照着家谱给你介绍一圈儿的。”顾维琼态度诚恳的说到。

“……”我就不应该这么问,自掘坟墓说的就是我了。

“你已经把档案都整理的差不多了嘛,所以现在每一个门店都可以保证正常的运作了吧。”顾维琼边看照片边问。

“人员是差不多齐全了,但是同样也需要入职培训,就是不知道这一次的入职培训是谁组织安排了,小舅舅也结婚了,负责实地考察我们的张敏也结婚了。”沈子钰遗憾的说到。

想起来和杨如刚的第一次交锋也是属于不打不相识的那种,谁能想到居然会和一个蛇精病大老板成为了盟友般的存在呢?现在想想当时也确实是够人微醺一把了。

“所以你们老板也结婚去了,负责人也结婚去了,你们公司还真是好事连连啊。”弟弟插嘴。

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顾维琼心想,怎么让我觉得这句话透漏着很多信息呢?

“你叫什么名字啊?”沈子钰礼貌的问弟弟,毕竟一直称呼弟弟弟弟什么的,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我叫孙奕一。”弟弟友好的回答。

沈子钰一脸懵逼的看着顾维琼,脸上明朗的写着几句话:“你们是不是在玩我,你们不是姐弟两个么?怎么就置换出来两个姓氏了,顺便还置换出来不太一样的长相了呢?你们越看越不像,老实交代,这个叫什么什么孙的是不是那个大爷的儿子,看我怎么揍扁你这个欺骗顾小黑的登徒浪子。”

“他真的是我弟弟。”顾维琼解释道。

“确实是,再也没有这么真的假弟弟了。”

“姐,像这样脑子的人确实是不能坐我姐夫的,你得为我未来的小外甥考虑基因。”孙奕一火上浇油道。

顾维琼满脸黑线的看着沈子钰脸色变换了几次,一脸认命的解释道:“他真是我弟弟,他随衣服,我随心情。”

“?”你们都在说什么外星语,我真的一点儿都听不懂的样子。

“我俩是孤儿,他是我捡回来的,衣服上写了一个孙子,我就取了一个‘顾’字和孤,同音,所以他叫孙奕一,我叫顾维琼。”

沈子钰看着顾维琼云淡风轻的的脸,一瞬间脑袋里面闪现过许许多多的东西,想了想还是没有问出口。

孙奕一观察着沈子钰的表情,对着顾维琼说到:“姐,我饿了,想吃饭了。”

“你想吃点什么东西?我做东。”沈子钰抬头看着孙奕一说到。

顾维琼随大流,说到:“神户牛肉。”

沈子钰:“……你想吃什么我都带你去吃。”

孙奕一:“这人还不赖。”

&&&&&&

找了一家安静的餐厅,趁着顾维琼去洗手间的功夫,沈子钰压低声音问道:“奕一,你能讲一点你们生活上的事情给我么?我想知道顾小黑究竟是如何长大的。”

“细胞分裂啊,每一个人都是这么长大的。”顾维琼的声音出现在沈子钰的背后,孙奕一就是笑笑不说话。

沈子钰脸腾的就红了,觉得自己像是在窥探秘密,结果被人发现自己的心思一般。

“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艰难。很容易的。关键是厕所的女同志太多了,我等一会儿再去。”顾维琼说到。顺便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回来的原因。

“但是也绝对不简单。”孙奕一一边看菜单,一边内心回答。

姐姐,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叫顾维琼姐姐吧,好像是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一定会保护自己。

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小孩的,似乎是父母吵架,亦或是真的死在了某场灾难之中。就是没有一点关于父母的记忆,唯一的能证明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有家的人的东西就是那件衣服上绣着的一个“孙”字。那天看见顾维琼一个人坐在门口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走过去叫了一声“姐姐”,那个女孩愣了愣,半晌之后对着自己点了点头,说:“我叫顾维琼,可以做你的姐姐。”就这样顺理成章的住了下来。

那是一个修整的很漂亮的房子,只不过推开门之后除了姐姐一个人,就是一个眉眼弯弯的老太太。姐姐让自己叫“姥姥”。所以在多了一个姐姐的情况下,还多了一个姥姥。姐姐的父母都去世了,留下了一个年迈老母亲照顾顾维琼,很快老太太也在残年风烛的岁月中慢慢的老的不像话。想象也是啊,一个白发人送走了两个黑发人,徒留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孙女,如果不是生活的支撑,她又能活多久呢?可是要不是生活的打击,她是不是又会活的很是长寿呢?

自从姥姥离开之后,自己和姐姐相依为命。老人家存下的财产让两个孩子不至于饿死,教会的知识也让两个孩子变得纯粹而良善。两人一起上学,一起生活,要是没有什么变故的话,一辈子就这样也很不错,因为这个姐姐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姐姐,是她和姥姥,让自己在这样的浊世之中学会了豁达和成长。

顾维琼正认真的看着菜单,研究到底吃什么好,孙奕一一把合住了菜单,说到:“你是为了过年不被吃掉么?”

这是在说自己是一头猪呢,为了过年不被吃掉所以减肥,点的菜也都是素食。顾维琼准备绝地反击一把:“这不是前面那个不大顶事儿么。”这是说孙奕一是另外一头瘦不拉几的猪呢。青春期的男生正好在长个子,身条被拉长的时候就显得十分瘦弱了。

孙奕一:“嗯,原来你的本尊是这样,幸好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沈子钰——你们两个的日常交流能不能给我这等凡人好好解释解释,你们好好说话我也是能听懂的。

归去来兮
归去来兮
38.9万字 · 5667阅读 · 13人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