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一路上,车里车外,都在说着各自感兴趣或者关心着的话题。

“嗳,亮子,刚才我忘问你了,出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你去结账呀?你结的吗?还是小孙结的?”女人的大闺女偏头看着副驾驶座上的瘦高个儿问。

“就你问的这问题,整个儿一个低智商。你不想想,不结账人家让你出来不。还有,人家小孙头一回来,我能让他结账?你觉着我是那么不讲究的人吗?”

“那怎么没看见你结呢?”女人的大闺女接着问。

“你们吃饭的时候我不是出去了一趟嘛,那会儿我就把钱押吧台了。”

“奥。”女人的大闺女“奥”了一声,转而又开始了第二个话题,“爸、妈,你们看着小孙这人怎么样嗳?可以呗?”

“什么叫可以不可以,只要人实实在在儿的挣钱过日子就行。”女人的老头子爽快地回道。

“妈,你呢?你怎么看?”

“看着这个小人儿倒是不赖,就是他那个家庭,我看不上。”

“他什么家庭?不就是他老子当年做下了一件风流事吗?这跟他有什么关系?”老头子说。

“你说的轻巧。人家都说,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小子。真要这样,不说二,我问问你,咋们接受的了不?”

“你别光拿有色眼镜看人啊?什么就‘有什么样的老子就有什么样的小子’?再说,哪儿有没病的山梨儿呢。”

“那也不能把自个儿的媳妇儿气的喝药死了吧。”

“人家让她喝的?那叫缺心眼儿,她不想想哪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得得,我不跟你说这个了,听你说话我就来气。”说着,女人闭起了眼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