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2)

拥抱的情侣

文/玄宝

陆匀之一脸落寞地站在酒店门口,眼睛红红的。

回到酒店的房间,安静得可怕,自己一人住了这几年,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到现在才敢正视害怕孤独。从前设想过万一有人入室盗窃,自己会如何对付,事到临头了,才发现自己脆弱得不堪一击。幸亏有家明。

恰好阿May打电话来催她审批一个款项,陆匀之干脆顺口把她叫来酒店。

阿May来到酒店看到陆匀之额头上的伤口,才发现她早上并没有对大老板谎报情况,陆总监真的不舒服,而且比她说的还要严重。

看着阿May讶异的脸,陆匀之没有解释,只说说来话长,以后详谈。

阿May识趣地闭嘴,然后开始讨论今天的开会事宜。

家明回到穗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他快速地洗澡换衣服,准备出门开会。

许太太的电话到了,问他:“昨晚有什么事吗?小雨说你昨晚开会开到一半就走了,今天也不见人影。”

家明心下不高兴,却没表现出来,扯了个不算谎话的小谎:“是当事人,事发紧急,来不及通知。”

去到周方许律所,整层写字楼还是灯火通明,几乎大半个律所的资源都集中在会议室,家明敲门进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跟大家道歉,随后打开电脑,准备今晚的一场硬战。

家明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忽略林清雨以一个等待的姿势看着他。

趁会议休息的时候,他把林清雨叫到办公室,林清雨以为他会解释一两句,然而家明只是请她在会客沙发上坐下,一脸严肃,坐在办公桌上,交叉双手,这是一个有距离的姿势。

“林助理,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的事情我会看着处理。最近方律师那边来了个新同事,方律师会去新加坡出差一个月,没时间带他,你先过去带带新同事,现在手头上的工作,暂时交给小陈就好。”

林清雨抬头看他,带着一脸不可置信,就因为她下午打了个电话给许家父母,他要把她调走?

家明说完那些话,并没有抬头看她,而是低头看手机,因此也错过了林清雨脸上的不甘和愤怒。再抬头时,林清雨已经调整好自己的情绪。

她忍住质问的冲动,笑着点头说好,然后低眉顺眼地出去,快速地跟另一个助理交接了手头的工作,收拾手头的资料,很快便入了方大状的阵营中。

律所的人一早知道林助理喜欢许律师,但是许律师一直没表态,只是把这个人放在身边。于公,林助理的工作做得不错,大家都满意,于私,她是许律师父亲战友的女儿,因此放在身边大家都能理解。

这一次的调动,恐怕是林助理在做错了什么事,惹得许律师不高兴,才遭到此番调动。成年人有成年人的美德,大家都受过高等教育,维持表面的礼貌,不遑论他人私事的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家明看看表,离结束休息时间还有五分钟,从洗手间回来之后,在公司门口给陆匀之打电话,他知道陆匀之暂时还会住在酒店,而且也不想让她半夜一个人过。

陆匀之很快地接了电话,声音听起来总算恢复正常,只是仍有些单薄。

“匀之,一个人不要怕,有什么事立刻给我打电话。”

陆匀之关上洗手间的门,靠在洗手台上听家明的叮嘱,笑笑:“家明,我也还在工作,今天落下了一天,拉了助理过来陪我。”

家明提着的心才稍稍松了一点,问她还头痛吗?要记得吃药,记得明天要去医院换纱布,不能让水沾到伤口。

陆匀之半弓着腰,低着头,靠在洗手盘边,一只脚轻轻地踢着瓷砖,笑得有些懒:“你不在,我会忘记。你陪我去,好不好?”

家明心里荡漾开来,她还是那个她,撒起娇来让人无法抗拒,就算是不可理喻的要求,在陆匀之说来,也是软软的一句话,他定了定心神,咳一声,说:“好,我尽量抽时间。”

陆匀之又说:“家明,我很想你。”

原本走动着的家明停下脚步,时隔几年,他终于等到了这句话,当下愣在原地,喉咙有些发紧,说不出话来,陆匀之那头也是温柔的沉默。

直到不知谁出来喊了一句:“许律师,开会了。”

家明才有些手忙脚乱的感觉,像是那个初吻的少年郎,一丝羞涩的恋爱感觉浮上心头,他轻声说:“嗯,我知道了。你先好好休息。”

挂了这通电话,陆匀之双手反撑在洗手台旁,又歪了歪头,咬着嘴唇无声地笑笑,如春风,暖暖地从心里吹过,只留下一地缤纷落英。

如果这一刻她回头照镜子,会发现自己受伤的脸上不自觉的微笑,一如十九岁那年,握着家明的手,在篝火旁跳舞的她。

助理阿May是个傻乎乎的姑娘,原本她趴在床上认真地敲着键盘,陆匀之出来得时候,她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上司,脸上浮起一个讨好的笑容:“老大,我发誓刚刚我什么都没听到!”

陆匀之看着她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便笑了出来,上前去戳了一下阿May的脑袋:“好好做计划,整天瞎想什么。”

阿May被戳脑袋之后,装作受力往后一番,转个身又对着陆匀之,有些小心地说:“老大,你知道他们都是怎么说你的吗?”

陆匀之在电脑前坐下,动了动鼠标,改了个数字,想了想,觉得不妥,又重新改过,见May一脸“快来问我”的表情,才点点头,眼睛还是盯着电脑屏幕,有些漫不经心:“嗯?”

阿May傻笑一下,说:“您听过美则美矣,毫无灵魂这句话么?”

亦舒师太这么著名的话都没听过,枉陆匀之大学四年都泡在图书馆了,所以她头都没回,翻翻文件,继续做数据,半晌才应这个可爱的助理一句:“评价这么高,怎么受得起。”阿May挫败,她以为陆总监至少能稍微皱一下眉头呢:“哎,老大,我简直怀疑你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什么时候都见不到你狼狈的样子。Sigh!”

陆匀之听到狼狈这个词反而顿了一下,她转头对阿May苦笑,指着自己的额头:“我这个算不算满足你的要求?”

阿May拿起手边的文件捂住自己的脸,耍赖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不算,这个不算!“然后又停下来认真地补充,”真正的狼狈应该是挣扎的,气急败坏的。”眼神坚定的样子,仿佛狼狈只有这一种释义。

“但是老大,我反而觉得,是他们都太自大,只爱你的外表,不愿意去了解你的灵魂,才这么说的。”

陆匀之托着脑袋静静地想着阿May的话,不时蹙眉。

阿May期待地看着她,以为老大会说什么知心的话,结果老大反问她:“那你觉得之前的尓尔姐呢?她也是那种没有灵魂的人吗?”

这回轮到阿May沉思:“她的灵魂支撑起她的美。”

陆匀之失笑,扯动伤口,“嘶”一声,没再接阿May的话,她真不应该跟小姑娘探讨这些话题,生活本身就沉重,为何还要加重自己的负担。

阿May还是个天真的女孩子,她还没体会到,所有难看的姿态都是狼狈的,而她只不过一直挣扎着不让自己姿态难看,背后太过努力,人前便没了真面目,说不上好还是不好。

至于灵魂,阿May说对了一半,别人不愿意了解是一回事,她也不想把自己的心放在台面上认人剖析,她始终喜欢有距离的交往。

到睡觉的时候,阿May睡在旁边的床上,发出微鼾声。

陆匀之躺在家明睡过的位子上,嗅着他留下来的一点点味道,食味知髓,很是贪恋那个丢失已久的怀抱。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1)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33)


今天我们要上班,办公室里没冷气,已经热到沸腾了,于是提早1.5h下班~
同事们约了去唱K,开心,所以早点更新去嗨~
#######还有明天请假一天,因为要跟妈妈去香港嗨一天,回来可能会很晚了,后天继续更~

另外,今天看完了一本书《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脑洞大开。
很推荐的同时,也有个温馨提示:看这本书的时候,自身的逻辑和价值观都可能会受到挑战,请在有强大心理和价值观的成人陪伴下观看。请每一位读者都不要轻易尝试里面提到的一些做法。但是作者文笔和定力也很强。
看书有风险,开卷需谨慎。

引用第44章《灵魂深处》里的一段对话,如下:

她叹了口气:“有,当我接触一些患者的时候,我发现面对的其实就是自己。我相信你也经常有那种感觉。”
我:“对,不仅仅是同类的感觉,加上一部分患者的知识太渊博、逻辑性太完美、信念太坚定,我甚至经常想我其实是一个不具备渊博知识,没拥有完美逻辑,信念又不坚定的精神病人。”

欢迎点赞点赞点赞+留言留言留言~
感恩,感谢,比心❤
祝阅读愉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