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饕漫笔

她爱喝粥,于是我变着法地熬粥给她喝,甜的咸的。她是北方人,黄河以北的北,却偏偏嗜甜,让人意外。

小米南瓜粥,做红烧肉剩了些许蘑菇,于是切碎放进去了。初时,蘑菇的味道有些难闻,烂熟之后,便融进浓郁的南瓜里。南瓜本来就甜,我还加了几块冰糖,这也是今晚想做红烧肉新买的。因为排骨、鸡腿吃了蛮多次,难免有些腻了,白天查了一下,租住的地方仅有电饭煲可用,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巧夫无锅也难施展,于是想换个花样,炊具捉襟见肘,只能做个红烧肉了。

凭我在厨艺上的天赋,只是查了做法,做出来的红烧肉虽无色泽,味道却是极好。她今晚本是月末聚餐,我说饭已经给你做好了,就回来了。

桃子已经洗净了,鲜红的样子仿佛春风咋过,茶壶里也装满了茶水,泡了枸杞,颜色正慢慢加深。

对了,米饭也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