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邪

        我的名字叫解忧,它像我的名字一样一个为国家解除忧愁的公主,这是我一生作为女子的悲哀。我站在城下栈桥上火红的嫁衣,它鲜艳浓烈如此,刺得人眼格外生疼。那一天我仰首望向你的目光,带着含泪的笑。轻启的唇角,吟咏那首上邪,说出的只是“我愿与君绝。”看着你脸上滑落的泪,为什么在已是初秋的天气里我却仿佛看见了一场倾世凄美的桃花雨落?


        我出生于长安,却在将近十四岁时才第一次真正看见它的面容。我注视着被武士及他们闪亮的兵器肃穆包围着的家园渐渐离我而去,默默憧憬着我将遇上怎样的快乐和幸福。只有我知道那撒满离家之路的甜蜜想念的来源,知道那张明亮的面孔或许正挂着那轮醉人的柔软微笑缓缓迫近。我出宫啦!从此带着浪漫的心情踏上另一条优美的征程!

        我像一个纯粹的陌生人,畏首畏脚地造巡于那晚长安城狂放情趣的边缘,慌张地面对市井呈予我的声势浩大的热情。我那在宫里称得上蓬勃的想象力第一次遭受了惊讶,因为现实已超越了想象使它变得乏味而苍白。我的子民们隐藏在各式动人的面具下像对待邻家的女孩儿那样友善地同他们的公主开着亲切的玩笑。


  我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以及在他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我十四年的生命所孕育的全部膘脆的向往终于第一次拥有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形象。我目瞪口呆,仿佛面对的是整个幽深的男人世界。

     在我最好的年华遇见了他,他的眉毛可漂亮了,是那种剑眉,透着英气。泛着轻轻的品色,他笑起来的样子啊,好像春天里最亮丽的一束阳光。我的第一次“胜利逃亡”就如此惨淡而难为情地草草收场。可那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旅行,它使我像一个真正的女人那样 拥有了那种诱人的被称做藕断丝连的甜蜜心情。我爱这座城市,因为他的存在。我望着窗外长安城的车水马龙,彻底地将灵魂交与了它。并从此开始两人一生纠葛不断孽缘难割的那个初春之年,已经很远很远了,时间久远得恍若一个难以触及的梦境。


  我们一如以前无关于天下苍生的快乐,却不知长安留下又一批孤儿寡母,又一批残破的家庭及被悲伤压弯脊背的父母。留下五座悲情城市在肆虐的大火及纵横的泪水中哀号颤抖。在三年之后圣旨下达,命运降临的残忍时刻悲伤而迅速的成长起来。我只是为了顾全与乌孙联盟共断匈奴的大计的牺牲品。

  天下在某种意义上讲是皇室最大的敌人。这就是为什么神策军总是要挑选世间最健壮骁勇的武士。因为我们手中有传统赋予的绝对权力,掌握着天下人的命运及幸福。并从此开始两人一生纠葛不断孽缘难割的那个初春之年,已经很远很远了,时间久远得恍若一个难以触及的梦境。


        哪有做母亲的盼望女儿哀愁,怕只怕有一天哀愁冷不防来了,她还傻傻的敞开胸怀当做幸福去拥抱,对于女人,没有理想抱负,反倒是个优点。有了它只能使你的路途更凶险,前程更难测。我只想这辈子能当个完完全全普普通通的女人,和喜欢的人相守一生。

            我第一次自觉地对命运服从的旨意,这一次服从是由于我早已无法抗拒的心。我曾经怀揣着飞蛾扑火一般的莽撞坠入爱情,那曾经无忧无虑的生活从此将具有沉实的走向,从而真正与我的幸福发生情感上的断绝。


     无边的寂静,仿佛月亮布下的台阶。院当中有一人盘腿静坐,头发挽一个髻,身披亮丽鲜艳的长衫,与周围冰冷的黑暗宣战。他微笑着凝视头顶幽远的星辰,面色苍白如冬天的第一场雪,明亮而皎洁,令人心痛的优美。

        我要去和亲的头天晚上终于见到了他!这一切曾经是那么艰难,而这一刻来得又是那么难得。如同第一次见面那样偷偷流出宫去玩,我们俩都是一脸一身的冷水,而我的心却软软地融化在某种醉人的温暖里。我当时在想:这一刻意味着什么?是梦醒了,还是梦刚刚开始…你能理解吗?


  难道就是我所期盼的宫外生活?那令我朝思暮想的、被嘹亮的歌声和欢悦的面孔装饰起来的长安夜景,现在似乎变得更加遥不可及,那曾令我身心颤抖的离家出走的激情,被周围海一般绵延的枯燥与孤寂嘲弄得体无完肤。

        宫里的一池春水,池中养花,碧波青莲,莲下有鱼,赤尾银身,嬉戏成趣。于池中泛舟,舟借水势,水就风势,破浪徐行。天气好的时候,雾霭穷尽,能窥见东宫宫墙一隅,缀满青苔。无论是想要的,不想要的都再也见不到了。第二天早上,在所有臣民的眼中,我穿上了红色的嫁衣那么第美丽,却不是嫁给我想要嫁的那个人。我来不及说带我走,走哪里都好,天下与我们和干,就这样踏上了不归的和亲之路。


  三年后回想起来,也许这就是我们不得不接受的命运。生存在这样的一个年代,每个人都有自己无可奈何的选择,无法不妥协的现实。我为了避免更多的战争与死亡,以女儿之身和亲乌孙的茫茫不归之路。在乌孙的地界上,我对你的思念成疾,直到可以解脱的那一天,我看见你说“解忧,我回来了了。”

        我们所谓的爱情,意味着长相守,意味着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就像峭壁上两棵纠缠在一起的常春藤,共同生长繁茂,共同经受风雨最恶意的袭击,共同领略阳光最温存的爱抚,共同枯烂腐败,化做坠入深潭的一缕缕烟尘。它的崇贵需要两股庞大的激情,两颗炽烈的心灵。真正的爱情是无坚不摧的,不论是天上的神明还是地狱的命官,都不能让我们屈服,因为它本身就是天堂,代表着生命最崇高最健全的境界。

  

       如果可以,我多想回我们的长安,回到那一年,你走到我面前说“解忧,我喜欢你”的那一年。


用尽一生吟咏上邪,却换不来来生相见

花月无声

流水无情

念来初见

心心相印

昔年兵戈刀刃烽烟四起

远去

曾道非世间五绝

怎敢与君绝

一声寒噤,回眸故人已去

声凄凄,情漫漫

灯火阑珊处

孤影独站

情何在

吟遍上邪又如何

人终尽

愿来生不再相见


番外:

回首昨日,山河依旧,觉近在咫尺,伸手却触摸不到你。当年你嫁衣入火,灼我心怀,可久已冰凉的心底,最是熟悉的背影。一世桃花,怎能换来三世相守。离开或重见,不过一念,相守或成全,又有何别。怎想,你用尽一生咏遍上邪,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曾道: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惜情,奈何,若此生与你无缘,愿来生不再相见。

解忧……今生亦不能相守 来世再续前缘....我等你在那个开满桃花的季节......

吾生不逢时,忠君报国,一生所爱,相隔万里,遥遥相望,魂牵梦绕,大漠深处,风餐露宿,永生守候,此生不负,墓碑之上,铭文篆刻,大汉右将军常惠与挚爱发妻解忧之墓。也许是前世的姻 也许是来生的缘 错在今生相见 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奈何,奈何......


独白:

视今物质,人多忙碌,情感空虚,难得痴爱!得一知己,愿乞终爱!逢听上邪,感叹万千!



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

从此残阳烙我心上如朱砂。

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却如何一夕桃花雨下。

问谁能借我回眸一眼,

去逆流回溯遥迢的流年,

循着你为我轻咏的《上邪》,

再去见你一面。

在那远去的旧年,

我笑你轻许了姻缘。

是你用尽一生吟咏《上邪》,

而我转身轻负你如花美眷。

那一年的长安飞花漫天,

我听见塞外春风泣血。

轻嗅风中血似酒浓烈,

耳边兵戈之声吞噬旷野,

火光里飞回的雁也呜咽,

哭声传去多远。

那首你诵的《上邪》,

从此我再听不真切。

敌不过的哪是似水流年,

江山早为你我说定了永别。

于是你把名字刻入史笺,换我把你刻在我坟前。

飞花又散落在这个季节,

而你嫁衣比飞花还要艳烈,

你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

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


《上邪》: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锦瑟嫣然 三月,长安城外飞花漫天,又是个桃花盛开的时节,粉团锦簇、分外艳烈;纷飞的花瓣在微风里交织着、缠绵不绝...
    锦瑟嫣然阅读 1,225评论 12 15
  • 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处墓葬。墓志铭上记载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之墓。考古人员发现墓中主墓室存放...
    夜之转生阅读 412评论 3 10
  • 我的名字叫解忧,它像我的名字一样一个为国家解除忧愁的公主,这是我一生作为女子的悲哀。我站在城下栈桥上火红...
    恩心_8b4b阅读 127评论 5 4
  •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在朔方郡等待的年月里,...
    依旧花落知多少阅读 44评论 0 0
  • 《上邪》创作背景:二零一二年,陕西西安考古又发现一处墓葬。墓志铭上记载其为一位将军与一位宗室女子合葬之墓。考古人员...
    寸莘言阅读 11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