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更北

算下来,离开北疆已快一个月了,但仍会不停的想起那段不可思议的旅程,还有可以将人融化在蓝天里的喀纳斯,它是否还在那里?它的名字是叫喀纳斯吗?

我不禁半信半疑。

每年的暑假,一年一度的假期游早早就在讨论的日程上,在大大的中国地图上,我们经过几番讨论和考虑,终于在上海画了红色的点,又在乌鲁木齐那里画了一个点。

中毒新疆已经很久,但那么辽阔的地域面积,跟团游的种种不便,自驾又需要更长的时间和狭小的汽车空间,再加上一些传闻中的不安全因素,导致很难下定决心,反倒被一再搁置。

终于下定决心自驾的时候,就好像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即便做了最充裕的准备,旅途中仍有种种不便和不如意之处,但新疆之美,使得所有的记忆犹如过了一层细密的筛子,那些不痛快很快就被筛出了记忆的阀门,像冲水马桶一样一冲而走,更何况,本就少之又少,而留下的犹如被注射了活性因子,一直在脑海里弹跳,如果不写点什么,它们可能会一直这么不安分下去。

而我,终归要回归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

一直在想用什么方式记录这段太美好的旅途,这天堂一般的胜境美地。无非是图片和文字,但网络上已经太多新疆的游记,和专业人士的风光大片,我的文字也许就像沧海一粟,连朵浪花可能都没来的及激起,就淹没在网络的浩瀚海洋里了,况且我用一个普通手机拍出的照片,又能传递出多少的新疆之美,可能连千万分之一都没有,我写这些会有什么意义?

只是给网络的文字之洋,浩瀚的北疆赞歌里,再添一些微不足道的细枝末节,这样想着,还没开始就感到了一丝犹豫。

也许是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当做一份思谋已久出游的课后作业,和对旅途中偶遇的那些人和事的一种交代,也权当给记忆找到了一个封存之地。

于是,开始了书写,搜肠刮肚。

记忆总是非常顽劣和调皮,仅仅一个月的功夫,它们就像零落的珍珠,被散乱的丢弃在了沙滩上,需要一颗颗小心捡起,安排合适的位置,串成搭配匀称的项链,戴起来才方显真实。

但记录下来的就真的是那里吗?

那可以将人消融在蓝天里的喀纳斯,那灿若星河的漫山遍野由野花铺就的草地,那优雅如雕刻大师杰作的天鹅,还有只有在油画里方可想象出来的百骏图,天山就更不必说了,找不出任何词语去描述过天山时的遭遇,此种遭遇恨不得来个七八十来次。

说天堂,不知是侮辱了天堂,还是侮辱了北疆。

其实来过,也就不曾真正离开。

继续走, 就走进了蓝天 
既愿是那被巨大乌云投影的山,又愿是倒影了山的那汪水.
灿若星河的野花铺就的草地
不小心打翻了一大桶牛奶
七仙女下凡就住在这世外桃源
吃野花长大的羊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