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面对实际不堪的自己

拿起手机,心里有太多太多的话要写,好想一下子把自己腾空,把所以的烦恼和不堪都写出来,写走,然后重新开始生活。但,打开键盘,久久敲不出一个字,心里那些繁杂的乱如麻的思绪,一条也没法整理出来,像彼此打了结。这种感觉就像在游泳时呛了一口水,鼻子酸疼,眼泪直流,而你却无法无人诉说,因为这里是泳池,没人会在乎你是否呛水,只有人关心你游的好不好,或者是否溺水。

有人问我要故事,什么故事?我的吗?那些不堪和鄙夷的过去,那个有着自闭症状的可怜人,还是那个自卑到骨子里的可恨者,亦或是你要的故事不过是那个神经过敏的人脑子里的恐怖影子而已?

我是个影子,一个活在阳光下,活在人群里,和所以人一起伪装,一起谈笑的影子。看啊,我多像个人啊,看啊,我多么成功的伪装啊。我脱下的面具,看着面具上的笑脸,听着面具说的那些违心的话,多冷啊,我没有任何表情,看啊,我都习惯了。

我撕下面具,脱掉包裹着的皮囊,让自己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里,任细菌,病毒侵蚀,任日光灯照射,看啊,我多疼啊,每一根血管,每一滴血液都在抗拒,它们多想穿上这身皮囊,它们多想躲进这副皮囊里,看啊,它们都习惯了,都已经依赖了。我忍受着疼痛,站着不动,看啊,我多享受啊,我享受着被撕裂的痛苦,享受每一次的撕扯,享受每一次的挣扎,是啊,我的信仰,疼痛有益。我需要疼痛来维持我的生命,需要疼痛来帮助自己不被皮囊吞噬,不被巨流同化。

我需要疼痛,让我记住,我原本的模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汤谷虞渊 今天说得是《呼啸山庄》。 这不是个讨喜的故事。当然,就故事本身而言,也没有讨得我的喜欢。但尽管如此,...
    汤谷虞渊阅读 89评论 0 0
  • 我,1993年出生,小时候很黑很瘦,长大后变白,也成长为了一个大号的女胖子。 我不是个美好的人,没有世人所乐于称赞...
    仙人球小姐阅读 219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