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的自我修养(10)

字数 2563阅读 260

【10】柯风雅的特异功能

黄昏的树林里伸出两条路,向左走或向右走都是认输。棺材就摆在眼泪边上,两只黄鹂一行白鹭。如果你此刻没有房子,你就永远孤独——拼凑

"这边~"柯风雅穿着素色的衣服静静地站在食堂门口挥手。这方向,这角度,正是直直朝着我的。不讲道理啊,她居然真的认出我了。

"好巧啊,哈哈哈,你也来吃饭啊,哈哈哈。"

"嗯,好巧阿,小学同学。"

"哈,你在说什么呢,哈哈哈。"我挠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她包扎得干净漂亮的左手,"那个,你的手……"

"昨晚被一只猪撞了。"

"哈,哈,那……那真是头该死的猪。哈哈。"

"嗯,好像还是头疯猪。"她严肃地说到,"还好医生说我去得早,打一针预防针就好,不然也会感染变疯掉的。"

"哈,哈……"我依然只能哈哈……个屁啊,只见我迅雷之势往下一跪,抱住姑娘的大腿,"我错了,姐姐。我们说人话好不好。"

"阿,你突然跪下干嘛?"

"我不该撞你,不该装你小学同学骗你。"

"你最不该的是课上乱说话,做人不好非要做变态。"

"那……我觉得我讲的还挺有道理的……"我默默地又爬了起来,"大家不也一直都这么说么。"

"……"她沉默了一下,"卡给我"

"哦,哦,给。"

"不是这张……"她把我的学生卡退了回来。

"哦,哦,对不起,对不起。"我赶紧换一张,奇怪,为什么感觉自己慌慌的,我是在紧张什么。

"我是说我的校园卡。"她把我的银行卡也退了回来。

是呢,不然我是来干嘛的呢?我双手奉上校园卡。

那接下来做什么?是不是应该道个谢然后以身相许,然后她半推半就,然后生好多小孩……

"生个屁啊!吃饭去。"她平静地说,然后带头进食堂。

卧槽,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你是有特异功能的么,我要报警啦。

"是你的脑回路太简单了,简直就是单细胞,不用想都知道你想什么。"她回头,依然是理所当然的面无表情。

我……竟无言以对……

勺园这块主要是留学生宿舍,离学生大本营较远,所以来吃饭的人不算太多,不一会我们就挤到了湘菜窗口前。风雅排在前面先点菜,我就站在背后默默地看着她麻利地点了不少肉食。看不出来,区区一介弱女子,居然是肉食性动物,还是凶猛系的。虽然食堂便宜,但她点的基本都是最贵的,这样一顿下来也得十好几,有钱人呐。

"卡给我。"她突然回头对我说。

"刚刚给你了啊。"

"你的卡。"

我默默地困惑地递上我的卡,然后在"滴"的一声后眼睁睁地看它少了16块,这钱够我吃三顿了!

"难道你不觉得你应该请我吃饭?"

"哈哈,怎么会呢?正想跟你说,放着我来!"

"嗯,那你打完饭顺便去楼下帮我买杯果汁,我要热的橙汁。"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

总之,我们就面对面吃了起来。光吃饭不说话就很奇怪,那么挑起话题这个艰巨的任务自然就要交给在场最帅的最有担当的也是唯一的男性——就是我身上了。

"今天天气真好啊,哈哈。"我说。说的时候我刚好抬头看到电视屏幕,上面显示帝都今天雾霾爆表……

"吃饭的时候不要讲话。"她夹起一块姜丢到盘子里,面无表情。

"阿?哦哦。"你说不讲就不讲喽,那就很沉重啊,感觉很尴尬啊,饭都吃不进去啊,时间被拉得无限长啊。

"算了,你想讲就讲吧。"

"那我觉得你跟我想像中的有点不一样啊。"我终于说出了见面到现在最想说的话。不应该是一个温柔善良的嫉恶如仇的无趣的"三好学生"式的人么?为什么我觉得她还有点有趣啊,虽然长得有点平庸,但至少没有长瞎,而且这洞悉人心的能力,简直逆天了吧。

"你觉得我是什么样?"她小口地喝了下饮料," 每天披散着头发,带着厚厚的眼睛,一边解函数一边抠脚是么? "

"那怎么会呢?谁这么想我第一个打他!"我义愤填膺道,"我是说我以为你只是一个热爱祖国热爱党,不吸毒不找小三,杀过鬼子拿过枪,不抽烟不随地吐痰的好公民,没想到见面一看,是个私下凡间的天使诶。"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一边嚼着饭,一边面带微笑。然后低头夹起一块肉,小口咬了一点,不说话。

又是一阵沉默。

"上次真的谢谢你了,帮我抄了那么多遍。"我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正式谢过她,于是认真地道了声谢。虽然如果就我自己,跟老师闹翻了我也不在乎,但有人在乎,这感觉真爽。

"阿?我没有抄啊。"

"阿?"

"我就看老师打麻将老是输,教了他几招,然后顺便跟他讲了下你的事,就好了。"

"竟然是这样。"我努力做出非常震惊的样子。可如果这样,老师有什么理由扣你的证件呢?并且我那天确实看到了老师桌角上,一堆写满字的纸。那种密密麻麻的壮阔的感觉,除了"biang"字,不会有别的了。就陌生人来说,你为我做的着实有些多了,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了,你对我一见钟情!

我认真地盯着风雅的眼睛,无声问道:是这样么?

"你一直盯着我看干嘛?我又不好看。"

你不是能看透人心么?这你都看不出来?

"孩子,喂喂。"她拿着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我眼睛眨也不眨。

"好端端地,怎么突然就傻了。"她说。

看来是她的技能进入了冷却期,这样才合理嘛,不然太无敌了,以后要是生活在一起不是整天跟裸体一样?不能偷偷喝酒,不能包小三,不能跟兄弟一起骂老婆,那人生简直没有意义。

"快吃饭,瞎想什么呢?"她踢了我一下。

见我依然无动于衷,她好像有点生气了。她把自己盘里最后的饭扒进嘴里道:"你慢慢吃吧,我先走了。"

"对了,"走一半她突然回头,"我有男朋友了。"

噗……有什么……男朋友?干嘛突然跟我说这个?年纪轻轻的就谈恋爱,给我分手去好好读书啊。你如果不是对我一见钟情想泡我,干嘛这么帮我。这没有道理啊!难道,她的意思是让我做她小三!天哪,好羞耻。不……不可以的啦。

"单身,你捂着脸干嘛?"这是蛋蛋的声音。

果然,我放下手看见蛋蛋端着饭坐到了我对面,而风雅早就消失在了人海中。这山一样高的米饭,你是猪么?

"阿格没陪你吃啊?"蛋蛋往嘴里疯狂地塞东西,边塞边模糊不清地说。

"没。"

"因为他搬出去,吵架了?"

"没。"死胖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是我说,阿格人真心不错,这上嘴唇贴下嘴唇的,牙齿难免咬到舌头,总还是要和好的嘛。"

"阿格让你来的?"

"得,算我没说。"

胖子就不再说话了,一手吃饭,一手拿手机啪啪啪打字。打着打着突然就打了个电话。他站起来到了远处去接。我隐约间听到了"入会费200""爱""正义""信仰""学徒"之类的话。

这是游戏?蛋蛋也玩游戏的啊。果然我平时对他人真是漠不关心,最后才一无所知阿。

"社团的事。"蛋蛋回到位置上,又开始一手往嘴里塞东西,一手噼里啪啦打字。

我觉得无趣,草草吃完最后一点饭往回走。

走着走着,诶,你说巧不巧,又看到熟人了。阿呆一身西装,喜笑颜开地往小西门走去,我想跟他打声招呼,想了想,还是算了。

总是会不断有人出现在你的视线里呢,认识的不认识的,可他们停不停下,最后都是要走的。最后还是你一个人,最后你也走了。

嘛,下午的课好像不用交作业,翘掉好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又到了睡前故事时间。 知道妈妈还在哄妹妹睡觉,麦穗轻轻地推开卧室的门,走到床边,用最小的声音问:“妈妈,还要多...
  • 各位鬼谷子的爱好者,各位师兄弟,很高兴与大家一同学习鬼谷子,探讨鬼谷子的指导与应用原理。对于鬼谷子来讲,他是200...
  • 何为距离?我在的城市没有你,这是距离;你来到我的城市,却没有见我,这是距离;你在手机那头,我在手机这头,苦等不见你...
  • 机器学习算法中,假设学习器在预测中逼近正确的结果,其中包括在训练中未出现的样本。既然是未知的状况,结果可以是任意的...
  • 1. 如果我一个人住的话,我一定要养一条狗。 金毛或者萨摩耶那种的。 要够大,不要拴着绳子。 会陪着我。 早上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