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


2029年,随着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尤其是人工智能的全面推广,大部分工作岗位都被机器人代替,下岗浪潮铺天盖地。

尽管如此,人们仍然热衷于使用机器人。习惯于它的冷漠、机械和没有人情味儿。因为人们都认定这是未来的趋势和必然。 人们欣然接受这个事实,就像接受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结论。

张山也难逃下岗恶运。

张山大学读的是机械电子工程专业,就是和机械制造、电子信息及机器人相关的专业。毕业后想进机器人公司,可技术岗位不招人,都是些销售、打杂的工作。一气之下就去了一家大型手机生产商AB公司做文员。反正时下大学毕业生的专业对口率也就六成,先干着吧。

张山眼尖腿勤,除了本职工作,还包揽了办公室杂务。倒茶、扫地、跑腿、叫人,他全干。现任办公室主任临近退休,老和尚撞钟,混一天少两晌。老板已经忍无可忍,暗示过想让他提前休息。年轻张山出色的表现让人们赞叹不已。像这样干下去,再有一年半载,办公室主任的位置非张山莫属。

张山越干越来劲儿,走路哼小曲儿,做梦都在指手画脚吩咐手下干活儿。

这天一早,张山推开办公室,有个少年在轻快地拖地搞卫生。张山心想,这下好了,兴许是主任心情大好,见自己忙里忙外,招人打下手?又一想不对,使用童工违法呀!他正纳闷时,主任走了进来。指指这个扫地的少年,张山,这是公司新购进的多功能办公室机器人——K。K忙向张山打个手势:张先生好!

主任让张山像带徒弟一样把K带出来。这少年看上去十一二岁,聪明伶俐。每项工作,张山一点就会。以前张山的活儿K全包了。比张山还勤快麻利。

张山打算给A总的杯子换水。几乎同时,K在一米开外,伸出修长的手臂,灵巧的手指,轻快地A总换了水。整个过程轻盈优美,落地无声。

张山不知所措地愣在那儿。

张山见地板上有一片废纸屑,刚要弯腰去捡,K像孙悟空变戏法,从尾部变出一把薄如鸟羽,吸附有力的扫帚。将纸片吸起,放入纸篓。

张山傻眼了。

这算什么玩艺?明摆着跟我抢饭碗嘛!一周的试用期过后,K熟练掌握了张山的工作内容,包括他在电脑上捣鼓什么工资表,员工考勤册,K都跟玩儿似的,三下两下轻松搞定。结果,结果都能猜到,K取代了张山。

张山失业后,呆在家里四门不出生闷气。好歹也读了四年大学啊,就这样被现实无情地摧残?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可想不通又如何?老婆下岗在家带孩子,刚出生两个月的孩子嗷嗷待哺。

张山决定重振旗鼓。

上哪儿找一个,干上三五年不下岗的工作呢?。妻子提醒他:既然机器人可以让各行各业都下岗,那么到机器人公司不是最佳选择吗?毕竟也是你的专业啊!

张山极不情愿点点头。当初他应聘机器人公司,还想挑对口工作,如今,只要能进去,干啥都行。张山做决定的那一刻,仿佛手里已经拿到大把大把的钞票,妻子和孩子都眉开眼笑了。

TD机器人公司,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机器人公司。研发的机器人名目繁多,涉猎各行各业。它最大的优势是研发快、生产快、下线快。只要市场调研部拿出灵感或方案,三天,只要三天,市场上就会见到一款新颖别致的机器人了。所以同行们都难与匹敌。

TD机器人公司的HR,看了张山的简历,听了他的应聘诉求,一句话没说,直接把他带到一间比足球场还大的货仓。

张山看着一排排列队站立,像秦陵兵马俑一样的机器人,兴奋得手舞足蹈。就像贼娃子进了金库,浑身颤抖。哇塞!太壮观啦!

HR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怎么样?雄伟吧?雄伟!张山点头。壮观吧?壮观!牛逼吧?牛逼!张山连连点头,佩服得五体投地。

HR慢慢收起笑容。张山,眼前这些机器人,你看着兴奋,我看着发愁啊!张山没听明白,懵懵懂懂地看着他。HR叹息道:这些机器人,看似财富,实则包袱!

包,包袱?张山迷惑不解。HR说:卖出去,变成钱才是财富!

张山有点明白了,这是积压的库存机器人啊。张山问道,如今机器人这么流行,已经进入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怎么会卖不出去?

HR说,你听说过人满为患吗?现在是机满为患了。如今的机器人市场已类似房地产市场,基本上:卖二租三闲五成。长此下去,除非,除非你有好的创意,造出新版机器人,才能大销。

HR叹口气:唉,近期招来的销售人员,卖不出机器人,拿不到工资,很快都卷铺走人了。再下去,我这个HR也要下岗喽!

他见张山一脸茫然,又说:我看你这个年纪,应该有妻有子有压力了。所以,不想浪费你的时间,也浪费我的时间。

张山没想到,机器人公司并不是他想象的旱涝保收啊。可是,如果机器人公司也进不去,那只能上街乞讨了。

他猛然想起HR的话“新版机器人会有销路” 。张山脑瓜活,在大学就爱搞小发明小创造,还多次得奖。加上2年的工作经验。设计一款新型机器人该不是难事吧?张山兴奋不已,仿佛幸运女神在向他招手。他拍拍胸脯,对HR说:这样吧,一周后我来见你。说罢头也不回走了。

张山虽然学了几年理论,毕竟没有机器人开发设计方面的经验,真正让他捣鼓出一款新型机器人谈何容易?三天过去了,张山的在书房里哀声叹气。妻子凭着女人的直觉随口说道:张山,目前市场上的机器人,无非是代替人工干些简单的工作,顶多会跟人打个招呼挤个笑脸。如果,如果能加些感情色彩,会不会有市场?虽然她一向反感让机器变得有人性,但为了张山的饭碗,她还是违心地提了自己的想法。

嗵一下,张山像被雷击般跳了起来,对妻子亲了一口。老婆,女人的感性和直觉,往往胜过男人的理性和冷静啊!

张山带了方案说明稿,其实就是连写带画的草稿,返回TD机器人公司。HR听他讲了设想,看了文稿,拿着文稿扭头就走。

张山一看这下完了,自己绞尽脑汁弄出来的东西,在HR眼里不过是一打废纸,要被扔进垃圾桶?

张山被凉了半个小时HR才回来。张山紧张地看着他。HR突然抓张山的手,摇了几下,张山,你是救星!你是救星哪!你不仅救了我,还将救活TD公司啊!

原来,HR一看方案就觉得有戏,打算拿去让研发部过目,正好碰上T总。T总当即拍板通过,并下令各部协作,尽快出产品。

张山没想到,自己一个外行拿出的不成熟的草案,竟能挽救一个企业。

公司各部门一致看好张山的改版机器人。仅三天就下线了。销售总监破格指定张山负责这批新版机器人的销售工作。并点名让销售部经理协助张山工作。

销售经理阴着脸,以沉默不语代替不满。为缓和气氛,总监解释道:新版机器人的销售,必须有对其设计理念与使用场景有深刻独到见解的人当向导。这是一款更接近人性的“情感机器人”,市场上是空白,人们认知上是盲区。我们要抓住时机,争取一炮打响。

大家这才明白,这款改良的机器人被注入了情感因子,有了质的飞跃。

张山首先想到了AB公司。公司老板A总当然不会轻易接受,客客气气对张山说,小张啊,你知道,代替你的那个办公机器人K才来几个月,刚和大家混熟。而且经费有限,你看看别家吧。

张山说,A总,我这“情感机器人”租赁费不会超过K。再说了,K只是个机器人!当初我这个大活人,你不说换就换?效率第一是你的原则。我只求您试用一周,给我一次机会,别让我二次下岗啊!

张山说得眼圈发红,话语哽咽。A总无奈地点了点头。

机器人被搬进办公室。张山打开手机摇控,机器人“嘀”一声,3秒钟完成启动。

机器人面带笑容,露出两颗小虎牙;做个鬼脸,清脆地说:hi,大家好!我叫小B,是个美女。今天开始我为大家服务。小B说罢弯腰敬礼。

小B看上去十五六岁,清纯可爱。人们以期待的眼神看着这位新人。

本来受下岗潮影响,各岗人心惶惶,情绪低落,办公区一团沉闷气息。小B的到来,这里又有了活力。

小B除了干以前K干的活儿,给大家端茶递水拖地抹桌。工间休息时,给大家跳支舞,唱首歌,调节气氛。

有人挑逗,小B便抛个媚眼,卖个萌。有人色眯眯盯着她,她就来一句“你好色哟!”或者羞涩地说“看得人家不好意思啦!”你若得寸进尺抚摸她,她就大大方方看着你说“君子动口不动手。或者说,你真帅,如果我是人类,我一定会爱上你。”这时,你会猛然想起面前这位小美女,原来是个仿生机器人。你尴尬地笑笑,松开手,说声谢谢。

这个可爱的小B让A总乐不可支。不就是每月三千的租用费吗?你看她,不叫苦、不叫累、不抱怨、不搅嘴。而且跟K相比,少了高冷和淡漠,形象对比更鲜明。A总欣然接受了。

TD公司抓住机遇在各大电台、网站大肆宣传。又新招一批销售精英,由张山带队攻克各大企业、机关、学校、医院。

同时,新版机器人根据不同的工作环境设计不同的性别型号。假如办公楼里男性居多,则推出美女机器人,唱歌、跳舞、抛媚眼;若女性居多,则推出帅男机器人,飞吻、逗逼、讲段子样样拿手。在休息空间或气氛压抑沉闷时,给大家逗逗乐。这种贴心的设计,大受市场欢迎。

很快,公司库存的三万台机器人已经租、售大半。

这天,张山来到AB公司回访“情感机器人”小B的使用情况。在写字楼前碰到K。面对这个曾经取代自己的机器人,他不知如何是好。K表情忧郁,见到张山,愤然道:张山,我下岗了,马上就离开公司。你个报复心强的家伙,是来看我笑话吧?

张山胀红了脸!结结巴巴:K,K兄弟,你误会了。我,唉,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反正不是冲着你来的。人,不都是为了生存吗?

K挤出两滴眼泪。他声音沙哑:张山,说不定哪天,你的小B,甚至你自己,还会下岗的!说罢,抹着眼泪转身离去。目送K渐行渐远的背影,张山心里一阵酸楚。

张山郁闷地回到家里。妻子问明原由,叹息起来。

“这个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下岗已经是常态,谁都可能被替代。别说一个工作岗位,就算朋友、配偶和亲情,也不能保证长长久久啊”妻子的自言自语,点燃了张山的灵感。

张山忽然想起一个词——灵魂伴侣。对,就是柏拉图式的爱。据说这种爱不掺杂凡尘俗念,可以历久弥新。

可是,张山这两年与各色人等打交道中深刻认识到,人为功名利禄所累,灵魂难免受污染腐蚀,而变得不完整、不完美、不纯粹、不纯洁。那些缺失的部分、空虚的段落、消沉的时刻、甚至罪恶的土壤,都需要修复。经过修复的灵魂之间结成的伴侣,才牢固长久。

“灵魂伴侣机器人”的雏形,在张山脑海里应运而生了。张山激动得血脉上涌。

半月后,“灵魂伴侣机器人”面市。

当然不是凭张山一己之力。张山只是贡献了自己的灵感和设计理念而已。机器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各方面的人才和知识。除了机械、电子、自动化,重中之重,要有心理学、人性与灵魂学,情感学等专家的参与。

TD公司强大的研究团队,人才齐聚。

鉴于前次的成功,张山不仅取代了销售经理,同时还身兼数职,集战略部、策划部、研发部、市场信息部,等几部门副部长于一身。TD公司对张山提出的方案及建议几乎无条件地采纳。T总亲自督导各部门分工协作,很快出了样机。

这款非同寻常的机器人的营销方式也非同寻常——自体验式营销。T总率先垂范,亲自体验灵魂伴侣的神奇魔力。

灵魂伴侣机器人嵌入了灵魂修复芯片。首先检测用户的灵魂信息,从中找出灵魂缺陷。然后,大数据筛查最佳修复方案,并自动生成修复程序。最后,借助微粒子进行隐形传导,在使用者与机器人的互动中,传至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即灵魂深处。

整个过程像清理电脑或手机里的垃圾、病毒,优化系统一样,对灵魂清理净化,甚至重建新的灵魂系统。

原本,T总在感情问题上一向捡点,从无流言蜚语和八卦传闻。并非他清净寡欲,只是干得悄密罢了。对美色真能坐怀不乱的男人,压根儿就不是真男人。或不是正常的男人。尤其像T总正值青春韶华,既有材,又有才,更有财,怎能不招蜂惹蝶?

TD公司的供货商,当初花大本钱,请选美小姐冠军对T总公关。一来二去,两人动了真感情,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然而,他不能跟妻子离婚。他一直以来都是“好男人”。从小到大,三好学生、模范团员,党员标兵,优秀企业家,一红到底。男人一旦被贴上“好男人”的标签,就好比孙悟空套上了紧箍咒。休想再为所欲为了。

T总压抑、矛盾、困惑。

T总的妻子,一个看上去温柔贤淑的女人,却不理解一个成功男人。尤其是不理解他的感情世界。他的感情世界也要像他腾飞的事业一样花红柳绿,丰富多采。才配得上他的成功。有了事业和情感的并驾齐驱,这个成功男人才能像雄鹰翱翔蓝天。

可是她不,她简直不可理喻。总唠叨什么女权,独立,总因为女人和T总争吵搅闹。哪像一个成功男人背后那个伟大的女人?简直是成功男人脚下的绊脚石。

由此,两人的关系由热到冷若即若离,已经分居多时。T总变得情绪不稳、脾气暴躁,性格和几年前完全判苦两人。灵魂长期煎熬在苦闷和憋屈之中。

和T总配对的这个“灵魂伴侣机器人”,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夭夭”。瓜子脸,柳条腰。面若出水芙蓉,目如秋波乍起。看一眼就让男人魂不附体。她懂心理察言观色,解人意嘘寒问暖。她以秘书的身份活跃在T总身边。T总开心时,给他说俏皮话,郁闷时,给他开导解忧。

T总仿佛被她摄了魂魄。每当T总和夭夭谈天说地进入佳景,或者盯着夭夭痴痴地想入非非时,眼前会出现幻景。如海市蜃楼。青烟薄雾中,夭夭化作了T总的妻子桃桃。时远时近,时隐时现。一如十年前二十出头的娇羞美丽。当他伸手,想揽她入怀时,桃桃又憔悴不堪,哀伤忧怨,脸上挂满泪珠。随即化为乌有。丁总愧疚,痛苦万分。

他和妻子是大学同学,恋爱整整谈了五年才结婚。但是,在他事业节节攀升时,和妻子关系破裂。此刻,那一幕幕过往,一段段甜蜜,让他内心撕扯,灵魂颤栗。

T总对妻子忏愧,并付诸行动。给她关怀和真爱。让她重温爱情的甜美。

最终,妻子回到T总身边。这个魔幻般的,精神情感之旅的灵魂修复过程,妙不可言,让T总叹为观止!

T总和以张山为主帅的销售团队,以铁的事实,身心和灵魂的体验现身说法。自己代言,诱惑力超燃。须臾之间,这款价值不菲的“灵魂伴侣机器人”成了市场的翘族。

先是富人和中产阶级趋之若鹜。

随后,人们传说,经过灵魂伴侣修复的人,事业发达,爱情美满,身体健康。于是,那些工薪阶层也卖房卖车竞相抢购来,扮演朋友、恋人和助手。

TD公司只负责制作灵魂芯片,委托几家大型机器人公司生产机体和组装。仅仅大半年光景,灵魂伴侣机器人已随处可见。

大半年后,使用者陆续出现了异常。莫名其妙的空虚、失落、遗忘和麻木。人们说这是丢了魂儿。怎么可能?人们不是刚刚修复成健康完美的灵魂吗?

这种“丢魂症”像瘟疫一样蔓延开来。最终,人们变成没有灵魂的机器人。

写字楼前的草坪上,TD公司的T总,看着形态各异的人们,有的木然呆立,有的嘿嘿傻笑,有的像可爱的小狗乱蹦乱跳。他击掌拍胸疯狂大叫。

忽然,T总背后一股凉风,一只手掌按在肩头。T总回头,见张山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T总命令道:张山,把枇杷树下的椅子搬过来。张山挤挤眼回道:T总,那是机器人干的活儿,我可是有灵魂的人,不会听你的摆布了。

T总大惊失色,什么?你,你不是,没有灵魂了吗?怎么?

张山平静地摆弄着手腕上的表:T总,我差点儿变成机器人了。幸亏J博士在灵魂消失前看出了你的野心。他说的没错,科学技术一旦被魔鬼利用,人类会面临灭顶之灾。你太贪心了,想让机器人吞噬人们的灵魂,把人类变成无魂人,达到你操控世界的目的。

T总露出狰狞面目。张山,可惜呀,J博士还是晚了一步。你知道了又如何?

这时,夭夭突然从背后手持剪刀架到张山的脖子上。

张山面不改色,T总,你能否让我做个明白鬼?

T总狞笑道:想明白什么?

张山皱皱眉:你的灵魂已经得到修复,你的人格也变得完美无瑕了,为什么突然间又会心存邪恶之念想主宰人类?

T总冷冷一笑:好吧,满足你的好奇心。

我在测试验收程序时,在“夭夭”的灵魂芯片里潜伏了调节欲望指数的病毒——“灵魂阀”。按设定的时间周期调节欲望值。当欲望指数调低时,人会表现出真善美的人性。

张山说,就是我们之前所看到的,人格变得近乎完美的T总?

对!T总接着说,可是,当欲望指数低至下限时,人又会无欲无求,麻木不仁,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张山惊问道:眼前这些被吞噬了灵魂的,像机器人一样的人们,也是你植入用户灵魂芯片的病毒在兴风作浪?

不错!你很有悟性啊张山。

T总又兴致盎然地说:反之,当欲望指数调高时,人会表现出贪婪、梦想,激情和爱的占有欲。再进一步呢,当欲望指数达到上限时,人就欲壑难填了。

就像现在的你?张山怒指T总。

T总咬咬牙:归根结底,欲望在支配灵魂。

哈哈哈,哈哈哈哈,随着张山的笑声,夭夭移开了剪刀。T总脸色大变,面前的张山越来越模糊。

原来,张山用腕表向夭夭发指令。J博士提前安装在夭夭灵魂芯片的应急控制程序。瞬间切断了T总的欲望值。T总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的傻瓜。

再次被修复灵魂的人们,像春天的小草一个个复苏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