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辈

取这个标题,顾名思义,是指我的外公与外婆。至于为什么不是奶奶和爷爷,则是一些家族遗留问题,这里不作重点。

11月30日,结束12天的校园生活,终于可以回家打消两天。和妈妈回到乡下,忘不了年过八十的外公与外婆。

外公的头发早在几年前已经全染上了白色,而外婆则仿佛有一种女人天生自带的魔力,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白细丝。见到我们,心情豁然开朗起来,马上与妈妈进入电视机内播放新闻的话题之中。简单问候末,我接过外婆的糖块,坐在一旁,戴上耳机,独自一人欣赏音乐。外公指了指一旁的橘子(我最爱的水果之一),示意我拿了吃,仿佛懂了我的全部,虽然是个位数温度的冷夜,我仍旧感到喉咙直到肠胃的暖候。

几分钟后,外公从其他房间回来,塞给我一叠人民币,显然是要给我自己用,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次是以考上高中为由。我当然清楚,自己考上的并不是什么市里的好高中,勉强中等。我推手拒绝,但外公知道我需要,同样强塞于我。后来数了数,一共一千元,一张不落。简单的泪挂在眼角,这是感激的泪。

很快,又是每逢离别之时。外婆坐不住了,一直送我们出家门几十步。我答应她,半个月放一次假就来看她一次。外公跟我说,未来考上好的大学,找到好工作,再回来报答他,大人们以为我不知道,我却全然清楚,等我工作,为时已经很晚了,外公这么说,是一种借口,这样的借口,使我心痛。

这次,我收获匪浅。我记得,我爱,我的上上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