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高原反应(一)

文/苹儿(茵草芳菲)


我迟迟没去西藏旅游,就害怕高原反应,担心自己受不了。听有些人从西藏回来后说起高反,甚至谈虎色变,我就更害怕了。虽然一直有进藏的念想,但迟迟未敢落实行动。

这次参加泛亚旅行社西藏发布宣传会,我先生在没有征求我意见的情况下,悄悄给我报了名,他十多年前,一个人进过藏,常跟我说西藏景色有多美,布达拉宫有多雄伟……这次他又专门陪同我一起再次进藏,足见他的诚意。我被他的那番热情所感动,只好接受他进藏的安排。

为了减轻进藏高反,我提前一个月就作了准备,每天喝红景天泡茶,注意减轻运动量,并按照旅行社的提示,认真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10月10日,我们随泛亚旅行团一路向大西北前行,当开往西藏的列车进入格尔木后,我感觉十指有点涨麻,身上偶感阵阵燥热,这是不是属于高原反应,我一时吃不准。后听同室的旅友说,他们也有十指肿涨的感觉,个别人晚上还睡不着觉,睡意全无,整夜清醒。

当我们在西宁统一换上有氧列车后,虽然暂时没开氧气,但我心态安稳多了。进入格尔木地区,列车上氧气随之打开,我轻微的高反现象不翼而飞,晚上睡得特别沉,特别香。

列车缓慢地从第二屋脊向第三屋脊往上攀爬,尽管列车前面用了三个火车头,但速度还是大不如以前,列车的噪音声也变大了。

可想而知,当时修这条青藏铁路有多难,多艰苦,冒着生命危险在高海拔下作业,真是难以想象的困难……这是中国人,在世界历史上的伟大壮举与骄人奇迹,更是一条名副其实的天路啊!


列车进入西西可里无人区,满眼满目的土黄色沙漠,此起彼伏,沟沟坎坎,平时鲜见的藏龄羊、牦牛、野毛驴等野生动物,三五成群,一片一片的站立在沙漠上,随着列车前行而缓慢移动……在湛蓝色天空的映衬下,给人强烈的苍凉、古朴、原始之感,有一种独特的、震撼人心的凄凉之美!

列车翻越唐古拉山时,海拔在5100米以上,我觉得头有点晕,此时我乖乖地躺在卧铺上,尽量少动,并喝了点葡萄糖水,高反情况有所好转。随着列车往下走,我渐渐恢复了正常。


那曲是到拉萨前的最后一站,我情不自禁地随着人流下去透透气。哪知走到站台刚照几张照片,头又晕了。我赶忙上车躺下,问了一下旁边的旅友,了解到那曲的海拔也在4700多米,怪不得我又高反了,我真后悔下去透气,并责怪自己太掉以轻心了。

到达拉萨后,我一踏上站台,头晕、头疼的高反现象渐渐消失,半小时后,我觉得神清气爽。看着车窗外灯火熣灿的拉萨市容,我不由自主地大声喊出:美丽的西藏,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