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离神|珀离

哈哈

珀离初始生于一片虚空,赤条条的横卧在云端上,纯澈干净,不沾纤尘,周身雨雾不近,光华自显。

他是神。

对他所要看顾护佑的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神。

神是不用吃东西的,但是珀离仍然保持孩童的纯真本性,将洁白绵软的云朵拉扯下一片来,就手送进嘴里,入口清凉湿润却并无实物,他又重新把它从嘴里拿出来,看着云朵在指尖又聚拢恢复成原始的样子,开始咯咯咯的笑。

神的笑声在虚空中蔓延游荡,最后归拢成了个饱满金黄的圆球,泛着温热的光。珀离张着嘴看的有些呆了,他还并不知道自己是神,拥有造物力量的神。

他把那个球扒拉进怀里抱着,开心的不得了,他一开心,更多的笑声飘散开来又钻游进那颗球里,那颗球的温度越烧越高,珀离觉得又热又烫,脸上的汗不断的往下滴落进无尽虚空里,不见踪迹。他拿手背蹭了蹭额头,一甩手扬出去的汗滴各自分散成细碎又闪亮的小颗粒自在漂浮。待到实在抱不住了,珀离才无奈将它远远的掷了出去。

失去玩物的珀离有些沮丧,但他很快就找到了替代物。他把自己的一只眼睛摘了下来,在手里抛接着玩,玩的累了倒地便睡,手掌松了松,浑圆凉腻的眼睛便滚落出去。到醒来的时候,珀离已经忘了那只掉落的眼睛,反正还剩下一只并不影响视物。

神的眼睛彼此之间是有感应的,就算脱离躯体,睁眼闭眼,大部分情况下是保持同步的,只是所见不能共通而已。

百无聊赖的珀离仰面伏在云朵上,忽而听见一阵轻微但有力的哗啦啦的声音,像是血液冲破一切阻碍在身体里溯洄奔行。他四处探寻着声音的来源,身子越放越低越放越低,最后撕扯开身下的云朵,珀离摸到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那是一层结了厚厚霜花的坚冰,寒凉刺骨,不能久触。

珀离拽过些云朵碎片垫在身下,对这层坚冰下传来的声响充满好奇。他想要看看,看看那下面,到底是什么。于是他小心的呵着气,拂开凛凛霜花,冰面光洁净澈,叫目光轻易穿透过去。

珀离看见整片盈盈蓝色的水,水波掀动泛起白色浪花;翅翼巨大的黑色巨鸟四处飞游翱翔,尖锐短促的啸鸣声入耳,锤的耳膜一阵发紧;临近的陆地上有葱茏木叶,形色走兽,还有和自己看起来极其相似的人。

珀离很高兴,也不顾寒凉,眼睛又凑得近些,企图再多看些什么,但那些冰着实有些奇怪,明明抹的光滑平整的面上又重新覆上了层层霜花,挡住了视线,看不真切了。珀离皱了皱眉,伸手重又去拂那层霜花,再望过去的时候,蓝色的水不见了,换做了成片刀削斧砍似的峻峭山峰群拔地而起,灰白色的岩石上寸草不生;一直盘旋的黑色巨鸟不见了,多了更多小巧的飞鸟,裹了不同颜色的羽毛,要仔细紧贴着冰面才能聆听见它们灵巧婉转的啼鸣。飞鸟们并不在这群山逗留,一路飞过不再回头,这叫珀离觉得有些可惜,他原还想要多看两眼的,它们那么漂亮!

趴在冰面上太久了,珀离冻得有些僵了,干脆也就不起身了,直接滚上一旁的云彩。是哪里来的冰层呢?冰层下面真是个有趣的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珀离刚刚睡醒,揉揉那仅剩的一只眼,拱了拱身子,翻个面儿,趴到云朵上。 他突然想起厚厚云海下的冰层,立刻伸出手去拨开...
    吴也白阅读 622评论 30 20
  • 珀离趴在云上,心里头不知怎的突然有些寂寥。他又实在懒得挪动身子,垂了手扒开身下的云朵,拿掌心化开霜花,露出一小块冰...
    吴也白阅读 249评论 15 15
  • 不瞒谁,每天想念有你来拥抱 不骗谁,开始渴望你说的依靠 不欺谁,莫名委屈压抑在眼眶 挺胸抬头走过 眼睛却数不清这路...
    东清儿阅读 163评论 0 0
  • 不要对我期盼太多, 太多的压力,我扛不了! 不要对我期待太多, 长大的一切,我还不能承受! 不要对我期望太多, 人...
    古泽平雨阅读 156评论 0 0
  • 在青春的岁月里唯独欠缺一句对不起。虽然后期夏目来找过月飞飞几次,她深知爱情不是感动。后来夏目又去找了冷凝儿,冷凝尔...
    嚒嚒哒阅读 72评论 0 0
  • 《如旧》2017年四月一日如往常一样向所有的一切问好 如晨风 如夜雨 如小镇路旁的孩子 如欢畅的天空淡蓝 如愉悦的...
    宁晋阅读 100评论 1 4
  • 阅读时间:2015年11月19日早上5点至6点 阅读书本:《如何阅读一本书》 莫提默.艾德勒 查尔斯.范多伦 著...
    AFL李政阅读 12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