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樵夫与森林

樵夫与森林


砍伐一片森林

换取一担柴

柴,好重

压碎了脊梁


一只可以放射柔和的光的眼睛

却是那么的沉重

从此

粮食再也没法茁壮生长


濯一片清泉可以洗涤疼痛

却没有清冽

立一峰高岗

却只能满目荒凉


找不到莫须有的血管

却可以割断莫须有的神经

一场不需要行走的逃亡

逃不开一个眼神的测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