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青亲七彩才青春(77)

柒柒:遭大雪封路众人被迫返程,各班组织元旦晚会暖人心

该说王锐雯是乌鸦嘴么?在最后一门《教育学》的考试当天,大雪从前一天二十二点三十分,一直下到第二天十六点三十分都没有停,校内校外都积了厚厚的一层雪。

山路自然是封了,公交车也停了。我们只能把早早就定好的票给退掉,等学校通知什么时候能离校再买票。先行一步的张圣和高亭玉运气比较好,到了中途还能折返回来,不至于挨冻。今天没有考试的学生就惨了,上又上不来,下也下不去;或是被滞留在空荡荡的车站大厅内,中央空调根本抵不住寒冷,只能抱团取暖。

我们也没有玩雪的兴致了,一个个都瘫在床上玩着手机,我也坐在床上跟江天昇聊着V信。

江天昇:“天涯,寒假要不要跟着我在市打寒假工,我刚联系了一家炸鸡店,他们还在招人。”

我:“呃,能回家过年吗?”

江天昇:“除夕至大年初二,初三再开业上班。”

我:“那我们住哪儿啊?市里也没有能租一个多月的房子。”

之前打暑假工住的员工宿舍,好好的吹风机被同宿舍的人偷偷地拿去用,还给我用坏;我自己花钱买的一提五包装的抽纸,不到一周就消失一包,最后一包还是我放回行李箱里锁起来才保住的。若不是店长在听了我的抱怨之后,当晚就到宿舍里把一些手脚不干净的人警告了一顿,我都想直接提箱子走人了。

于是,我这次说什么也不想在住什么员工宿舍了,宁愿去花高价租一个月的小宾馆。江天昇之前住的那个员工宿舍也是脏乱差,满地都是纸团和烟头,舍长组织大扫除也没人搭理,他便和舍长商量着一起住在同一间房间内,才勉强坚持到开学返校。

江天昇:“哎,我们还是租在外面吧,去麻烦亲戚也不方便。我先看看有没有划算一点的。”

我:“恩,稍微远点儿也没事,我们可以骑共享单车。”

江天昇:“骑什么单车呀?我们挤公交车就行了呗,起晚了就打车,反正花不了多少钱。”

我:“行行行,都听你的。”

“天涯,跟谁聊天呢?笑得这么开心。”

“呵呵呵,还能跟谁呀?肯定是在跟对象聊天卅!一直在那儿笑得合不拢嘴。”

“什么对象?我只是在跟老乡商量打寒假工的事,和男的。”

听了我的回复,吴畏和罗皓立即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异口同声地说道:“切!浪费表情。”

陈衡军说:“哟喂,你们真嘞是精神好哦!放到年不过,跑去打寒假工。”

邓辉反呛道:“人家这叫体验生活,顺便收集写故事的素材和灵感,再顺带完成社会实践报告,还能拿到至少三四千块的工资过一个快活年,一举四得,懂不懂啊你!”

“咯越,我以为你要说一箭四雕嘞。”

“呀!小眼镜儿长大了啊,还学会套成语。”

众人说闹着,张圣忽然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说是5、6、7、8班要在三号阶梯教室里办一个元旦晚会,叫我们男生宿舍至少想两个节目出来,晚上表演。这个临时任务属实是把我们难到了。现在都十五点四十分了,上哪儿整节目去?不如叫叶子宇和陈衡军一人上去唱首歌得了。

这个方案很快就被田老师驳回了,说是杨阳也要唱歌,所以我们只能在叶子宇和陈衡军当中二选一。

“要不,天涯再牺牲一回?哎呀,你别犹豫了,就这么定了!先发给老班!”

好家伙,这个班长大人直接不给我任何反驳的机会。还好田老师嫌我每次都在跳街舞,没有新意,就把这个方案给驳回了。但我还是开心得太早了,田老师转手就给我发来一条儿童舞蹈的视频,叫我带两个男生学习一下,到时候在台上顺便跳跳就行了。

呃,我看着视频里三个小姐姐,一个戴着老虎头套,一个穿着粉红色的兔子睡衣,一个戴着鸭舌帽和橘黄色的连体睡衣,陷入了沉思。

哎!老班命,不可违呀!

于是,到了晚会时间,我硬拉着叶子宇、徐常旭两个人套上班服,跟蒙婉莲、段芸等五六名女生一起走上三号阶梯教室的讲台。伴随着“两只老虎爱跳舞,小兔子乖乖拔萝卜”这种充满了儿童趣味的音乐,做出像幼稚园小朋友那样可爱地舞蹈动作。观众席上,四位班主任带着一群学生把手机的灯光打开跟我们热情互动,这下是真的硬着头皮也要跳完了。四肢僵硬是肯定的,毕竟我们仨就练了一个多小时,尽力了。

舞蹈跳完之后,轮到叶子宇开唱了。这次小宇倒是没有选择唱老歌,而是选了一首摇滚热歌《三更半夜》在台上边蹦边唱,与他平时温柔老实的画风严重不符,但还是把现场的气氛给炒热了。待小宇回到座位上,我们纷纷夸赞他多才多艺,还拿出录制的视频给他反复观看。这家伙脸红得很,不知道是刚才跳得太嗨了,还是害羞了。

杨阳依旧是走的温和的民谣风,搭配一件素白连衣裙,宛如在蟠桃会上载歌载舞的仙女一般。叶子宇看得相当入迷。邓辉不知从哪儿整来了一小束包装精美的玫瑰花,联合我们一起把叶子宇哄上台,把鲜花献给美人儿。杨阳迟疑了一秒,还是微笑着把花收下了。这一举动肯定引来一阵惊叹声,倒也勾起了一些人的野心,纷纷跑向讲台为杨阳献花。一首歌唱下来,杨阳手中的花都接了五六束了。

学生的节目演到中途,主持人便让领着大家开始做游戏,传递布偶,主持人倒数结束之后,布偶在谁手里,谁就要表演节目。当然,这些都是可以操作的,比如布偶一不小心就从某个学生手里滑到了某个班主任手里,然后主持人正巧喊了“停”。

过程倒是挺欢快的,只是这四名班主任除了唱歌,就没有其他可以展示的才艺了,就没多大意思。田老师就比较狡猾了,三言两语就把陈衡军忽悠上台,给我们现场来了一段单口相声,加上他那口方言音浓厚的普通话,逗得大家都笑得肚子疼。

时间在欢笑声中一点儿一点儿地过去,很快就已经接近二十二点了。正要擅场,系学生会的一名西装革领的学长忽然走了进来,通知我们食堂给滞留在学校的学生和老师包了很多饺子,叫大家赶紧排队到食堂领来趁热吃。在场的各位瞬间欢呼雀跃起来,立马瞬移至教室外的空地上排好方阵,然后像军训时那样高喊着口号往食堂进军。

为了这顿饺子,食堂的叔叔阿姨们也是一齐出动,穿着厨师服在各个食堂大门前一字排开,一人守着一大箱保温盒。食堂内,所有窗口的大锅里都还热着饺子,连传到我们手中的保温盒都还有些烫手。

向食堂的叔叔阿姨们道谢之后,我们双手抱着保温盒,小跑着赶回寝室,关上门窗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盒子。一股股热气扑面而来,消散之后是六个像元宝一样的大胖饺子,又香又迷人。顾不上烫了,夹起一个就往嘴里送,然后又在嘴里把它炒了一遍。

“恩?我吃到一个韭菜鸡蛋馅的,你们呢?”

“我这个是猪肉馅的,刚刚还吃到一个羊肉胡萝卜馅的。”

“我去!我吃到一整个虾仁,学校可真阔气呀!”

“怎么你们都吃到肉了呀?我吃了三个都是纯素的白菜萝卜馅。”

“哈哈哈!那是你自己手气不好,能怪谁呀?”

谁能想到呢?这些叔叔阿姨居然包了八种不同馅的饺子,有猪肉白菜、猪肉韭菜、羊肉胡萝卜、青菜牛肉、白菜胡萝卜、素三丝、玉米鸡肉、新鲜虾仁,实在是令人感到敬佩,又暖心。

我们与这份充满了食堂叔叔阿姨们真切关爱的饺子合影,并各自发了朋友圈,岂料,朋友圈里的校友与我们有着同样的想法。于是,在2027年的钟声敲响之际,乌凌师范学院诸位师生的朋友圈和学校官方贴吧、论坛均被饺子大军占领,再配上一些语句优美的文案,使校外的校友和朋友们纷纷在评论区流下了羡慕的“眼泪”。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