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小诗十篇

书如故友常相会,笔似山妻更不离。


红叶竹马,左手编程,右手诗歌,毕业于厦门大学。鹭岛情深,今居榕城。观天地深,怜草木悠,煮字疗饥,旅行寻道,常年溺于文史哲,与榕城众书友,自歌自舞自开怀。

诗是什么?余秀华说:诗是我们摇摇晃晃行走在人间时的拐杖。当那些语言文字以奇妙的排列组合展现在我们面前时,唤醒了我们生命的肌肤之感,好像有了另一双看世界的眼睛。里尔克说,要成为诗人,必须有想象力和神的视力!

对我而言,诗歌是伴随我灵魂成长的伴侣,是缪斯女神对人类生活的救济。

序言:

人们常说,文学是一盏灯。然而不是倒空的杯子,不是压伤的芦苇,难以发出馨香甘甜的赞美。我们生活在一个浮华的社会,极少有时间静下心来观赏心灵的田地,然而我愿祝福你们,成为世界的光,即使你身旁有阴影,那是因为有阳光沐浴你。

凡文艺百种,皆精神之食粮。人生有文化而过精神生活,有精神生活而别于动物。而各种文艺之中,以诗歌最为纯粹,可称为纯文学之类。本来诗歌的意旨实在抒发,情郁于中而发之于外。亦有人说,诗歌以美语为本身目的,诗是自足于诗的。但我以为,诗为外,志为内。到底还在抒情言志。《毛诗序》早在两千年前就说了: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

诗歌可称是文艺中的精灵。这可以从两方面讲。一是诗歌的起源。上古时诗乐舞不分,人类有的是集体意识,而没有个人意识。这些集体意识现在还存在于我们的脑海中,心理学家荣格称之为“集体无意识”。所以诗歌能给人予神秘体验,仿佛追溯回那个原始的年代,这是其特殊的瑰丽所在。二是诗歌的技巧性。诗歌与其他文体的一大不同,在于它组织的经济性。既要经济,那更要讲求炼字炼句,文学上的各种技巧手法,于诗更为突出。诗经便已有赋比兴;再则各种修辞手法,诗歌里是全的,而且是运用得最高的。这是诗歌之所以在纯文学占有最高地位的缘故。炼字炼句,原在炼心。“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岂非鬼魅精灵?

文体百种,可爱者甚多,我独爱诗歌之歌以咏志,要言不烦,音韵优美,要眇宜修,意境独高。曾有言:诗歌是我一生的情人。现在想来真是少年的狂言。越写诗越觉得诗难写。所谓爱看着脚镣舞蹈,脚镣就是限制,诗歌的限制也是诗歌的美。各种诗体我都有所尝试,亦曾遍观名家之作。大体而言,于中国古代诗人中,杜甫在格律诗的成就最大,李白在古体诗的成就最大,王维的诗多有可观,苏轼于词的成就最大,所谓成就者,能影响一代人乃至几世代人者。然而我所爱的,不过是李商隐、纳兰性德等情歌王子。中国现代诗歌流派,又偏爱新月派,所谓音乐美,绘画美,建筑美,提的很好。当代可说的有北岛、顾城、穆旦、汪国真、席慕容、郑愁予等。外国诗人最喜欢的是圣经中的金诗人、竖琴手大卫王。其次是东方的哲理诗人泰戈尔和纪伯伦。再有就是普希金、拜伦、雪莱、济慈、叶芝、聂鲁达、兰波、波德莱尔、岛崎藤村等。最近又在读莪默。可见我主要的偏好还是情歌,其次才在哲理诗。

诗集体现我曾经在幽幽暗暗中的实践,虽然不是那么有得,然而有些读来,也是合为心而做。我的主张是,诗歌的传情功用胜过其他。也研究过诗歌的格律,甚至写过格律诗和曲子词,但那些甚难,实在是佩服于古人有那么多的时间研究诗歌,并且把形式上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我觉得中国古人的欠缺在于,伟大的终极关怀始终是不够的,最多也就像李白一样,思考到“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最后一般是人生短暂及时行乐。中国人什么都信,其实什么都不信。儒释道合一,其实都是生活的工具。还谈不上信仰。我认为人生心灵精神的探索必经几个阶段:第一,历史卷:透过一切外在事物,对人类的过去一起文化和生活的了解;第二,立志卷:逐渐意识到人生的责任与使命,夫志,当存高远,从小树立志向,并且直到很大的时候还为之热血奋斗;第三,寻美卷:发现美,美的意识的觉醒,在生命中追求感知美的事物;第四,融情卷:人自是有情而痴,各种感情,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亲情友情,都是我们歌咏的对象,伤逝,惜别,离愁,睹物思人,触景生情;第五,灵修卷:一切回归到信仰,生命的平静和升华,这是人生精神的最高境界。但这一切又是交叉发展的,在某个阶段以某种追求为主的。

写诗的技巧可能在各个阶段有变化,但一以贯之的是我的性灵。写诗为的是抒发性灵,“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感觉很好,所以我喜欢即兴,喜欢率性而作,很少长时间的去想出一首诗,一般的诗,当天都能完成得。灵感源于生活,所以诗文总是在那些抑郁苦闷平复之后所做,少有在舒适安乐中的圆舞曲。这,或许就是诗歌于我而讲的需要,诗是心灵自由外在的吐露,它总在安慰我的心灵,而又不时望向前方,达到对境遇的超脱,对自身的超越。


画堂春

乡间见百香果藤蔓有感

一枝万蔓百香葱,三千世界其中。死生开谢总相同,缘起如风。

亿劫不辞共渡,夕阳双雁从容。纵然天地有时终,情爱难空。


正谊书院学诗

正当年少悟诗词,幸得恩师破滞疑。

谊贯四方垂梦翼,道通六艺展冰姿。

书如故友常相会,笔似山妻更不离。

院木长呵存浩气,吟声朗朗胜鸣丝。


鹭岛情深

鹭岛晨光迤逦开,梦中香屑伴风来。

芙蓉夜雨茶轻诉,海韵萤窗心久徊。

仗剑云帆千里去,传情山水一书回。

凤凰羽火青春骨,何日重归抚碧苔。


墨色叹

为你

把那一方墨磨好

以便芬芳从碧绿的阳光里散发出来

散步

像飞鸟一般

把各样心事装满货船

在宇宙深广的星河里将它们抛锚

在无尽的黑暗里

山河不过是微尘

群星充其量也只是果子

而她给我们整片黑色

让我们的心灵如梦般自由穿梭

为她所看顾的蓝色星球滴下眼泪

碧绿

生命的鸣叫打破这沉寂

竖琴的振动激荡在气海里

澎湃无尽

生命珍贵无上

感谢这份美妙的赐予

我愿为你磨墨

我是笔

我是笛



墨水瓶寒

柔软的细雨

无声也无息

滋润着干渴的大地

清凉的微风

倦也不倦

冰如水 软如眉

抚慰在每寸肌肤

每道心田深处

舒服温柔

润在手心

碧绿色的草坪上

盛开着几朵羽毛球

无人问津

安静在此刻

释放心灵的喧嚣

透过水雨瓶子倾赏

绿叶中点缀苍老的黄衫翅儿

香染了乡间小径渐枯渐隐

品味墨色清寒

水意盎然

渐渐地

那个人浮在轻舟绿水上

写在烟灰蒙的天的玻璃云雾里

渐去渐远

剩在心间



沙粒

每一粒沙都饱含千年的运力

每一块岩都歌颂文明的奇迹

生命如蚁

却从未放弃

远隔时空依然听到他们的呐喊和哭泣…

前进!前进!在重压下扛起生命的大旗

无数人面对天空如狼的神秘

在尼罗河的日升月落里捶打自己

一天 一年 一个世纪……

无限的辉煌就这样在沙海中沉积

王朝更迭,生民已逝

古老的文字都风化成谜

那份王者之心依然在死亡面前屹立

证明在这星球上我们曾向着太阳游历

在文明的长廊里我们是被遗忘而又不断献身的沙粒……

踟蹰 在生命的风暴前夕

英雄美人远隔千年都如烟消雨霁

只能寂静地拾起一粒沙如世间秘密

人类 是地球的宠儿还是弃子

受苦的灵魂受限于尘俗之酒滴

无法升仙仰望宇宙之洪荒瞬息

天地无声 我只与那些受难者同心共知

淌着泪 我想拥抱这亘古不变的静谧

并与一位爱人在坟墓里共度千年涟漪

是沙粒,却也是君王,生生不息

而复漫步晨曦

……



茉莉.花事

——写给“茉生”茶会

烟尘

散尽

千年的繁华

终是化归

蝶舞

我已遁灭形体

只有一缕

香魂


想象

梦也翩跹

佛陀拈花一朵

众生的帆影

都淡化在我


是一点骨血

是一段往事的

风云

你走过这历史的

星空

竟没有一种语言可以

度量

你来时

春天的味道


莫离

今夕是何夕

我要投入你的

怀抱

最难是

最难是

点燃烟霞

在香味中

终…


注释:这首写茉莉花,查考了茉莉花的故事,茉莉花起源于古罗马,经佛国传入中国,又称莫离……这些内涵,都被轻轻串起。断句是有讲究的,这是一种新尝试的诗体,姑且称之为愈疗珠带体,如风云、星空、度量都是诗眼,且读之有味,故断之。



流金

正如某个秋天

某个午后

大块的金黄落满房间

藏在空气中的我

忽然闻到一股

书页的味道

九年的时光

这些书页伴着我一同成长

我已经老去

爬满了生的纹路

它们的字迹却还和初印时一样

准确地栖息着那些令我感动的灵魂


风烟如花

我曾经跨越百年

叩问那沉痛的历史

姗姗的半夜里那些滚落书信诀别美眷的烈火

潇潇的浓烟里那些举起身躯面对死亡的桅杆

在这里

我曾经扑面闻来爱情的芬芳

爱在无常的河里

靠着巧合偶遇拼接灵魂的碎片

又在一次次争吵误会和好中

挥斥我们不眠的热泪


在这里

我也曾迎接沧海星辰的浩瀚

如挂上云帆

自由奔驰在世界的旋律里

处处为家

异乡因为陌生而亲切

因为那里斟满我们对现实的反叛

以及永远不回头的无数体验

灵魂上下求索,绝不停息…


垂下头来

面对着簌簌的黄叶

无数的死亡在飞舞

却如此慈祥而宁静

我将回到光的起点

书页里永恒的声音

将碾过我有限的年华

再觅如花的青春

再会千古的知音

一想起再也没法共振的琴

还有那些再也无法撤回的信息

我的眼睛就涂满了

大片大片的金黄…


南音一夜

沉了下去

浮了上来

……


我们一生都在打捞那些心事

那些落满山间的花与泪

千里,万里

月明


艺术也是情事

在苍茫的月下

美 破茧纷飞

呼吸淌过指尖

我在梦里

疑是风起了

古人从帘子下走过来


秋水微澜

万物寂静

少年踏雪

光在心中


当人生的链条铸就

少年无法煮酒

渐渐把那份接近春天的雪

融化


万点梅花从洞箫洒落

吻向你

今夜 你是否悠下来了呢

人生 不是西西弗斯式的劳役

人 是宇宙之心里跃动的小孩

做内心的君王

永远只面对自己的内心


弦歌知雅意

风月畅真情

夜语萤

且放开自己的怀抱

枕一夜月光……



雪,纯白地落了下来

以他深爱的她的名字


日月推行着我们

以散步的名义

捕抓着我们

时空短暂无垠

恰巧在这张图上

与你碰撞


欣喜,共读

彼此拥有

一人时空被两人目光

灼热

我轻轻地一跳

你便随之沉入海底

两万里


人海之中一闪

思念爬上我渐驼的背

美好的经历如露珠

只有那名字像珍珠

像年复一年的冬夜

覆盖着那树下的约定


雪,纯白地落了下来

以她深爱的他的名字


与你错过多少时光

或者踏雪 或者寻梅


那年我们匆匆

便遇见对方的手

婚姻从画卷里飞出

走入两个人的手心


从此怀抱是一种牵挂


在鹭岛踏马回归民国

有一只山楂的颜色上了你的


从此数星星 数月光 数心跳

一个婴儿从种子里诞生

辗转来到人间

它需要很多,很多…


窗帘合上了 怕风

孩子夜夜啼哭

使出吃奶的力气


你一夜夜未眠

憔悴

疲倦

的你

宛如一片风中的梅花


而今

我一路向北

留下一滴眼泪和

我们未成的

旅行


与你错过多少时光

或者踏雪 或者寻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