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花成名记(49)如何面对

她又亲上郝睿的脸,说:“我快受不了了。”

“小花,你怎么了?”郝睿看到她这个样子,心里又痛又恨,又担心,他抓住小花的双肩,用力的摇晃着她,“你快醒过来啊!小花,你别被毒品毁了自己!”

小花被他用力推开了,她还是扑过去抱着郝睿,把头靠在郝睿的肩膀上,说:“你快亲亲我。”

郝睿见她这般失去理智,他一气之下,将小花横空抱起,走到浴室里面,将小花放下,把淋浴的喷头打开。

一瞬之间,冰冷的水流哗啦啦地浇到两人身上。初秋时节,水色清寒。

小花顿时感觉到一阵凉意袭来,有那么几秒钟,她有些清醒,她在不断的流水中,模糊地看到郝睿满脸心痛地看着她,帅气的头发也被浇湿了,显得很狼狈。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好像是在说,“你快醒过来吧!”

让她醒过来?她现在是醒着的啊!

她心想,随即笑了笑,可没过一会儿,她感觉到她全身还是在发烫,在冰冷的水里倍觉清爽,体内的欲望又一次席卷而来。

她再一次难受地搂住郝睿,迷离的说:“快抱紧我,我需要你!”

就在她准备亲上郝睿的嘴时,她被郝睿一把推开,突然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痛。

郝睿一巴掌打到她脸上了!

她有些愣神,直直看了郝睿好几秒,然后再一次扑到郝睿怀里。

郝睿原本以为小花会清醒,可没想到小花却丝毫没有动容,依旧一脸难受的样子搂着他,喊着:“快亲我!”

渴望他能满足她自己此刻内心的空虚,与情不自禁而来的,汹涌澎湃的欲望。

郝睿气愤而无奈地定在那里,任由小花紧贴着自己,抱着他亲来亲去,双眼狠狠地瞪着小花,足足瞪了好几分钟。

时光倒转,画面停留。他曾经无数次想象过什么时候,如何才能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此刻,他对她丝毫没有想法,而她却自己扑了上来。

该怎么办?他在心里犹豫着……

******

翌日,小花早早地从梦中醒来。当她睁开惺忪的睡眼,却发现郝睿穿着浴袍躺在自己身边。她有些微微一愣,立马低头看向自己,自己也穿着白色浴袍。她突然意识到,昨晚她和郝睿似乎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她忽然有一种惊喜、甜蜜的感觉。

她曾经和无数个男的上过床,却唯独没和自己心爱的男子在一起过。曾经,她感觉有一种莫名的遗憾,而此刻却感到了欣慰。

可是,她已经被很多男的睡过!

如今,她感觉自己似乎能和别人一起放开了恣意上床,却不能接受自己和她所爱的人一起,她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和他在一起,她始终放不下那道槛,清白,忠贞,名节,一道道摆在她眼前,让她望而却步。

昨晚,她和他二人有多亲密无间,她都没有了记忆。她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她更加懊恼,和痛恨自己。她非常非常厌恶,现在的自己。她是那么肮脏,而郝睿依旧干净如初,她突然觉得自己玷污了郝睿。

复杂的心绪涌上心头,令她又回想起过去的经历,她又一次地陷入抑郁之中。

她的眼泪不自觉的,缓缓地淌下来,脸上弥漫着浓浓的忧伤与悲痛,低低的啜泣着。慢慢地,心头的苦闷渐渐升级,她哭得也大声了。

很久之后,她才发现郝睿醒了,她连忙止住哭声,转过头去,不敢看他。

郝睿也许昨晚是累坏了,小花哭了很久,并且越哭越厉害,声音渐渐变大之后,他才悠悠醒转。

此时看到她哭,并哭得那般伤感、撕心裂肺,他有些心疼,也有些纳闷。

他起身靠过去,挪到她身旁,轻轻搂住她的肩膀,安慰地问道:“小花,你怎么了?为何哭的如此伤心?”

小花没有理他,她心中根深蒂固的抑郁心理,在悲观地思考着,质问着,呐喊着。

为何人生如此无常?早知道小草真的要死,她或许就不会去贿赂那个导演,也不会失身于人,如今就更不会,没有勇气,去面对郝睿。

郝睿凝着眉宇,双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脸,替她擦掉泪痕。小花见此便控制自己的情绪,可依旧哽咽着,喘着气。眼里只有无尽的哀伤,痛苦,绝望。

郝睿看她不理会自己,忽然又意识到自己和她都穿着浴袍睡在一块,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他有些试探性地开口道:“小花,你是觉得昨晚,我们……”

双眼一直捕捉着她的神色,却发现她没有一丝反应。

“你是不是以为我——趁人之危?”郝睿又问她道。

她还是不理会他,自顾自的发呆,低声啜泣着。

郝睿想告诉她,昨晚,其实他们什么也没发生。他不过是再次把她抱到浴室,用冷水使劲浇她,让她褪去身上的火热。

她一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他不得不帮她把一身湿透的衣服给脱掉,换上干爽的浴袍。而他自己的衣服也毫无避免地湿透了,所以也换上了浴袍。

也就是因此,小花才会误会他吧。难道她是介意自己看到她的身体?

他依旧替她擦着眼泪,柔声安慰她道:“对不起,小花,昨晚,我见你衣服全湿透了,我就帮你换上了浴袍。但是我没对你做什么,你相信我。”

小花听到这句话,身形不由微微一动,心想原来是自己误会他了。

郝睿又将她的下巴微微转过来,正对着他,深深地看着她,轻轻地说:“小花,如果你介意,我向你道歉,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

小花听了,心里倍觉感动。他果然是她爱的人,有担当,负有责任感。

郝睿满脸深情地望着她,说道:“小花,我现在终于明白,你之前为什么要和我分手了。你总是习惯逞强,一个人扛下所有的痛,这让我更觉得心疼。小花,我知道,你还是在乎我的,我们重归于好吧,好吗?”

小花听到这话,心头忽然一暖。

她真的很想答应他,想现在就抬眸看着他,笑着说:“好!”

可是,她没有看他,依旧低垂着眼眸。她调整了下自己的心绪,再一抬眸,已是冷若冰霜。

她冷冷地瞪着他,说道:“既然我们昨晚根本就没发生过什么!你也用不着对我负责!郝睿,我早就不喜欢你了。”

郝睿见她这般冷淡回应,心里顿时蓦地一震,满眼诧异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你别妄想了!我还不清楚你的心思么!”

小花盯着他,眨了下眼,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你来这里就是想巴结我罢了。我现在有钱了,你正好趁我伤心的时候安慰我,对不对?你以为我一定会对你感激涕零,对不对?或者说,如果我不幸出了意外,死了,你就想拿走我的钱,霸占我的财产,对不对?我告诉你,你做梦!你放心,我死不了。”

郝睿愣愣地看着她,振振有词地说着这番话,心里只觉深深的痛。

“你赶紧从我眼前消失,别再让我看见你!快!”小花恶狠狠地冲他喊道。

“小花,你怎么了?你这样做,让我感到非常痛心。”郝睿皱着眉头,满脸担忧地凝着她,说,“小花,我真担心你以后的日子。”

“你别再假惺惺地和我说这些了!我还不清楚你么?你就是个趁人之危的伪君子!”小花拧着眉骂他。

“你赶紧给我滚,别再让我看见你!快!”小花用手指着门口,再一次恶狠狠地瞪着他,冲他喊道。

听着她一句句伤人心的话,郝睿觉得很难受,他一直仔细看着她的眼睛,眸光闪烁,他似乎看出了她眼里有些不忍。他觉得小花一定是故意这样对他的。她心里一定有她自己的苦痛。

她想赶自己走,可是他却偏偏不能走。

他想好好劝导她,让她说出自己心中的痛。

他再一次用双手抓住她的双肩,却被她狠狠地推开了。

“你不要碰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一副软弱无能的样子,空有一副好皮囊,就想泡美女,吃软饭。”

小花毫不客气地骂着他,侮辱他,就希望他赶紧走。

郝睿尽量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他心平气和地劝小花道:“小花,我知道你是装的!你心里一定很苦。可你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我说的?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你,帮助你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