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移动直播的黄金时代里淘到了金?

互联网正在以指数级的进化水平彻底改善中国人的移动互联网生活。自2011年智能手机的普及以来,O2O服务、智能硬件、短视频正在轮番突破比特和原子的边界。截止2015年底,全球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30亿,而中国排在第一,某种程度上,起源于中关村和华强北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正在被勤奋的中国人以最快的速度复制到了海外,在前几年是硬件工业链,是头条模式,今年则是直播。

这正是互联网的最大魅力,李维·斯特劳斯在加州卖牛仔裤的生意和刘强东雷军在中关村卖组装电脑的时代已经成为传说。互联网人开始关心的是产品的痛点、爆发能力和复制能力、边际成本减少和保持良好的留存水平。而2016年,具备吞噬能力和极大复制能力的桂冠非直播莫属。

年初,斗鱼直播间造人事件一时掀起舆论惊骇。和三里屯优衣库、陆家嘴四季酒店里发生的桃色故事一样,“斗鱼造人事件”具备在线时代行为艺术的特征。荷尔蒙、暴露、新鲜真实、在场感,同步传输给躲在屏幕背后的每一个亢奋的人。不同的是,发生在斗鱼的一个凌晨直播间里的故事,更像是一个深刻的1984隐喻。你在做,一定有人在看,对,就在此时此刻。

当你还在感叹女主播们同一个大夫主刀,同一个套路撩汉的时候,你不会想到或许在你的周围,就剩下你是不看直播的了。我朋友圈里有好几位朋友,每晚准时会在映客里开播直播宠物的吃喝拉撒。直播已经是一出自导自制自演的戏了,有主角,有舞台,有对话,有台上和台下的不平等关系,有足以让你沉迷的各种要素。

但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呢?

中国人正在经历的阶段是:财富和剩余时间在扩充,而中产阶级化的生活方式还仅仅是一个正在构建的梦。我有钱了,但是我拿钱做啥?买奢侈品,粗犷式旅游,充游戏币。我有时间了?干什么,上网,睡觉,喝酒唱K,哦 ,对了,听说XX直播很火,妹子们可得劲了。

中国人真的有钱了吗?穷。据调研,Facebook和YouTube的停留时长以拉美、印度、东南亚这些国家地区居高,为什么?人们生活在社交关系和生产关系的孤立中。英美人在内容类APP上的停留时间很短,为什么?他们开车,他们上班时候参与激烈的讨论,他们下班后去参加社会组织活动,他们还需要刻意远离比特空间的社交关系链,回到生活本身去。他们玩直播吗?玩,他们玩的是展示(display),不是秀(show)。有成熟社会基础和社会关系链接的人,更倾向于自我中心。而在阿拉伯国家、中国、东南亚,社会关系有某种程度上的集中化,社会角色固化,人们更难处理自己独处的时间,在直播间里造神狂欢正是基于这种社会心理学基础。

在Periscope上,没有主播和观众之间的狂欢,在地理位置选项上,北美和拉美上星星点点几个正在直播,点进去,观众少的可怜,而主播开心的分享自己的生活,没有套路也没有对金主的谄媚。2015年的3月,Twitter以接近1亿美金的价格将Periscope收入囊中,Facebook也在最近推出了自己的直播产品。

我的朋友总结出了直播的四个阶段,1.0时代是电视直播时代,这个荣光属于电视转播商,属于体育运动和全民赛事,属于统治本身。2.0的直播属于互联网发轫初期,肇于9158,成熟于YY,前几年的YY甚至想过自建舞台自己做星探自己做经纪人做类似于SNH48海选的造星。YY搭建平台,主播坐在房间内,绑缚在麦克风和椅子中间。3.0的时代是属于映客和花椒的,通过边缘切入淘宝和微博搭建起来的成熟网红生态,以流水线的形式将网红和女主播们送上了微博养号-视频出镜-淘宝代言的商业化道路。

然而本质上,这个3.0的时代依旧沾染着秀场时代的气质。打赏、土豪和空寂冷的在互联网上失去话语权的人们共谋了这场直播的滥觞。

映客和花椒搅动的这个市场可能正在快速进化中,两个平台上的主播正在数钱到手软,这种秀场模式最大的威胁可能是关系的不平衡,所谓全民直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4.0的直播应该是属于全民的,属于内容本身。

基于全民直播的内容最需要的是强互动、高质量的内容生态和优质的基础设施。根据一份公开的关于直播的市场调研,高达八成的受众认为直播的关键在于优质内容和互动性。而一个完整的手机直播在产品层面包含四个环节:推流端(采集、前处理、编码、推流),服务端处理(转码、录制、截图、鉴黄),播放器(拉流、解码、渲染)、互动系统(聊天室、礼物系统、赞),还不论其运营能力和市场能力。

和YY、优酷和一众有背景有财力的公司单打策略不一样,更多的产品愿意将直播做为主产品的一次进化,像nice、陌陌、美拍等产品,则前置了其直播模块,直播变成用户的选择之一。在淘宝和聚美优品的手机端,已经嵌入了直播导购的模块,“直播+”的逻辑更能机动地快速验证市场需求,不至于错过直播刮起来的风口。这便催生出了直播行业的另一门生意:直播SDK服务,其佼佼者是杭州一家专注于视频直播云服务的短趣网络公司。

短趣公司其实专注短视频领域已经有三年时间,旗下拥有一款精美的短视频社交产品趣拍APP,自从拓展移动直播的业务以来,该公司则专注于一站式解决直播产品里的所有痛点,最大程度减少sdk使用者的开发周期。从推流、服务端处理、播放到互动系统,所有会影响到直播体验的关键点都在SDK里完成封装。使用该SDK的开发者只需要聚焦于自己的产品特色,提出定制化的需求,就可以放心的将精力转到用户和市场方面去了。

据趣拍CEO王强宇的介绍,趣拍云服务要在SDK里解决的主要是三大核心痛点是:美颜、鉴黄和互动,并且可以提供定制化的服务,针对娱乐、社交甚至是母婴等行业的特征来定制其SDK。

根据公开的直播用户调研呈现的信息,超过70%的女主播认为美颜是直播产品是否贴心精致的重要体现。照片滤镜带来的美的愉悦必须得在视频直播上得到继承,女主播打开直播,映入眼帘的首先是自己经过美颜的面孔,而观众在屏幕的另一端看到的也是女主播经过部分改造的面孔,这多少有点儿1.0直播的趣味,直播是重大的,带有仪式感的,不洗头都不愿意出门吃饭见人的姑娘们,没什么能驱动她们素面朝天地和网友对聊一两个小时。

趣拍云服务在美颜层面的处理方式则是,以算法识别图像中皮肤部分进行色值调整,经过简单的颜色对比找到皮肤轮廓,对圈定的皮肤区域进行色值、透明度和白色图层调整,这一功能已经在趣拍APP和700个使用其SDK服务的产品里得到了验证和拥护。根据趣拍云服务的路线图规划,这一核心功能的打发与阿里云的节奏保持同步。阿里云的系统相机优化以及在视频直播方面的能力也会反哺到趣拍云服务中。

除了美颜的需求,另外一个困扰各SP提供商的就是内容的把控。斗鱼造人事件之后的4月14日,文化部公布查处斗鱼、虎牙、YY、熊猫、战旗、龙珠、六间房、9158等网络直播间,其三宗罪就是宣淫、暴力恐怖、教唆犯罪。以及后来在快手GIF上大量曝光的涉及人身伤害内容也掀起了一轮舆论讨伐。可以说,平台安全最大的隐患就在于UGC内容的不可控,格调一旦被拉低,则迅速卷来一批心存不轨的吃瓜群众,本质上来这对安心生产优质内容的主播和用户是不公平的。

目前市面上提供的鉴黄解决方案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对视频的定期截图,用图片来鉴黄。典型的服务提供商有阿里的绿网,图谱科技等。通常由业务系统接入该鉴黄服务,根据结果对直播流进行控制,例如切断直播流、禁用账号等。第二种是和CDN结合,直接对直播流进行分析,业务系统根据识别结果来控制直播流。这套方案的有点是实时性得到保障,缺点是必须部署到CDN或自己的机房,成本会高一些。

趣拍云的做法是:SDK用户只需在控制台对鉴黄服务进行配置就可以针对每个接入的应用、每一路直播流进行实时审核,审核内容包括色情、暴恐、时政敏感等。同时还提供了短信、邮件和站内信提供功能,避免任何造成损失的可能。

第三个痛点是互动体验,包括移动直播中常见的评论、点赞、打赏、礼物、弹幕等交互方式,交互系统涉及消息的实时性和互动性,在技术实现上大多是使用IM的功能来实现的,对服务器的压力也是比较大。面对复杂多变的网络状况,还需要根据用户位置就近选择近对应运营商的单线机房接入各种互动消息服务,让互动更及时。

除了评论和弹幕,礼物系统已是绝大多数手机直播平台的标配了,它是这些平台主要的收入来源。在手机直播平台上我们常常可以见到土豪秒榜、土豪对刷的情景,据报道,明星直播一场礼物收入几十万也是常有的事,一年千万收入的网红也不少。礼物的收发在技术实现上也是用聊天室接口做的,通常采用IM中的自定义消息实现,当用户收到或发送礼物时将自定义消息对应的礼物图形渲染出来。另外,面对大量用户刷礼物时,礼物系统对一致性要求就比较高了,所以在实现上存一份数据建多条索引是一种很好的选择,也可以降低对事务的依赖。

除了三个核心功能,流量成本和UI表现层也会直接影响直播产品的市场表现。对于直播产品来说,流量变化非常大,一天中直播的流量高峰期基本在晚上,有时候搞个活动,流量可能是平时的几十倍。趣拍云的服务基于阿里云CDN流媒体服务,经历过芒果直播《我是歌手4》总决赛的考验(该产品使用趣拍云服务),已经能做到千万以上用户同时在线稳定流畅。

有一则知名的“寄生创业”轶事。19世纪50年代的加州正在掀起一股淘金热,来自纽约的李维·斯特劳斯也离开家乡参与到这场时代的洪流中。最早他的商业计划是给淘金客卖帐篷和篷车顶的材料。然而帐篷和篷车顶的折损有限,他生产的成品无人问津。后来一次和淘金客闲聊时,其中一名说:每天躲在不见阳光的矿坑中,裤子都不知道磨破几条,也没找到多少金子。一句简单的话激发了李维的灵感,回去后,他立刻请裁缝将他带来的咖啡色帆布缝制成长裤,卖给淘金客。李维生产的裤子在淘金圈里形成了一定的知名度,这种裤子从此也风靡全球。或者当年淘金的少有成功者,而李维的裤子却获得了足够的市场及曝光,也就是今天的Levi's.

在直播这个风起云涌的行业,和西部淘金热的往事有太多的相似之处。具备一定技术实力、流量优势和圈子人脉的都已经卷起袖子上场了,热钱也正滚向这个行业。向来沉稳的BAT也相继推出自己的直播产品,腾讯甚至从体育、秀场、网红、互动各个角度去做矩阵产品来试水。在这个生态链里,打包签约女主播的中介(在直播行业叫家族和工会)、网红的经济公司,甚至网红本人,都会比平台本身更挣钱。家族长或者工会经纪人打包将控制中的女主播转会其它产品,价值孤立的女主播则为了更高的分成比例和更强大的话语权不得不加入家族。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直播产业已经入场的玩家接近300家,有人预估年底将迎来一次洗牌,或许都等不到年底。一月前我在体验的直播产品现在进去已经成为鬼城,banner条没有更新,timeline里仅有个别主播尴尬地盘活着生态,而产品背后的人和钱则已经去留无意了。

或许,这个在金矿旁边卖牛仔裤的生意或许真有的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