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你根本就玩不起

小雨当上主播是被逼的,自己多年积蓄被渣男卷走,也没去报警,房租都交不起了,在网上看到女主播管吃管住底薪五千,过去面试发现真靠谱,刷礼物了还有提成,不管怎么样,最起码解决了生计,当天就搬过去了,比当站一天的导购强多了,朋友圈里没有一条是关于自己当主播的消息,她对这个职业始终带着有色眼镜,尤其是老家的父母,要是被她们知道,说不定村里传开了说她在天上人间卖肉。

这两年主播爆热,每天都会涌入新人,过一个月又会走一批,她抹不开面,是不想被熟人发现,所以尽可能浓妆艳抹,或者带一些头饰眼罩,漏胸露大腿都行,只要不卖脸就行,公会的头儿看她最着急,人家最起码每天刷个礼物还能一百多,她这倒好,连个人气也没有,最后下了死命令,你再这样,走人吧,给人腾地。

她就在直播间不穿内衣又唱又跳,好歹保住了一天一百多的流水,也算有了进展,她以为能来当主播的人都是迫于生计,直到认识了徐静,两人熟悉后,她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投胎在一个有见识的家庭,徐静父母同在北京打拼,开了四个商铺,可以说是个成功老板了,徐静算上小富二代了,并且徐静是本科毕业,之前在大公司里上班,后来她觉得上班没有意义,让父母给她投资开店,她做了一段实体后觉得直播是未来趋势,于是把店交给父母打理,自己就应聘来这里了,徐静比她还小三岁,她搬来那天,不过是一个拉杆箱,全身上下也并非名牌,但是直播起来百尺竿头摇旗呐喊,比她活泛多了。

晚上的时候,徐静爸还给她通视频,问她进展如何,告诉她万事开头难,要有策略,慢慢来。

她当时就在旁边敷面膜,她好羡慕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摊上这样的父母啊,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可见人的命运一开始就是固定好了的,父母的见识决定了子女的出路,她到现在都还觉得主播是下贱职业,更不要提老家的父母了,在她接触的身边人无一不是这种看法。

阶级的差距首先就是从父母那里就隔离开了,除非悟性极高,并且紧追慢赶,不然是怎么也是望尘莫及的。

过了几天,宿舍又来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更厉害了,能唱能跳,第一天就打赏了一千多,一眼看上去跟明星一样鹤立鸡群,熟了后发现更是了不得,去北京电影学院进修过,还是某国际选美大赛的亚军,数不清的荣誉title,她更好奇了,主动接近她,女孩看她老实巴交,就说自己父母从小就培养她往演艺圈走,全身上下都整过容,花过不下五十万,微整都是自个儿去,每月都要去打针保养,定期上表演课。

她说,那你一定要当明星吗,万一成不了呢。

女孩说,我爸妈说,一旦成了,投资翻上百倍。

她在北京漂了十年了,从这个商场跳到那个商场,一个导购职业干到黑,每个月赚有数的钱,她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两种人,有敢于让子女去打头阵的开明商人父母,也有从小就让女儿接受全身整容的演艺圈家庭,她从小接受传统书本的教育,社会和父母都告诉我们要做个有用的人,那具体什么是有用的人,她的理解:有用的人就是一个正经职业干到死。

而有的人先是家底深厚,继而眼光长远,选择剑走偏锋,坚持不走寻常路,最后浪里淘金。

这个世界有点小才小艺的人太多了,生而为人,我们如模具一样生产,层次不齐,自命不凡,熟不知有些人的命运就一开始就是固定好了的,或幸福或不幸,所以不必执着于努力,人生苦短,吃点喝点轻松点,其他的都是草芥,不值得一提。而​​​​像她这样的人就像工厂制品,一个个模子批量生产,适合回老家找个人嫁了,不适合在北京这种地方生存,按照她的想法,是她只能按部就班的生活。

等她终于看透了这一切,她也想明白了,收拾东西打算回老家,北京只适合有实力拼爹妈的“后浪们”,她连浪都算不上,远远的看着只能羡慕焦虑死,还是回老家嫁人更明智些,最起码终于发生质变了,自己的孩子多半也不会是“后浪”,想到这里就觉得太绝望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