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别之后是人格的思念。

96
青鸟爱吃鱼
2017.12.28 19:29* 字数 671

我从四川乘船出发,沿着长江东下,游至襄阳,听闻你隐居在城东南的鹿门山中,我欣喜若狂,想像着诗界名士的你会是什么样子,便携带着几首自己的拙劣诗篇,着急地往你隐居的地方赶去,欲求指教。

来到鹿门山下,抬头仰望山顶,一股幽静深远的气息油然而生,果然凤凰寻梧桐,果真不凡。

你我的遇见虽不说历尽千辛,也是颇有波澜。所幸有缘终相会,我把我的拙诗交与你看,你十分喜欢,大加赞赏,你留我做客,我们畅谈古今诗人与诗篇,好不自在。

自此我们成了挚友,但相聚的日子总似箭,离别悄然而至,我们惜惜相别……


又到了阳光锦簇、春光烂漫的阳春三月,我想你了,挚友,许多人不懂我“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人生态度,但你,懂我!

侥幸我得知你要去广陵,思君心切,便托人告知,终在江夏相聚。人生之途虽然遥远,但只要彼此愿意相见,上帝也会垂怜,赐予我们相聚的机会。

我们在著名的黄鹤楼相聚,互诉相思之情,你我被彼此的人格、才华所吸引,在江夏我们同吃一锅饭,同喝一桶水,同住一宿床,真是好不自在。

相聚的日子总似箭,眨眼又到离别时刻,黄鹤楼上头还题着崔颢的不朽之诗呢。还记得当时我曾说“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呢,现在我却有诗在心中喷薄欲出……

你上船离去,孤帆远影,只见无尽的碧空飘着悠悠白云,突然感觉眼睛有些湿润,有一种晶莹的东西滑过脸颊,此地一别,再聚不知经年,挚友,珍重!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我望着茫茫的江洋,看着无尽的碧空,心里又觉欣慰,人格的吸引让我们惺惺相惜,我不怕离别,只要我和你愿意想见,万水千山也只是等闲。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