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变的依然是原本。

曾经

我不喜欢下雨天,因为下雨天没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不喜欢黑夜 因为黑夜来临的时候,你会放开我的手。

现在。

我喜欢下雨天,喜欢黑夜,喜欢一切可以让自己静下来的事物。

唯一没变的思绪。

唯一没变的是一种恐惧的感觉,我依然害怕伴有雷电的下雨天,无关于他,只因从有记忆一来一直都伴随左右,便一直难以忘记。人来人走,来时带来的情绪,走时也随他离开,闲时想来,貌似也没什么不得了的情绪,只有自己一个人时产生的情绪,无论好坏,大概会一直陪伴左右,正如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一样,你走,或者不走;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不来不去,不增不减,不舍不弃,这般话大概也适合一个人酿造的情绪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