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南花已开 【故事始】

    人间三月,姑苏城南,悠然间林间的鸟语诉说着这一春的生生息息。

    小坊间,美艳妇人怀间一对半大的女童呢喃着。片片落花与坊间绣布随风起舞,若即若离。

    远处青衣道人笈囊中男孩哭啼声由远渐近。

    “木青衫,怎么你这下一趟山还能捡个孩子回山上不成?”

    坊间的妇人看着路过的道人说到

    “怎么,艳娘,你红绣坊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我这姑城观的事情了。莫是不知我苏城观可是只收养姑苏城中没爹没娘的孩子。 难道艳娘还怕贫道把这孩子煮来吃了不成?”

  “我量你有那心思,也没有那胆子。”

  “艳娘啊,这三言两语的怎么尽是在讽贫道呢,你说这你我二人何时才能不记那往日的恩怨呢?不就当年,烧毁了你辛苦在百花丛找来的蓝靛草么。”

    说完那美艳女子似是忆起什么,面容间有了一丝怒色。

  “你个花道士还好意思说,那蓝靛草是何等稀奇你不是不知道,当年正逢我红绣坊女子绣艺染技比试,你.....”

    这美艳妇人还没说话,那青衣道士面容渐慌,打断道。

    “那不是我无意之举吗,即使没了那蓝靛草,你艳娘还不是拔得头筹了,我此举不是更显得艳娘你的技艺出神入化吗?”

    语罢,那美艳夫人瞪了木青衫一眼笑骂道。

    “油嘴滑舌。”

    “艳娘,你这逗孩儿呢,那我就不扰你雅兴了喂。”

    言语间那木青衫转身便向西行了去。 

    “娘亲,为什么那叔叔把那个哥哥装进那笈囊里面呀。”

    “你是因为哥哥哭哭啼啼的,不听话,给绑起来装进笈囊,让他尝尽这路途的颠簸。”

    “那娘亲不要把我和红儿姐姐装进笈囊好不好,青儿会听话的,红儿姐姐也会听话的。”

    “呵呵,好啊,青儿.....”

    “那娘亲我和姐姐去玩了,今天又下桃花雪咯。”
 
    待两个女儿跑远,只剩下妇人幽幽的叹息

    “哎,也不知是哪家的苦孩子,又被这苏城观收养了去 ”

。。。。。。。。。。

    再说这姑苏城南的百花丛,绵延百里,纵横辽阔,只是这安稳太平年间,百花丛却是一花不得寻。

    每逢这人间伐役,干戈不平,瘟病四起之时,百花丛的花才会盛开,而这百花丛中更有治愈瘟病的药花,此花有七瓣每瓣颜色各有不同,妖异无比,据说这药花每每在百花开时才能寻到,只是稀有得很,各地商贾每逢此时便来此地大肆寻这药花,不过却都是空手而回,相传此药花便是只有有心人才能寻得,也确有人在这百花丛中寻到过此花,此花也确有治瘟病之奇效,即使在寒冬腊月,只要有战事发生,百花丛便百花齐放,也是奇得很,话说当年,正逢北方战事,饿殍遍地,这城南的花,便尽数开了。

    说回艳娘和木青衫的恩怨,这二人可是从少时就结下‘大仇’的冤家。

    那时正逢红绣坊五年一次的青年女子技艺比试,艳娘当时就在此地寻得几株蓝靛草,本是用来做蓝水,为了比试做准备的,而那时木青衫也是年方二八,更是方圆十里传出名的顽皮小道士,每每做了些弄鬼掉猴事,就会被姑城观的老道士给抓回观里好好的收拾一番。

    不巧艳娘的蓝靛草刚采回来,就被木青衫给偷去烧了。

    虽然没了蓝靛草,可艳娘生得手巧,硬是在比试中拔得头筹,多年后也当上了这红绣坊的坊主。

    不过后来这年岁渐长,木青衫这踢天弄井的事儿没做了,二人的恩怨也慢慢的烟消云散。只是这言语间少了几分和善罢了。

    。。。。。。。。。。。。。。。。。。。。。。

   
    姑城观,观门前盛开的梅花树下一老一少两道人相对而立。

    “言儿,你如今上山多少年了。”说话者自是那年的猴皮道士木青衫,只是现在须发已白,年岁已高。

    “师傅,言儿自当岁以来,见山头梅花开了已有十七回了。”

      木青衫捋了捋胡须,看着眼前的少年,缓缓点头。这少年便是十七年前,从城外韩家收养的遗孤,韩氏夫妇那年便遇强人之难皆丧命荒野,家中仅留下这半大的孩童,木青衫当年收留他回观之时,路过红绣坊,可还被那红绣坊艳娘给嘲过一番。回观中,便给孩子祛了韩姓,随木而名,取名木景言。回忆至此,木青衫不由得幽叹一声。


    “唉,如今中原战火纷飞,多有难民逃至城中,我等既为修道之人,也应为这世间献一份微薄之力。”

        语罢,木青衫转过身,望着那山下芸芸,负手而立,眉目间透出些许沧桑,深深的叹出一口气,又道。

    “你自幼跟随为师,从医从德,不曾经历这红尘之事,我等虽为修道之人,本不应身染红尘,而如今也逃不过命数,为师年事已高,已出不了这山门,今日便命你下山,为百姓早日脱离苦海,尽一份绵薄之力。”

    “下山往东十里,便是红绣坊,坊主和为师有旧,如果你有难,可去绣坊寻求帮助,不过这绣坊,即是你命中注定姻缘,也或许是你命中该有的劫数,希望你能拿捏其间事,尽天命之所归。”

        少年听得此话,立马跪地,磕下一头道

    “是,师傅。徒儿谨记师傅教诲。定不负师傅所托。”

。。。。。。。。。。。。。。。。。。。

        山道上,少年双手枕着头,微咪着眼,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心里想着师傅下山前说过的话。喃喃自语道

    “也不知道师傅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呢,即是姻缘也是劫数,师傅不总是说我们修道之人不染红尘吗,何来姻缘一说。既然是姻缘又为何是劫数?那么以后这婆娘还要杀了我不成?”

      语罢摇了摇头,甩开这些能把脑袋撑爆的事情,又想着师傅所托,不由得加快脚步继续朝着绣坊所在的地方走去。

      才走出三里地,便看到几个村夫,背着背篓,拿着锄镐,相互交谈着,面带喜色的朝自己走来。

    “老刘头,你说这百花丛花儿都开了,咱几个今儿个要是寻得一株七彩琉璃花,可不是就半生不愁了啊。”

      一个壮汉对着为首的老人说着,一旁瘦弱男子接着话茬道

      “对啊,强子哥说的对,刘大爷你到时候可别忘了咱们几个了啊,俺还没娶媳妇儿呢。”

      听得此话后面几人纷纷附和着前者说的话,见此情景,为首的老头眉头一皱,缓缓说道

    “我看你几人别做那青天白日梦了,七彩琉璃花那等奇花岂是我等说采到就能采到的?我看倒不如多采些草药回去,换些好酒好肉的来得自在。哟,好俊的小道士啊。”

      当路过木景言的时候,为首的老头,抬头看了一眼这个路过人,惊奇道。

      听得此话,木景言也拱手屈身道。

    “多谢老先生夸奖,老先生可是要去百花丛?”

      “如何?”

      “吾奉师命,下山解救难民。听说百花丛盛开之时,各种各样的名贵药材遍地皆是,便想去采一些药材以备不时之需”

        听得此话一旁的壮汉冷哼一声道

    “小子,这百花丛四周山林每逢这花草盛开之时便是凶禽猛兽横出,你以为是你说去就去的?倘若是遇得了那大虫,我们哥几个儿可顾不了你,到时候可莫要沦为虎食了。”

        此话一出其他人更是盯着木景言大笑起来,为首那老者正要说话,木景言却先一步说道

    “这倒不劳烦诸位操心了,我自年少起,便跟随师傅在深山里修行,哪种凶兽没遇见过,早就练就一身防身之术,并无大碍。只是不知道这百花丛该由何处去,碰巧遇到几位,还望劳烦诸位带路可否?”

    听得此话,众人皆不说话,只是那老者叮嘱了几句一些必要之事便不多言,一行人就朝着百花丛所在之处走去。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长长的水袖遮住面庞,遮不住双目里滟滟波光。月娥这一转身一回眸,直博得了个满堂喝彩。姊姊月婵在台下看着,心想:这小妮...
    舒明月阅读 941评论 0 8
  • 在2014年我第一次转入这个农村学校,本来以为学习会平淡无味的我遇见了他,他很闪耀他是我们班班长,在这个班有个不成...
    沉默不安阅读 108评论 0 1
  • 时光是琥珀,记录了抹不去的记忆,即使是不能用任何东西来搁置,却是一辈子也倾不尽的绚丽。 故事的开头总是有无数种的可...
    树下之语阅读 182评论 2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