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光坏运气,好运也不会来


近半年的时间,粉红小姐一直在漂。

起初大面积的在国内四处游荡,后来回了老家在省内漂。

辗转十座城市,也没找到能让她安定下来的地方。只有两箱行李一起默默陪着她,从这座城市寄往那座城市。

这一年,她和她的朋友们,都过得很不好,甚至“糟糕透了”。

每个人都面临着各自的问题,人生这堂课才刚开始布置它的「作业题」。如何作答,考取我们想要的分数,就各凭本事了。

粉红小姐这一年身上留的疤痕太多了,每每洗澡时摸到疤痕增生的凸起,她都会默默潜意识手停顿几秒。伤口早已痊愈,想问问她,你的心里还好吗?

没能躲入婚姻这座坟墓的人,在社会上苦苦厮杀存活。跳进去了的,又何尝没有苦?

刚入职场,准备好好开启新生活,辛苦读完大学想利用所学知识大干一场,却意外怀孕奉子成婚,嫁入豪门的A,再也没有了期待中想要的职业生涯。

从毕业生猛的变成新手妈妈上路,说羡慕的人,都该是苦笑着吧。

挺着大肚子整日打着麻将,在朋友圈抒发痛感的B。冲破家人的阻挠和所有的困难,终于嫁给了想要嫁的人,过上了曾经最想要的悠哉婚姻生活。

然而呢?这真的是曾经幻想要的美好生活吗?

C和男朋友谈了很多年了,感情一直很稳固,男友务实牢靠,十分疼她宠她,是圈内公认的模范情侣。终于挨过了学生时期偷偷藏藏的爱恋,走过工作时的相互扶持,用时间获得了双方家长的认可。准备结婚才得知自己因为身体原因可能很难怀孕了。

上帝给你幸福的同时,为什么要拿走另一半,不让你圆满,始终带着缺陷与遗憾。

D是粉红小姐喜欢又佩服的姑娘,坚韧乐观,从未因为糟糕的成长环境而丧失自己的美好。反而越来越坚强,美丽,在困难下越挫越勇,不投降不低头不服输。

一个人在外闯荡,再艰难困顿的时刻,也从未在外人面前抱怨诉苦。就是这样努力到令人心疼的姑娘,却因为学历在大城市受着不公平的待遇,做着最辛苦的工作拿着最低廉的工资。快要撑不下去。

E是粉红小姐最爱的人。

可是呢,就是她心中神一样存在的人,这样善良“牛逼”的人,明明应该福气满满的人,同样经历着她无法感同身受的痛苦。

E的母亲生病以后,E表面看起来还是那样又酷又乐天派。但她知道,E爱她,从来不和她讲自己的苦与痛,却不代表E是OK的。

E就像忽然长大了一样,每天早起洗衣做饭拖地,从什么不干的“小公主”包揽了母亲以前所有的事情。不擅长做饭的E,突然就成了厨娘。

她能想象E每次见到母亲疼痛,陪母亲一次次去医院时,心里也一样疼。

可是,唯有坚强,才能渡过难关啊。

看似都是生活所逼,可前提是自己足够强大,才能装作若无一事的揽下一切啊。这都是粉红小姐爱E的原因啊。祝福E,坎坷少一点,幸运再多一点好不好。

F是粉红小姐最后仅剩的依偎,可F在繁忙的工作和前途中一点神也分不出。为了升职加薪考证却失败,等待着来年继续奋斗着。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不只是晴雯的命运,更是现在很多姑娘的坎坷。

上帝丢给我们一个个问题,一张没有答案的试卷。

甚至答案上只有一个字——略。


粉红小姐这一年来去医院的次数去前二十年都多。

如果说精神上的打击能让人熬下去,身体上的病痛折磨除了含着泪扛下去还能怎么样呢?再加经济中断。

如果一定要打个比喻的话。前二十几年粉红小姐只学会了站立,而这一年,她学会了走路加奔跑。

可她也从那个活泼爱闹爱笑的小姑娘,变成内敛老气的“大人”。

古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个粉红小姐以为最大的难题,也在潜移默化中悄然无声的发生了质变。

不敢再活在每天只有吃喝玩乐的日子里了,或许要说没资格了。那个叫嚣着我每天只想三件事,我要吃什么,我要穿什么,我要买什么的傲娇女霸王。

终于长大了啊。

虽然过程残忍又痛苦,可是粉红小姐却真的就戒掉了所有乱花钱的坏毛病。

大学毕业以后什么也没留下,就留下几盒子的小票账单吊牌。知识储备为0,衣服鞋子包包护肤品却上百公斤。

什么专业技能都没学会,就学会了如何快速的刷光卡。

说难听点,是活该,可生活不会这么糟糕。

它,只会,更糟糕啊。

生活不在等待和消磨里,主动出击才能有收获。

如果你只做自己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就永远没法进步。你以为的所有偶然,最后一个个累积成必然。

粉红小姐这半年时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多到可以编出好多好多故事,有甜蜜、有苦涩、有疼痛。她所有曾经的幻想与计划统统被打破。

很好,人生花了半年的时间给她上了一堂看似,及其盛大惨烈的课。而她以及格线打擦边球的方式勉强合格了。

流着泪控诉也好,愉快的奔跑也好,她还是过来了。对前路坚定一点,少点忐忑和害怕。稳住了自己,才有多余的力量稳住生活。

以后的生活再也没办法再用“学生”这个身份,给自己添加借口了。没办法说是学生就要示弱,就要享受特殊的待遇,更没办法去忽略身上的责任了。其实这些事,从成年开始就应该学着去承担的。

最后一场分离的时候,粉红小姐觉得大晴天都变成了灰的,大太阳都冷却成冰。大家就此别过,不知相逢再是何日。

从一个屋檐下的常客,变成天涯各地的居客。

粉红小姐说,忽然好讨厌自己这样的自己,矫情的连自己都觉得异常。前几年总是爱往外跑,热衷于分离与陌生,在不同的城市带着不同的心情,欢喜行走。

觉得自己越长大越没用,每次搬家,换城市,甚至长途旅行,都像是撕掉一层皮肉,都会觉得特别舍不得。人怎么会这样啊,越长大越不知道怎么面对别。

不过仔细想想倒也是,小的时候,哪里懂得什么叫离别,那个时候的我们大概还没长出心肝吧,再往回倒退几年的她大抵也是不懂的。

只知道一个劲儿闷头向前跑,只想要离开,离开,赶紧离开,揣着对远方的热望,头都不知道回一下。

若她年纪小一点,就不会舍不得。若她年纪再大一点,或许也已经学会了舍得。

只有现在的她,站在湍急的河流中间,不知道该怎么泅渡。

— END —

我想为你戴上隐形皇冠

愿你在爱里永远不要出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