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工半载第二话 焦虑 不适

诸事不顺,来到这里工作一个多月了,总感觉自己已经被抛弃了。

我不太会干活儿,从小到大也没干活。而且也一直是手笨,很多动手的事情学的慢用的也慢,像什么七岁才会用筷子吃饭,十六七才会骑自行车之类的。

不管是在车间还是工地,其实每天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给别人拖后腿惹麻烦。我并不害怕自己犯什么错,也不怕失败,毕竟相当长一段时间我输的习惯了,但我真的害怕因为我个人的过失影响到其他人正常工作。这样的话,可能我就更招人讨厌了吧。所以做任何事情的过程中我都无比紧张,在自己做的不好被别人训的时候也是尽量压抑且表现出认罪伏法的态度,不是说别人对我有多苛刻,而是我因为害怕他们对我苛刻而反过来把一些附加的本不存在的负能量强加在自己的身上。有一次画斑马线在揭纸的过程中不小心踩了一脚,大家并没有说我什么,当时觉得自己得到了大赦。还有一次旁边帮忙却很不专业,结果听着一起干活的叔说了我一句脸红到耳朵根儿。

我也不是一个善于和人打交道的人,身边的工友和我有着不同的年龄,生活经历以及个性特征。有的人我觉得很难接触,很不想和我搭话的样子,我和他一起工作心里会很恐慌。有的人也还好,但就像我刚提到,诸多不同之处,再加上我本人性格局限无法主动到自来熟,而且也不会在陌生人前轻易表露自己的情绪,还有就是刚来这里对于很多地方口音的话都听不明白,偶尔会配合或者应付地跟着干笑两声,会发生完全不知道对方说什么的状况。我也不爱和不熟的人开黄腔,更不会接这方面的话题。而当我少有装作亲近平和的时候,可能因为太不自然,别人也好像不怎么想搭理我。可能我真的是一个很慢热的人,平时适合独处。也正是这样,今天出门准备做工地的车时发现车又走了,他们没有我的电话和微信,我也没有主动索要其联系方式,于是这种掉队的情况时有发生。有可能还被误解为我过分娇气故意偷懒什么的吧。他们的眼里我是一个笨手笨脚消极怠工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可是我并没有能做一个高枕无忧大少爷的好命,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普通小孩,不然我也不会大老远过来做这些。我渴望自己一觉醒来十项全能,不给身边的人制造麻烦。我也期待自己能八面玲珑,让身边不在只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有时候难过到想要大哭一场,却发现眼泪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耐,而这就是所谓成长的代价,其实不得不承认我已经与我内心真正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以后我也将开始接受更多的无可奈何并强颜欢笑下去。我反复劝自己这段为工半载是为了更好的未来,不管结局如何,该经历的还是应该咬牙走完,可能渐渐一切都会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