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 巨浪(上)

第三十六节  巨浪(上)

01

对于一个涨停板的股票持有者来说,看到抛单越来越稀少,总是特别的心定。小温早已把今天多买入的部分全部用小单子陆续平仓,同时又用融资买入的方式挂了很多涨停板和买二价位的买入单。这样看上去涨停板上的封单其实依旧是超过五十万手,只是小温自己知道,需要成交至少20万手,才能轮到他们自己成交。

老曹也在默不作声的看着行情发呆。飞黄建设眼下的图形太好看了,他几乎可以确定,只要周末消息放出来,周一应该非常轻松一个涨停板,这个票就会彻底变成股民嘴里的“妖股”。

妖股有三大特点:连续涨停板,巨量换手率外加没有基本面。飞黄建设眼下已经初露苗头。这当下,正是PPP概念炒的最热火的时候,叠加区域振兴规划,混合所有制等等概念,飞黄建设的预期可以用“随意想”来描述。市场参与的情绪已经被今天这根穿头破脚的光头大阳线彻底点燃。

老曹当然很开心,他默默算了算,起码可以盈利3000万。除了对盈利的兴奋以外,他还有一丝莫名的警惕,太顺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呼噜震天响的李中,无奈的摇摇头:“难道这小子是自带光环么?”他摸出了一颗烟。几口呼吸之间,烟雾笼罩,烟草的香味充斥着屋子,阳光正从大窗户上穿进来,淡蓝色的笼罩着,说不出的安静。可老曹就是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抽紧,“我这是怎么了?”他把只抽了两口的香烟掐灭在烟灰缸,起身站在了窗前,胡思乱想。

跟徐牧和谢顶的淡定比起来,黄飞明显有点心不在焉。徐牧看在眼里,也并不说破。只是跟谢顶聊些无关股票的话题。谢顶倒是看出黄飞心里有事,他拿眼色跟徐牧比划了几次,发现徐牧只是淡笑,心里也顿时了然。于是这三人,一人智珠在握,一人插科打诨,还有一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连应付都十分艰难。

02

苹果的手机放在自己手边,下午两点50分准时响起。电话里是谢顶沉着的声音:“两点五十九分开始卖出,让你的伙计们打起精神,一键清仓,会么?”

“刺激啊!”苹果立刻来了精神,“我马上安排!”他立刻挂断电话冲着其余几个人喊了起来:“没有交易的账户,统统打开笔记本电脑。一会儿听我口令,一键清仓!再说一遍一键清仓!再说一遍,一键清仓!”

他说完意犹未尽,又冲圆脸小眼镜道:“一会儿给你看大片,让你看看啥叫砸盘。”

说罢他毫不理会小眼镜喃喃自语:“这么好的行情,干嘛要砸盘呢?真是不理解,明明可以干两个涨停板至少,这不是跟钱过不去么。”

“你啰嗦什么,还不赶紧帮忙开笔记本电脑,这好几十台机器呢,快来。”一旁的小伙子朝他不满的说到。

李霄云走进别墅客厅的时候,恰巧听到小温难得的大声喊:“李中起来,快起来。我操……”

她赶忙走到电脑屏幕前,此时老曹也已经目瞪口呆的看着显示器,他终于知道了自己内心的那一丝惶恐到底是什么:盘子上,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飞黄建设是上海交易所上市的股票,所以没有最后三分钟的集合竞价。就在所有人都觉得下午没什么故事的时候,巨变陡然而生。在最后一分钟的时间里,飞黄建设的盘面铺天盖地的丢出来足足50万手成交,封住涨停板的所有资金全部成交。

李中原本是迷糊中被叫起,但他几乎一秒钟就反应了过来,迅速打开交易软件,一边大声喊:“你俩愣着干什么!赶紧帮忙撤单。”

但无论如何已经来不及了。小温最先发现大抛单,所以他还撤了几笔委托,而李中打开账户,光是查到没有成交的委托单,就要几秒时间,而那几秒钟,就连原本没成交的单子也已经成交。

这一分钟,如此的迅捷,也如此的漫长。长到很多年以后,老曹依然觉得自己似乎还没从那一分钟里走出来。

就在李霄云揪心到承受不了的时候,盘面的抛单消失了。

收盘了。

03

至少有10秒钟的冷场。客厅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没有。

“黄飞!一定是黄飞!”小温一拳砸在桌子上,“只有他可能有这么多货。什么老庄!这里面的庄就是黄飞!不然他不可能不提醒我们。李中!打电话给黄飞!”

“都成交了么?”老曹一旁问道,他当然知道,按照风控要求,产品户不能买超过规定比例的仓位在一个股票上,但委托应该不再限制之列。

“基本都成了。”李中的神情看不出到底是爆发前的平静,还是毫无准备的平静,“而且还是融资买入。”他闭上眼睛,这个项目所有的细节一幕幕像电影闪回一样在脑海里,不断掠过。

李霄云问小温道:“要不要跟田晶打个电话?”

小温还未回答,手机就响了,正是田晶。他低声说了几句,环顾一周,拿着电话进了客房。一时间屋里又安静了。

老曹实在受不了场面上的极度压抑,他明知也许瞬间李中就会爆发,所以,他选择安静的走到门边,打开门,摸出了香烟。

李中的眼睛瞬间睁开,他想通了很多。

李霄云看着李中:“你应该给黄飞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黄飞。”李中抬头看了一眼李霄云,他的眼神中充满了疲惫,语气里也带着一丝近乎于绝望的味道,像是彻底被击垮了,“是徐牧。从一开头,就是徐牧。我太傻了。”

他的手抖着,端起了茶杯:“从谢顶来上海,就是一个局。这个局也许他们要坑别人,也许他们就是要坑我,但终究,我自己跳了进去。我还自以为这是一次翻身仗的机会!我真傻真傻真傻!!!”最后这三声“真傻”,李中用尽了力气喊出了声,然后把手里的茶杯直接摔在了液晶显示屏上。

屏幕碎了一片,满地狼藉。李中头也不回起身就朝屋外走,李霄云浑身颤抖,站都站不住。老曹看李中已经走远,连忙对李霄云说:“别愣啊,跟上他!总归他要想办法的!”李霄云这才像个木偶一般追了出去。

04

“没做T的都出完了,”谢顶挂断了小苹果的电话。

“那就好,咱们幸不辱命。”这句话是徐牧对着黄飞说的,“黄总这会儿应该高兴才对,所有暗地里的筹码,今天基本出了个八八九九,周末你想想办法再发几个公告,明天一个震荡基本都可以撤退了。”

“是么。”黄飞的脸色极其的差,“那一会儿李中问我,我该怎么解释?”

“问你?问你什么?”徐牧嘴角上虽然是笑,但其实更多的意味儿应该是讽刺,“问你今天大宗交易准备折扣价多少么?”

“别天真了。”谢顶到底是心里有些不忍,“大宗交易基本没戏了,产品户不出意外的话今天铁定超仓。你还是想想你自己的事吧。”

徐牧斜眼看了一眼谢顶。黄飞苦笑道:“那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周末如果李中找我,我该怎么回答?”

“跟你有什么关系呢?”徐牧又一句反问,“你才是受害者。你为什么等李中找你?应该你拍着桌子找李中呢。”

看着黄飞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谢顶犹豫着道:“其实没必要不放黄飞回去抛股票。”

“哦?”“我也看出来了,黄飞肯定偷摸又买了飞黄建设,所以下午才那么急。又不能跟我们说。”谢顶解释道。

“那你放他回去卖股票,小苹果他们怎么办?”徐牧换了一个沙发坐下来,仰望天花板,“更何况,我还指望周一有个砸盘主力呢。”

谢顶的手机响了:“是老曹。估计这会儿也坐不住。我怎么跟他说?”

“什么也不知道。这个项目跟我们有关系么?”徐牧冷冷道。

“周一多数大幅度低开,老曹这,”谢顶彻底说不下去了。

“跑得快就能活着。这是股市的铁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