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我的三姨妈致敬

三姨今年54了,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一个闲静少言、乐观开朗、不搬弄是非的妇人。

从我记事起,三姨每年暑假都会回来一趟给外婆拜寿,中途也会来我家一趟,每次不会逗留太长,最多睡一晚便会回家,就算你硬留也不会多住些时日,她会说家里有鸡,鸭,菜需要打理,另外还有一个老头子需要伺候。

        我读大学之后,三姨回来的次数便少了。以前是六月外婆过寿和过年都会回来,这几年有时一年都不会回来一次,因为她患了严重的内风湿,手和脚的关节都已经变形了,脚走起路来一瘸一拐,手可以说是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

      今年我是在外婆过寿的前两天回的家,我问妈妈三姨回不回来拜寿,我说好像有好久没见过她了,妈妈说她脚不方便应该不回来了,我便以为她这次又回不了了。

谁知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她突然来了,她对我们说她无论如何都想回一趟,她已经好久没见过外婆了,而外婆今年已经整整九十了。

        三姨还是和以前一样,总是会带一些东西来我家,这次她提了两只鸡。不,应该说是背过来的,因为她手上的关节已经严重变形,根本没有力气提着这两只鸡,她平时提东西都是用手臂提,手碰一下都会疼。她笑着用开玩笑的口气说坐班车的时候旁边人嫌弃她提的鸡气味太重,朝她说了几句,让她提走。最后还是乘务员帮她说了一句“看看人家手脚都这样了,你将就一下算了”,可以想见一路是多么的艰辛。

      我从小便不喜欢吃鸡,小时候我爸给钱让我吃鸡腿我都不怎么吃的下去,但我总觉得三姨家的鸡是最好吃的。她的鸡是半散养的,早上放出去吃草吃虫子,有时喂一些自己种的菜,她一次只会喂几只鸡,每只不会喂的太胖,她说三斤左右是最好的。

我第一次吃三姨家的鸡大概是我十一二岁的时候,那时我跟着一个表姐去三姨家玩,三姨家在同市的另外一个县,没有直达的车,所以我们转了四趟车,颠簸了一上午才到,到她家时我觉得坐车特别难受,一点也没有胃口。

但在三姨家我却吃到了我现在都记忆很深刻的两样东西,一样是她养的鸡,鸡肉细腻顺滑富有弹性,鸡汤上飘着一层淡淡的油脂,入口香滑而带有甜味。

另一样便是三姨做的坛子菜,她从坛子里取出了一碗辣椒和刀疤豆,辣椒和刀疤豆都是整的,当时我以为不怎么好吃,就试探性的夹了一个辣椒,结果放到嘴里一咬,辣椒里面的汁水喷满了我的口腔,酸酸甜甜的,辣椒也不怎么辣,辣椒肉丰满而有脆性,当时我就用辣椒当菜吃了两碗饭,就这样解了我一上午的舟车劳顿。

从那次以后,如果每次三姨带了鸡或者其他的什么东西来我家的话,我便会迫不及待的想吃。这次她提过来的两只鸡当晚我便让妈妈杀了一只,一整只鸡我们几个人一次就吃完了,如果是其他的鸡一般我们要吃好几次才能吃完。

        给外婆拜完寿后三姨在我家住了一晚便说要回家。我妈不肯,要她留下来玩几天再走,她说家里还有五只鸡要喂养,我也极力劝她留下来玩几天,于是她嘱咐邻居给她照看几天。

三姨是我除了爸妈以外的所有长辈里最让我尊重的一个,她性格温和内心却极度的坚毅,我对她的尊重全部来源于三姨经受苦难后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乐观的精神。

听我妈说,三姨很小的时候很喜欢看书,小时候家里穷,外公怕费油所以不让晚上点油灯看书,三姨就一个人悄悄躲在被子里用手电筒照着看,当时她看遍了她所能找到的书,虽然她只有小学文化。

后来,由于外公家里实在太穷了,外公就让媒人把三姨介绍到外地去,因为嫁到本地娘家要准备一些钱置办嫁妆,而嫁到外地就不需要。

就这样,三姨嫁到了隔壁县的一个穷乡僻壤里,嫁给了一个比他大了十几岁的男人,三姨父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有时候没有什么理由,随便因为一句话就能把三姨打一顿,不能还嘴,不能有怨言。打完以后继续干家务,带孩子,伺候公婆和他。

大概是八年前,三姨父由于突发性脑溢血突然就死了,两个儿子也外出打工,所以就三姨一个人守着一个偌大的家。

应该是由于在家里干重活干多了,再加上山里湿气重,三姨几年前就被诊断出了内风湿性关节炎。由于没钱治疗,这个病就一直拖着,痛的实在受不了了,就吃点止痛片。有时候碰上下雨天,她说整夜整夜的痛,有时痛的一两天都不能自己做饭,也就没吃什么东西。

这些都是我了解的一些很片面的东西,我知道,还有很多很多很痛苦的经历是除了三姨自己以外别人无法知道的。

在我和我妈的极力劝说下,三姨最终在我家待了十几天,这应该是我和三姨在一起待的时间最久的日子,白天就我和三姨在家,她闲不住,每天都会主动把家务活干了,用她那双拿刀都费劲的手和一瘸一拐的腿。

在家待着有时也会聊天,三姨也会说一些她的往事。说到三姨父时,我以为她会恨他,结果她说他是一个有福之人,死时一点都不痛苦,要自己也像他那样就好了。

她说,他死的时候自己一滴眼泪也没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反正自己不是很悲伤,也许是傻了,也许是感情不好的缘故。我喜欢和三姨聊天,因为三姨话里透露着乐观,三姨受过很多苦,但是她却从来不说自己苦,她身上没有暴戾之气,每次都只是很平静的讲述她经历过的一些事,没有抱怨命运不公,没有指责他人。

有时说着说着她便开始大笑,她的笑是特别能感染人的,嘴巴张到极大,脑袋微微仰着,脸朝天,发出哈哈哈的声音。每次她笑的时候我都会跟着笑。

有时她会拿着我看的书看,她一看就会入迷,眼睛自动不动的盯着书,仿佛让自己置身于无人之境。她是不能用手掌拿着书的,因为那样关节会痛,所以她是用自己的手臂托着,又或者是放在别的地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她一看书便会着迷,有时一看就是几个小时,我去睡完午觉了她可能还一直在那看。在家待了几天,她翻过了我好几本书,她说胡适的那本《人生有什么意义》最好看,我听完默然。

三姨终于还是要走了,我妈知道怎么也留不住了,于是就答应了她。我妈说:“这样吧,我给你买个智能手机,你再多待三天,把手机学会了再走”,就这样,三姨又多待了三天,因为我们和他说买了智能手机你就可以和我们还有你儿子视频了,她高兴的像个孩子。

手机买回来后,三姨整天都在捣鼓它,因为看书多,所以三姨认识的字还算比较多,我就交她怎么玩微信,怎么看新闻。遇到不会的她便会问我,她说有时候怎么手机不灵啊,我就玩了会她的手机,我说没有啊。后来我看了看她的手知道了原因。她的手已经没有多少血丝了,干枯枯的,手指肚干瘪的像泄气了的气球后呈现出来的那种状态。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正好我在家也没事,于是我就和我妈说,我送三姨回家算了。我妈又去市场买了一些滋补的重要,然后嘱咐我到三姨家附近的市场多给三姨买点水果,她一个人在家舍不得买。我说好。

第二天我和三姨去汽车站坐汽车回她家,大概开了两个半小时左右,汽车到了她家所在的镇上,需要换乘小客车。我便到附近的菜市场买了点菜,然后买了一些水果。

我看了一下时间,从我家到三姨家也就三个小时左右,对我来说很快就过去了,然而三姨这几年却回娘家的很少了,肯定不是她不想回,我猜想可能是她的风湿病已经非常严重了,严重到那种痛根本无法和别人说出来,所以这一段在我们眼里很短的路程却对她而言是一条鸿沟。

到了她家已是十二点多了,她说她做饭给我吃,我说我来吧,我做的快。于是我就抄了三个菜,我问三姨,家里有坛子菜吗?她连忙说有有有,我大喜。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就是这个东西,一听到就能让我留口水。那顿饭我觉得特别的好吃。吃完后我便给三姨下了一个万能钥匙,然后破解了邻居家的WiFi。傍晚时分,我围着村子里转了转,村子里狗很多,好多人家都养了狗。宁静的小山村很美很安详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光着膀子,穿个拖鞋在小溪里游荡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回到三姨家后,我劝三姨说养个狗吧,这样既能防盗你也没有那么孤单。三姨笑笑说,我自己有时都痛的不能做饭,养个狗那有东西喂它。我顿时脸红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要回家了,三姨天还没亮就起床了,她给我做了一个蛋炒饭,乘我吃饭的时候,她悄悄的去捉鸡了。要走的时候,她把一只鸡放到一个布袋子里面,我见她揉了揉右手的关节。然后和我说,我知道你喜欢吃鸡,家里就这只鸡最好,其他四只都有点毛病,你把这只带回家吧。我挤力不肯。她说我费了好大劲才捉住的,你就带回去吧。最后没办法了,我说一个人提着一只鸡嫌臭,不想带。她苦笑了笑,那就算了吧。

我知道,这应该是她能给我的最好的东西了。

上车后,她朝我招了招手,说路上小心点。我朝她笑了笑,车子发动了,我却不敢回头看。

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世界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我知道,三姨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