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乱时期”的爱情

还要从十二月初我去南京说起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出现了挺严重的矛盾 我自己来南京没有告诉她 她追了过来 当天我们聊的过程虽然不怎么愉快但是结果令我们都能接受 回来之后我们很默契的不找对方 将近20天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们其实也默认了必然分手的结局 但没人说出来 怎么说呢 认识她的这两年来 她一直是我的精神寄托 让我心里有一个信仰 让我克服抑郁坚强的活着 为她努力的挣钱 但是我也知道我们可以是好朋友 但远远称不上是爱人 应该说一直是我的一厢情愿 而她呢 大概在她众多追求者和异性朋友中我对她最好且最乖不会以男朋友的身份左右拘束她的自由的人 我就这样从一个好朋友完成了所谓男朋友的转换 也从卑微的好朋友变成了可怜的男朋友  我一开始就知道我们不太可能 即使在一起也不会长久 但人呢有时候就是这样喜欢尝试一些明知道不可能的事非要头破血流  果然在一起之后各种矛盾出现了 我为了留住她我妥协了 我向我的原则妥协了 我为了一个不爱我的女生改变了我二十多年来的原则 这是后话 这个时候我明白了一件事 我要无休止的付出才能换回她对我的一丝好感与回应  她呢一句话 我翻山越岭 鞍前马后的为她事事尽心  好的感情是势均力敌 要收支平衡 我们这样的关系太脆弱 于是我开始可以疏远冷淡她 她也察觉到了 于是我们为期了20多天的冷战  一月三号中午 我实在憋不住了 提出了正式分手 让自己解脱也放她自由 本想我会如释重负 但带来的确是更多的空虚感  一直支撑我的精神支柱突然被剥离了  没了铠甲 尽是软肋 想一想两年来到这一步 挺可笑也很嘲讽  我的世界被她改变 她却再与我无关。

     2018 1 4 凌晨两点  大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