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18/读书小记】——《留情》

如果问你何为“留情”?你一定会说留情就是花心呗,见一个爱一个,脚踏几只船。的确,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又有多少呢?其实留情从字面意思上看就是看在情分或面子上而宽恕或原谅。但今天我们要来分享的却是另一种方式的留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小说《留情》结尾处那句“生在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然而敦凤与米先生在回家的路上还是相爱着。”给我印象最为深刻,感触颇深。

小说情节并不复杂,主要说的是男主人公米先生要去探望即将病逝的前妻,女主人公也就是他现在的妻子敦凤因为吃醋有点儿小情绪,他只好先把她送到她舅妈家,然后他自己一个人去了一趟,不过他很快就回来接敦凤回家了。小说中的米先生以前对前妻是对打,对骂,毫不示弱的一个男人,而如今再婚以后对敦凤却是分外谦让,或许是郭凤比他小了二十几岁的缘故,有时候要对她说“对不起”,有时候要对她说“谢谢你”,但还是仅限于“对不起,谢谢你”而已。但郭凤对米先生的感情用文中的话表达“他站在她跟前,就想他这个人是透明的 她笔直的看通了他 ,一望无际,几千里没有人烟。”也许这就是再组家庭的凑合与将就,不谈爱,只谈物质和条件,就这样赌上自己所剩下的十几年二十几年宝贵的生命,这或许就是没有爱的婚姻现状吧

看似米先生和前妻早已没有关系了,也没有了感情,就如文中说的一样也早已“千疮百孔”了,但听说前妻不久于人世,他还是回去探望,虽已是即将病逝的前妻,毕竟一起生活过,这千丝万缕的情愫总要留下一点体己之情。“米先生仰脸看着虹,想起他的妻快要死了,他的一生的大部分也跟着死了,他和她共同生活里的悲伤气恼,都不算了,不算了。米先生看着虹,对于这世界的爱不是爱而是痛惜。”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敦凤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她十六岁就出嫁,刚满二十三岁就死了丈夫,一个女人守了十多年的寡最后嫁给大自己很多的米先生。这么多年的艰苦和历练把她雕琢的温柔又优雅,年轻的她也是百里挑一的美女。嫁给米先生也算是这个老男人的福气和幸运了吧?可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他却对他的前妻留情,如今对前妻的病还是惦念着,让她很不甘也无可奈何,好像她的感情和人生都很失败,所以她觉得自己的感情也算“千疮百孔”了。张爱玲在《留情》里写的那盆炭火:“炭起初是树木,后来死了,现在,身子里通过红隐隐的火,又活过来,然而,活着,就快成灰了。”这盆炭火也正如郭凤的人生一样。看似活着又快死了。这是她觉得自己嫁给米先生的无奈与心酸。

但文章在最后有这样一段景色描写:“ 出了弄堂,街上行人稀少,如同大清早上。这一带都是淡黄的粉墙,因为潮湿的缘故,发了黑,沿街种着的小洋梧桐,一树的黄叶子,就像迎春花,正开得烂漫,一棵棵小黄树映着墨灰的墙,格外的鲜艳。叶子在树梢,眼看它招呀招的,一飞一个大弧线,抢在人前头,落地还飘的多远。”然而,探病回来的路上,这一路的景色描写,预示着米先生和郭凤的生活向往,朝着相爱的方向发展。当她看到米先生探妻回来时,却突然“心里一阵欢喜”,结尾那句话“然而敦凤与米先生在回家的路上还是相爱着。”可以看出她心里还是有这个男人的。他们也并不是没有感情没有爱的。或许以后的他们的千疮百孔会一点一滴逐渐愈合,亦或许不会。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即使已“千疮百孔”,但还是相互依存,继续前行,这也许就是“留情”所在吧。

以上是今天的读书小记——张爱玲的《留情》,祝您晚安。

                  ——《红玫瑰与白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