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兔画画

图、文/野兔丫

看胖兔正在那儿专心画画,兔丫没过去打扰,直接上里屋做自己的事情了。一边电脑打字,一边寻思着,胖兔最近画画怪认真的,给他点啥奖励好呢?

等事情忙差不多了,来胖兔这儿一瞧。我的天,简直是灾祸现场。纸笔啥的甩了一地,连杯子都倒地上了。

野兔丫水彩涂鸦

“胖兔,你怎么了?”我忍不住地问。

“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胖兔蔫蔫地说。

“瞎说,我觉得你很好啊,而且大家都喜欢你。”

“你每次都会这样说。”胖兔闷闷不乐地把手边的笔甩了出去。

这是什么?我蹲下来,拾起了脚边的画纸。画纸上只有三个圈儿,像一个拉着脸的小怪,样子好玩儿极了,我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就知道你会这样。”胖兔转过脸,没好气地说。

“胖兔,你没事吧。”我看到胖兔心事重重的样子。

胖兔不吭声。

“胖兔,我真觉着你这小怪画得挺不错的。你能跟我讲讲画它的时候在想什么吗?”我没放弃,接着问,一边观察着胖兔的反应,很想搞清楚它是不是吃了啥坏的东西。

“就几个破圈儿,哪里好看了。你看看别人,学画没几个月,个个画得跟大神似的。看得我连圆都不会画了。”胖兔转过头,依然蔫不搭的。但看得出,胖兔的心情好像好了那么一丢丢。

胖兔的心思,跟俺原先简直一样一样的。迟疑了几秒,我把手里的画纸拿到胖兔跟前儿愉快地说:“为什么一定要画好圆呢,我就喜欢你这有个性的瘪圆。你看,简单这么几笔,活灵活现。”

看胖兔又没作声,我继续说:“咱们又不是神仙,又不考中央美院,为什么非要成为大神,画得跟照片一个样儿,整得心里跟压了座山似的。”不知道我的话戳中了自己的哪根神经,我忽然又笑出了声。

“一点也不好笑,人总得有点志气。” 胖兔转过脸偷偷笑了一秒,回过头说话时依旧拉着脸。这个胖兔鬼,还以为我没发现。

我看这势头不错,故意问道:“那你是要考中央美院喽?未来的艺术家胖小兔,兔丫举双手双脚支持你,外加一根儿胡萝卜。”

胖兔好像蛮不好意思的,赶忙解释: “哪里哪里,俺就算了。俺画画也就是想记录一下和兔丫在一起的小喜悦,以后时不时还能拿出来翻一下,想想就很开心。”

看胖兔又恢复了往常的嘻哈样儿,我顺手把零乱的地面收拾干净了。把画板也搬了过来,换上了新的白纸。

“说实话,兔丫,你甭笑话我,俺其实心底里也想成大神。”胖兔坐起来瞅着我,认真地说。

或许,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大神,兔丫不例外,傻呵呵的胖兔也不例外。我该怎么鼓励胖兔呢?

正思索着,就听胖兔接着说,“不过,相比成为大神,俺更想画一些活蹦乱跳的画。就是那种看着就很想跳进去和它们一起玩儿的画,哪怕很丑。说不定画着画着俺也成了神兔。”

“还神偷了。就数你最爱玩儿,可别跳进去就出不来了,胖兔。”我开始越来越欣赏胖兔了。这胖脑袋瓜儿,看来确实能装不少东西。

“别打岔,兔丫。我刚才说到哪儿啦?对喽,就是有些画看着特别特别美,绘画技术那真叫个精湛,让人觉得或许下辈子都无法企及。但不知道为什么,就算那样的神作,总感觉还是少了点什么。或许因为那是别人的故事,只有知晓它故事的人才能被打动吧。”

胖兔顿了顿,接着说:“可是兔丫,你的画里住着一个我,还住着俺亲爱的小伙伴儿们。哪怕画得不完美,甚至有时候把俺画得丑丑的,俺也超级喜欢。”

“哼,我算是听出来了,胖兔。你这又跟谁学的,变着花样地损我。不鼓励我就算了,还说我画的丑。”我扭头佯装生气。其实在心里,我早已把胖兔夸上了天。

没想到胖兔根本不搭理我,紧接着说:“兔丫,俺不懂艺术,但俺觉得艺术应该没有那么小心眼,把咱俩这小丑都拒之门外吧。”

这个胖兔,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每回说话都这么自恋又投入。于是乎,我加大嗓门,故意气鼓鼓地说:“哼,你才小丑,俺才不是。信不信俺真的学小甜甜插画师,把你画成小眼长脸兔,看不哭死你。”

“兔丫,你正经点儿,老大不小的。看看俺,这觉悟,这气质。”胖兔腰板一挺,手往后一别,神气得不得了。

“胖兔,你……”

“好了好了,逗你玩儿了,兔丫。说实话,你刚刚是不是被俺画得那小怪圈儿给迷住啦。那么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胖兔的画圈神功。还有,那根儿胡萝卜可别忘了哦。”

野兔丫水彩涂鸦

胖兔说完就拿起画笔,唰唰唰三两下画了一堆圈儿。可难为兔丫我了,每回都得临场练习忍功,忍住不笑。不过仔细瞅来,这胖瘦不等、大小不一的圈圈真的挺可爱的,似乎每一个都藏着一颗自由的灵魂。

我崇拜地看着胖兔说:“贪吃鬼,这就去给你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