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你是我的执念(46)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下也顾不上纠结二食堂的花生米线和三食堂的红烧肉,连同徐曼曼一起,把奕欢送到了校医处。

看到校医的时候,杨雪才知道什么笑容可以称作春风拂面,什么声音可以比作播音腔儿,早听说华大新来的校医是百闻不如一见的美男子,不过杨雪见了才知道,这样的评论太过乏味了。

那温文尔雅的气质、清新俊逸的相貌、哪是区区美男两字可以形容!

传闻他是混血儿呢!

杨雪看着校医纤长的手指有条不紊的给奕欢量体温、确诊、吊水……顺着视线,依稀可以看到他敞开的白大褂里面,黑色毛衣下包裹着,那堪称完美的肌肉线条。

漂亮的喉结、硬朗的面部线条、虽然不是网红的尖细下颚,却莫名让杨雪觉得男人气概十足,轻薄的嘴唇正吐出那迷人的播音腔儿,侧着头嘱咐着吊水的时间和注意事项,不过杨雪已经灵魂出窍了一般,完全没有时间去注意这些,只恨不得以手代替双眼,去抚摸他高挺的鼻梁和深邃的双眼。

校医Mark貌似已经察觉到杨雪过分灼热的目光,不过可能最近这样的目光见多了,也并未在意,说完自己该说的,便脱下白大褂,径自去食堂吃饭了。

等校医走了,徐曼曼给奕欢掖了掖被角,才想起她们三个午饭还没着落的事情。

抬头看向杨雪,才发现素日活蹦乱跳、精力旺盛的小妮子,此时正双手捧着小脸儿,不时地摇晃着身子甜笑,一副少女思春的样子。

连叫了两声见她没有反应,徐曼曼起身绕到她背后,猛的出声儿,准备吓她一吓,要知道,这原来都是杨雪的专利,她跟曲奕欢,可没少上当受骗。

不过这一次,天时地利,加上杨雪心不在焉,到底也是入了坑里,难得被吓得浑身一颤,这下倒让徐曼曼忍不住开怀大笑了。

杨雪瞪了始作俑者徐曼曼一眼,作势就要伸手挠她痒痒,徐曼曼双手合十,又用眼神示意了床上需要休息的奕欢,杨雪才撂下爪子,拨了拨短发,一副“也不跟你计较”的模样。

不过没过一会儿,杨雪伪装的高冷范儿就破功了,只见她揽着徐曼曼的肩膀,套近乎似的说:

“曼曼,我非常严肃并且认真的跟你说一个事儿呗。”

徐曼曼见她语气一如平日的吊儿郎当,只当她又开玩笑,拨开了她揽着自己的手,不过还是双手环胸,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杨雪还没说出口,想到校医mark,便“噗嗤”一声,自己先笑了。

看的徐曼曼不知所以,杨雪好一会儿才止住了笑,说:

“曼曼,你可知道那首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说着,还转了个圈,站稳后才一手摊平,伸向了门口,又补了一句“曼曼,我的春天来了。”

徐曼曼目瞪口呆的看着杨雪一副诗性大发的样子,“啊?”了一声,杨雪也不恼她,只是双手背在身后,清了清嗓子,又重申了一遍:

“我说,徐曼曼同志,我正式的通知你,我,杨雪,刚刚坠入爱河了。”

而后,拍了拍徐曼曼的肩膀,道:“你看咱三个,奕欢虽然情路坎坷,到底也是有系草做男友的,我呢,如今,也寻觅到一良人,曼曼啊,就剩下你了,任重而道远啊!”

徐曼曼这才听懂了杨雪话里话外的意思,感情这姑娘要脱单了。

可问题是她可是天天跟着杨雪同进同出的,也没见着她跟谁特亲近,不由得用怀疑的小眼神看了一眼杨雪,果然下一步杨雪就忙不迭地交代了对象:

“就那个新来的校医,Mark,你有没有发现他刚刚也在看我?是不是长得很帅啊?做我们老杨家的女婿,就得这水平,知道吧?”

徐曼曼笑着问了句:

“你们才见了一面,话还没说上一句,你就坠入爱河了?你这爱也忒肤浅了吧?”

杨雪摆了摆手,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说:

“哎呀,你不懂,爱情这个东西说不清楚的,就像张爱玲说的那句——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碰上,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的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说完又痴痴地捧着脸颊回想刚刚初见mark的情景,说:

“你也知道我是武馆长大的,对奶油小生不感兴趣,可论身材魁梧的男生,哪里有我们武馆多呢?可是mark不一样,看他的身材,就是练过的,另外他给奕欢看病那是粗中有细,相当的迷人啊,在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心都乱了节奏......”

徐曼曼头一回听大大咧咧的杨雪说这么一大串深情的话,甚至连张爱玲的散文都借用了,终于不再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不过还是再次确定了一下:

“可你只见他一面而已,除了校医这一层,其他完全不了解,你怎么就确定自己爱上了呢?”

杨雪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就在徐曼曼以为她刚刚不过是一时兴起,准备要放弃的时候,只听她继续说:

“所以,我要抓紧一切时间,和他进一步了解啊!对了,你肚子饿不饿?我去食堂打饭给你和欢欢啊?刚好mark也去食堂了,不过不知道他去的事第几食堂啊!”

说完,立刻抓起了自己的包,给徐曼曼留下一句“你先照顾下欢欢,我去去就回啊!”

而后,化身一道华丽的背影,消失在徐曼曼的视线。本想嘱咐些什么的徐曼曼,只好放下刚刚举起的手,弱弱地说了一声:不要辣椒啊。

坐了一会儿,就听到床上的奕欢呓语:

“不走,不走......”

双手还向上挥舞着,似乎想要抓住些什么,徐曼曼赶忙过去,握住她的双手,奕欢才慢慢的安静下来,又陷入了睡眠中。

徐曼曼看了看吊水,已经下了半瓶,摸了摸奕欢的额头,似乎还有些烫,又拿了旁边的棉签,沾了点水,润了润奕欢的嘴唇,做完这些事,徐曼曼坐在病床边,看了看奕欢,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拿出奕欢的手机,拍了一张她卧病在床的照片,给章江南发了过去,之后,再次删除了消息。

(感谢一直以来大家的支持,胖妈会继续努力的,不抛弃,不放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李小胖的妈妈 “里子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乡巴佬儿,裹上块破布就以为癞蛤蟆能吃上天鹅肉了?简直是痴心妄想!” 若...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1,099评论 29 35
  • 文/李小胖的妈妈 哭的忘了时间和地点,最后还是宿管阿姨关门前发现了她,看着眼熟,便叫了同寝的杨雪下来认领。 曲奕欢...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2,240评论 22 38
  • 文/李小胖的妈妈 杨雪道:“问的好,我也想知道,差点忘问了” 正当曲奕欢被舍友左右夹击,无言以对的时候,电话铃声响...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2,985评论 15 41
  • 文/李小胖的妈妈 嘴上还不忘恶狠狠地教训道: “以后不许不接我电话,不然我就——虐待你!” 奕欢不乐意的撅了撅嘴,...
    李小胖的妈妈阅读 1,008评论 22 39
  • 草原黄昏 落日殷红 火烧村庄 秋已来临 壮烈和悲哀中 秋已来临 没有丝毫的暗示与同情 我就坐在秋日黄昏的火把上 口...
    初四的心阅读 108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