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巡

失去战争的队伍走过房屋

错落地望向远去的北方

从第一颗子弹变得柔软

月台旁驶过余下的黄昏


士兵们面对红色的砖墙

院落里积尘如同他们的母亲

他们用手掌生起篝火

篝火像挽留的声音,宽厚而疲倦


在火光里,影子喝水、喂马、劈柴

跳舞的时候像人群一样温暖

在日后共同暧昧的记忆里

有一个人听见了迟来的号声


他笨拙的转身像一枚硬币

枪支在黑夜里跌落牙齿

他们的将军还走在路边

俯下绶带捡拾光荣的瓦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