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鱼只有7秒的记忆,狗有十五年的寿命

我有一条养了三年的萨摩。

记得当初第一次见它的时候,它躲在凳子底下,奶声奶气的对着刚从学校回来的我卖力的吠。

我抓了它几次都被挣脱。得意的它跑到我妈的怀里表着忠心,用叫声来发泄对我这新主人的不满。但毕竟孩子心性,尊严没能维持多久,我连饼干的包装都还没拆开,它就屈服了。

以后每次拿着饼干,我都逗它半天才愿意放手。我一边摸着它的脑袋一边慈祥的说,让你当初第一天就吠我,偏不给你吃。它流着口水瞪着眼睛看我,不知道有没有听懂。


辟出半个阳台,用铁栏围着,在里面安放个笼子和窝,当做是它睡觉的地方。我觉得不妥,质问我妈,这不就像被困在笼里的猴子吗。我妈反问,它跑进去挠坏了沙发你赔?

她说得很有道理。我那点幼稚的同情的确不值钱。于是只好有空就陪它下去跑跑,或是坐在阳台看书。它一点也不领情,躲在笼子里懒得抬头看我一眼。

后来它逐渐长大,会卖萌了,也学会流口水了。毛长了,体味也与日俱增了。直到它半个身子趴在我身上,竟然让我觉得被按得生疼的时候,我才骤觉它已经长那么大了,再不是躲我妈怀里的那只小家伙了。现在要是遇上什么危险,我都得躲到它怀里了。

长那么胖可能是因为它不挑吃的缘故。这孩子最喜欢的蔬菜竟然是苦瓜。不知道是不是我经常播陈奕迅《苦瓜》的缘故,让它吸收日月精华通了灵。于是越长越胖,像条史前巨兽一样蜷缩在角落里。


我毕竟上学,没什么时间陪它。

它最喜欢玩的那个棒球,上面全是口水,只有我这种跟它一样邋遢的家伙才会不厌其烦的跟它玩丢球的游戏。

它似乎也知道在家里只有我愿意跟滴着口水的它玩耍,所以我每次回家它都欢呼卓越,跑着迎接我的回来。

物的单纯就在于,谁跟它玩,它就喜欢谁。可能这种单纯也源于它的孤单。我不在家的时候,他就跟我家的乌龟戏耍。热情的把乌龟舔得缩在壳里再不愿意出来。

后来乌龟从阳台掉下去了。它的离去只是让我觉得可惜。有时候甚至还会想象这乌龟掉下去的时候,是不是在想,躲在壳里就好了,这次肯定没事的。然后摔得天旋地转。

再过几月,萨摩因为肠胃病,又在阳台吹了点风,终究是没能熬过冬天,也跟着去了。


虽然它走了,但生活还得继续。

只是有很多习惯已经潜伏在骨子里,在适当的时候跳出来,告诉你别多想了,它已经不在了。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我没碰过肉,那个冬天我没走出过阳台,怕看到阳台的角落里少了一坨白色的东西,一条摇摆的尾巴。

出门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就要拍裤子,以为上面还沾着狗毛。

有时在花园走,看到那些狗跑过,总条件反应的要握紧手里的东西。以为自己手里还拽着一条绳子,前面还跑着一只庞然大物。

最后我只能傻笑。笑自己的愚蠢,笑这事多么荒唐。都说金鱼只有7秒的记忆,狗有十五年的寿命。有时候也会想,既然你拿走了它的寿命,为何不送我金鱼的记忆。

我就像那只乌龟一样,以为躲在壳里就没事了。然后摔得天旋地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