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来无事可撸猫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陆游的这首《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很多人只知其二“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却不知这其一“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我们的大诗人陆游,在“僵卧孤村”之际,还有猫可撸,想来也不至于太过孤单了。爱国与爱猫,谁说不可以兼顾呢!

    山余草舍也有三只猫,一曰三花,一曰大白,一曰小白,都是不请自来的主,比之家猫,野性未脱,脾气自然不小,全然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其间山水之景,可爱之猫,一静一动,无意为之,倒是添了些许生气。



古之猫

    古之猫,常与妖怪为列,民间奇异传说甚多。野猫者众,家猫者少。传言猫有九命,记仇九世不忘,常幻化美人,寻仇清账;又或曰猫妖猫鬼者,食人肺腑,可用以而害人。亦有言“玄猫置屋东南,辟邪。”乃通灵之物。不过,传说也仅为传说,不可全信。

    日常生活中,人们对于猫这种动物,还是有着莫名的亲近感,不似传说中那般可怕。猫先是作为捕鼠之用,被奉为神。后发展成家养宠物,常伴人侧。从功能需求至情感寄托,这一转变,使得猫身份地位大大改变。

    陆游《赠猫》中“裹盐迎得小狸奴”的“裹盐”,就是一种绝对“古早”的习俗,人迎猫如纳妾,是需下聘礼的——不必金器玉器,但要送盐或鱼给主人家或母猫以示郑重。其地位可见一斑。



文人爱猫

黄庭坚有《乞猫诗》:

“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

文徵明的《乞猫》:

“遣聘自将盐裹箬,策勋莫道食无鱼。”

    不论是忧国忧民的铮铮铁骨,还是只关风月的才子佳人,在猫这种生物面前,都可谓是是毫无抵抗力。甚至愿做“狸奴”之奴,可谓古今亦然。

    不知打从何时起, 猫儿们已经牢牢占据了文人雅士雅玩图景的一隅。



草舍之猫

    早在草舍尚未造景完成的时候,一只三色花猫就常常悄无声息地潜来园中游逛,还会兀自蹲守池鱼半饷。草舍中人见它生的毛茸俊俏,便备食喂养。一来二去,熟络成偏爱,这“草舍一猫”的江湖地位自此奠定。草舍推崇“简静清远”,所以唤名从简,“三花”就好。

    从潇洒不羁的的流浪猫,到如今人人相熟的冷面三花;从孑然一身到带着大白小白三人成行,这中间有许多的故事。山余草舍三只猫的那些事儿,你可有兴趣听,且待下回细细讲来……


戊戌年

一月八日

山余草舍

|图:山余草舍 云哥|

|文: 云哥  林公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小吃 城隍庙的小吃看着非常美味,两个人点了几个菜,一百多,发现现金不够,又不能网上支付,只好点了一个素菜一份炒粉一...
    金色的清晨阅读 178评论 0 0
  •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挺怪的人。不看电视剧,却有一个可以让为他四处跑的偶像。 不看各种综艺,八卦小道消息我全都知道。 ...
    w壁立千仞阅读 51评论 2 2
  • 2017-03-03 金瑟羽 爱读书的孩子不会差 本文纯属虚构,适合小学生及其家长阅读 正文: 早晨醒来,映入她脑...
    帅气昵称么阅读 353评论 0 0
  • 3月15日,我的一天之教洋洋练习啦啦操。 今天星期三由于没作业,所以洋洋就来我家找铁木真玩儿,玩儿着玩儿着,嫂嫂突...
    夏羽鱼不是fish阅读 11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