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A文友群英会》一江烟火半生情(八)

八月的桂花

一朵一朵盛开

一朵一朵凋零

各有各的前尘往事


满地黄花堆积

(十)梅开二度

坦白说,没有了梅夫人的家空旷但不寂寥。

梅先生很是肆意挥洒了激情,尤其儿子也不在身边。

梅先生可不想再次走入婚姻,绝对不想。

可,看到对面的朱丹隆起老高的孕肚以及似笑非笑的表情,梅先生心中真是莫名的惶恐。

朱丹当然将梅先生的心事看得清楚明白,她缀了一口果茶,轻声说;"梅总,我怀的是双生子,你的。”

正端起咖啡的梅先生闻听此言,险些将手里的杯子掉落,惶恐中不知如何回答朱丹的话。

“梅总,第一、我不会逼你结婚,认这两个孩子;第二、我告诉你,只是觉得你有权知道;第三、给你优先选择做孩子父亲的权利。”朱丹不紧不慢的说。

梅先生方寸大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扰搅的千转百回。真不知道如何回答朱丹的话,自己的独生儿子聪明帅气,正在美国读高中。

梅先生从来也不认为多子多福,更不想再次走入婚姻。目前公司经营正常,自己交交女朋友,与哥们姑娘们一起打打高尔夫,不用担心回家晚了怎么交代,不用在意曾经幽怨的眼光……

梅先生竭力控制自己混乱的思绪,回想一下对面这个小女子是如何怀上孩子的,脑子里电光石闪中想起了在澳门因为赢钱之后心情大好,颠倒鸾凤中没有使用杜蕾斯。

梅先生记得事毕后让朱丹去浴室冲洗处理一下,免得不慎未婚先孕,朱丹也特别紧张及配合,莫不是,当时朱丹根本就没有处理吗?

真的是那次不小心吗?孩子真的是自己的吗?

朱丹仿佛看穿了梅先生的纠结,淡淡的说:‘梅总,孩子是您的确信无疑。目前我需要您的帮助,孩子还有两个月就可以出生,如果您需要确认孩子是否是您的,可以等孩子出生做亲子鉴定;如果您不想要孩子,没有问题,我不会逼您的。那我只能临时找一个朋友江湖救急,先领证给孩子一个合法的身份,我不想孩子是非婚生子。”

梅先生能听出朱丹口气里隐隐的不快与寡淡,他却不知道这是朱丹刻意做出来的姿态。

梅先生毕竟也算久经商场及情场的男人,自然不愿意失了体面,于是微笑道:“这个惊喜有些大,我得回去考虑一下再回复…”

朱丹说:“没有关系,我能等的。”

彼此尴尬冷场了一会,梅先生借口公司还有事情处理就先告辞了,剩下若有所思的朱丹。


朱丹并不担心梅先生吃完嘴一抹不认,毕竟哪个成功人士愿意自己双胞胎儿子跟别人的姓!只是此时的朱丹更希望梅先生能用一纸婚书来给自己最好的承诺,毕竟,自己也是年薪不菲的人,如果仅仅是拿几百万抚养费,依旧要孤苦的走完这一生,朱丹并不愿意。

没有更好地选择,朱丹一直都知道的。自己已经三十一岁了,已经不再年轻了。自己研究生毕业就已经28岁,在单位勉强站稳脚跟也花费了三年时间。

期间陆陆续续也有男孩子追求,可惜大多数银行或者证券口子的,一个个并没有多少钱,却口气大的很,也不把钱当做钱。所谓寒门贵子,也不见得投缘。总之,高不成低不就,一晃也就快32岁了。

遇到梅先生,尽管知道他离异并有儿子,但梅先生自有成功男人的睿智贵气,而且打球爬山酷爱运动,这一点和朱丹自己也比较契合。尤其是梅先生有钱并舍得用钱也懂得用钱,这一点是很多有钱男人不能比的。

梅先生是个享乐至上的人,全世界各地的米其林餐厅的榜单基本如数家珍,购物的眼光也够水准,有钱的男人很多,但喜欢花钱的会花钱的有钱男人并不多,朱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她不急,她知道,要梅先生这样的男人下定决心再次走入婚姻是需要足够多的耐心。

朱丹在单位的工作也算独挡一面,工作稳定又体面,整个人也知性优雅,这一点是梅先生觉得挺有面子的事情。梅先生知道朱丹不会拿别人的孩子来唬自己,想想自然受孕居然还是双胞胎,又有些喜不自禁。

想到第一个孩子昊昊的出生到成长,自己一直在创业,百般辛苦,孩子都是妻子一个人拉扯着,和自己的感情也很生疏,梅先生心里有些苦涩。


想想还是给前妻打个视频电话,多少也需要告知一下,顺便看看她的想法,毕竟前妻也占有公司35%的股份。电话拨通后,梅先生要儿子接电话,前妻叫了几次,昊昊才不情不愿地从书房出来,问一句答一句的,借口还有功课就回了书房,让梅先生很是无趣。

前妻看得出梅先生的难过,轻声安慰,男孩子大了,性格内向,不要在意。

梅先生突然觉得前妻如同姐妹亲人,眼眶有些湿润,柔声问:“你还好吗?异国他乡也要注意身体。”

前妻亦回答:“你自己一样保重身体,不要玩火烧身,惹些麻烦,现在的小姑娘不得了的”

梅先生闻听此言更加难受,忍不住说:“我可能要结婚了,没有办法,她有孩子了,是双胞胎儿子,我不能坐视不管,希望你不要生气,孩子们我会一视同仁的。”

前妻一时被梅先生的话气到无语。什么叫一视同仁,原来财产是一个孩子继承,现在凭空多了一对双胞胎,还让我不要担心,真是无耻!

可,前妻更明白,此时说什么都是空的,让梅先生放弃外面的女人容易,放弃两个孩子怎么可能?!于是,前梅太不仅没有怪责,反而说:“你自己有数就可以,昊昊是你的长子,又没有得到你多少关爱,你莫要失了分寸才是。”

……

梅先生不傻,听得出前妻的落寞与压抑的愤怒,但事到如今,只能往前走了。

何处是荆棘?何处无波折?

(未完待续)

《AAAAA文友群英会》英雄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