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絮纷飞的日子,思念,来的猝不及防(夏天的文章冬天发)

        转眼立夏到了,转眼小满到了,再转眼,该是夏至了吧。阳光灿烂,树荫斑驳。从前就读的那所中学对面街上,开了家新面馆,招牌朴素。晚餐时经过,索性进去点了碗手工面,之后正对大门坐下,看到光从门口漫进,洇在地板上,透在斜对桌姑娘发丝中。看到风从门口流入,扰乱斜对桌姑娘发丝。此时有个中年男人同两个小孩儿进来,孩子们走在前面,个头到中年人胸口位置,微胖平头的孩子活泼,另一个寸头,瘦削而安静。活泼的在提问,听不清问了什么。再看中年男人,觉得眼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小城有个特点,如果从小在这里生活,等到二三十岁还未离开的话,走在生活的那片区域的街上,基本都是熟悉面孔,叫不出名字也见过多次。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如此。似乎是我小时候偷去的一家的似乎叫“前沿网吧”的老板,于是记忆像音乐慢慢铺陈开来,到了激动人心的部分,故事和回忆慢慢打开。

       我在那里交过人生第一个同学以外的“朋友”,我在网吧最里面的房间,他走到我身边,用手搂住我的脖子,直截了当的说:“有钱吗?咱们交个朋友。”年幼的我没有太多办法,于是只好以十元钱的代价,换来他的自我介绍。“我叫……以后有事儿就找我。”名字早就忘了,只记得他说罢就伸出手,握手后就走了。遇到这种事情,一般没人会告诉自己的父母,因为自己本就是欺骗父母去网吧,知道了会被教育,而且极有可能挨打。在那里我用掉了全部的运气,以至于之后的整个中学时光,避开了早恋以及学业有成,避开了成为栋梁。

       不对,他不是那个老板,网吧老板更瘦一些,没有眼前这人憨厚和蔼。他应该是常去的那家软件耗材店的老板。那个计算机逐渐普及的年代,一两周攒下的零花钱,多半都是去网吧或者去软件耗材店买盗版游戏光盘和点卡的(点卡:网络游戏用于购买游戏时间的点券)。我常去的那家店叫“世纪软件耗材”。是一栋旧楼的临街店铺,有高高的楼梯,直通到门口,店门是从中间向外开的淡黄色木门,左右门上各嵌着两款方形玻璃。玻璃上贴着字,合起来正好是“软件耗材”。进去以后左右分别有货架靠墙。左边放耳机鼠标键盘等硬件,右侧是正版游戏。两个货架夹着的正中,两张木质桌子拼在一起,放着多个长方形塑料筐,里面堆满了各种当时最新的游戏以及各种办公软件和操作系统的盗版光盘。老板在房间内靠左单独摆放的桌子后的位置坐着,桌上有台电脑。有时候去老板在打游戏,有时候则是看电影。买过最贵的是“豪华版仙剑奇侠传三外传”买过最多的点卡是奇迹和魔兽。再后来,那一整栋楼都被拆除,我也在外求学。

       时隔多年,岁月在他脸上并没有进行随性的雕琢和创作,甚至肤色也未变化,还是当年的样子。我停止回忆,他们坐在我身后,这次我听清了,活泼的孩子还在提问,是脑经急转弯,却像极了冷笑话。前者听完后人们说:哦原来是这样,恍然大悟。后者听过后人们说:哦,好冷,原来是这样。

       默默吃过晚饭,没有同他打招呼,走出店门。柳絮纷飞的日子,思念却来的让人猝不及防,倒有几分像这阴晴多变的天气。我想起了那家,在拥挤市场旁的网吧,想起了一起上网的同学、朋友,想起了那家,开在老旧楼房临街店铺的软件耗材店,想到了同去的同学、朋友。

        想到了李阳告诉我的那两句话:青云直上,曲故情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