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在经过了漫长的俩个小时的讨论的,拿出我们比较稳妥的方案。

第一点就是对如何与神秘的女人再次见到。这一步很关键,我俩想的是,那不能在中午的时间,很容易被外界各种因素得干扰,导致整个计划彻底破坏!

我们就有了共同的决定那就是不能住在家里,只能考虑酒店,我花了几块钱买了份北京的地图,选的这个落脚点一定要离我的单位近,也要离她学校近,最后我们决定在十里河附近的找家酒店,这样她去传媒大学也很近到一趟地铁就到,我也是倒一趟地铁到亦庄,很是方便不少。

看了几家酒店的环境都感觉一般,最后,我们找到离地铁口近的酒店,房间里带一个套间,还不错。我们都觉得挺好的。我俩商量了一番,最后她住里面,我睡外边的沙发,就这么决定了!女孩有什么事比较不方便。将就几天就好。


我以为最多只呆一个星期就能搞定了结果事情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这是后话!

因为我平时就一个人住,在亦庄的房子没退,只是和房东打好招呼说是单位有项目在外地,安排我去上一俩个礼拜,帮我看看房子房东人不错没多问,就答应了。

我回到房子收拾了一下生活用品,和几件换洗衣服背着包就出门了。

再说黄柳梅这边,她的事情好像没那么容易,因为她之前是住校的,突然不住了。去外面住按照学校程序必须得写资料什么,还得家长写份证明。可能也是院方考虑学生的安全问题,最后还让她爸爸写了份证明,才给予批准了。这一耽搁就是两天,很奇怪的是我们都没在这几天做相同的梦。

时间又过了几天,黄柳梅也搬了进来。房间瞬间感觉有生机起来是的,不知道你们异性同住一个屋檐下,会不会有些激动呢?

答案是肯定的!

我下班就坐上地铁准备回酒店,屁股刚挨到座椅,手机就响了那首大约在冬季,让我一阵的回味,能有个几秒后,我才接起了电话。就是是之前给我发短信的那个号码,我知道是黄柳梅的第二个手机号码,这个号码很少有人知道,我算其中一个,她是真把我当朋友了。

我接起电话  ‘你在哪下班了没?我有几个行李箱不好进地铁站,你能过来帮我一下吗?’那边就说道。

我一看时间还早,离下班高峰期还有多半个小时,我说,好啊没问题,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我在传媒大学这边的地铁口,你出来就能看到我了,快点吧我怕一会高峰期人更多。

我连说几次好好好……,就挂了电话。就往她所在位置地方赶去。

心里犯嘀咕,她为啥不自己打个出租车啊,这不是累傻小子吗!

没办法,还是低着头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