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小事

      阴天,色调有些阴郁。窗外,像是有雨水落下来,敲打在防腐木上不停地发出叮咚声。探出头,空中飞舞着的明明是细细碎碎的雪屑。整个世界分明都是动的,而我的心却格外的安静。这是一个暖冬。

摄影:萧野

      刚刚,母亲打来电话。说都因为我多管闲事被别人找门子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出啥事了,还被人家找门子。第一时间回忆了一圈,我从来不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呀!赶紧追问:“怎么了?”

      母亲哈哈笑了几声,接着说:“早上有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说大姐,是我呀,你不记得我了?就是上次在大道边,你和你女儿女婿经过,把我捎回去那个……”


摄影:萧野

      原来是这个事啊!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我说呢!事情是这样的:

      上次回老家修理家门上的报警器,行至通往我们镇方向的十字路口,一位中年妇女在路边招手,我让我家先生停下车,赶紧下车询问情况。是一位中年妇女,五十岁左右,系着围巾,穿着朴素,一看就是普通的乡村妇女形象。见我下车,她赶紧过来问:“大姑娘,能捎我一程吗?刚刚我送我妹妹回家,一起坐着她的车送到省道大路口,却发现出门太急没带钱,没法自己坐车回去……”我没认真听,已经初冬,阵阵冷风吹过,也不知她已经走了多远到了这里,我赶紧拉开车门让她和母亲坐在后排。我则来到前排坐副驾驶。

      “大姐,你们要去哪个村?”她问母亲。“XX。”“哦……”她略有所思。“你呢,大妹子?”“我去巨岩村。”我一听,就明白了她语气里的顾虑与遗憾。因为她的村离我们村还有一段距离。因为家里还有事情要处理不能把她送过去,于是我悄无声息的拿出钱包,找出五元钱零钱,回过头塞给她。母亲愣了一下,也当即明白,帮忙把钱递过去。

      妇女一看,果断拒绝,说:“不用。我走走就好,真的不用。”我说:“还有那么远,你就收着吧,又没有多少钱,块把钱的,现在能干什么事儿啊?”她一直推搡着说:“不相不识的,怎么好意思要你们的钱,真的不用。能把我捎到你们村我就很感谢了!”我不容分说,用强制性的语气说:“谁还没点困难,都是邻村,整这么见外干什么!”

      实在拗不过我,她接过钱一看,又塞给母亲两元。她说:“三块钱坐车就够了,多了我真不能要!”她又问母亲:“你是XX村谁家?”母亲说:“多大点事儿,快不要问了!”可她一再说:“让我知道你姓啥也行啊!”于是母亲半遮半掩应付着告诉她:“你就知道我是西咀娘家,你们村某某某是我姑舅姊妹就行了!”说话间就到了村口,我让我家先生把她送到车站点,我一直深深地记得她下车时久久不关车门盯着母亲的脸看时的表情,里面是满满的感激。

      没曾想,顺便的事,都过去这么多日子了,她竟给母亲打来电话。说她又去了我们村打听,把村里西咀娘家的排除了一遍,又找了村干部,村干部听完就大概知道了,领着她去大伯家要来母亲电话,说去村里一问知道果真是遇到一家好人,养了个好女儿。多亏那天帮忙,因为她常年腿疼,压根走不了远路,现在这社会哪儿还有这样尽心尽力帮忙的好人啊!说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有时因为一块钱也能难住人,有时一块钱也能帮大忙。说以后回老家一定要告诉她,她好找母亲耍耍。

      母亲说:“咱又不图她啥,不能再告诉她,那么点小事,她再拿东西去探望,那才惭愧呢!”我应和着说:“是是是,我还不知道你!?”

      像这样助人为乐的事,甚至比这困难麻烦的事我几乎只要出门就做,从来不考虑后果。这都得益于我有一个爱管闲事心地善良的母亲,她用她一生的行动感染着我,让我知道无论社会风气如何改变,只管做好自己心安理得就好。想到《超级演说家》刘媛媛那句热血沸腾的演讲:“我不是来适应社会的,我是来改变社会的。”虽然我没有慷慨激昂的说辞,但我会默默无闻的坚持行动。

      我也感谢这位大姨,她教会我知恩图报,心怀感激。让我更有力量去做有意义的事,让我知道无论怎样的寒冬,我们心底都要保留一丝暖意,送给他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