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部书

雨一直下着。

从春节后的情人节那天就一直下。

像极了崩溃的我。

佛说,前世今生,因果业力。

我知道那是情深不寿。

血一直在流。

要把一切脏的东西流尽。

像古书里那样,把血流尽,把内脏心腔全拿出来,用流动的净水洗过。再重新来过。

我在空中看人间的我。

历历过着明明白白的劫。

阶下青苔与红树,

雨中廖落月中愁。

你抄了我曾写给你的李商隐的诗,转给你渴望亲近的人。

你抄了我曾写给你的所有的爱慕言语,殷勤地献给你渴望亲近的人。

然而,你不知道你错了。

她不是我。

你以前和以后的任何人任何新鲜和刺激,都不是我。

你今生再也遇不到那样的我。

我很遗憾,但还是祝你健康快乐每一天。

你在深夜里,像我当初一样热烈烈地一厢情愿地隔着屏幕对你温柔一样地向她送爱心的时候,她已经轻蔑地吃定了你。

像你轻蔑地吃定了我一样。

我知道你永远都以你能撩上你觉得能撩到的人为荣。

高雅高颜的琴棋书画文武双全的美女永远都是你渴望得到的永远都得不到的念念不忘。

她不缺你。

就像你不缺我一样。

你陷了进去。

就像我陷了进去一样。

我能看见你到后会被你自己的一厢情愿戏耍地万箭穿心的样子。

我也能知道你会带着伤回头来找我。

但我再也不会给你疗伤了。

我把我所有的深情和温柔都收回来,好好爱我自己。

这一场轮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