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参与过“网络暴力”吗?

以牙还牙固然大快人心,它满足了人类一种模糊的原始的公平。但亲爱的读者们,文明不是这样的,文明是需要把错误修正,而不是制造另一个错误去弥补。

二战后,美国为了提高弹道的精确,在宾夕法尼亚研发出了第一台电子计算机。当它的发明人莫奇利和埃克特站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实验室仰望这个占地170平方米的庞然大物的时候,他们根本不会想到,他们创造的是一个电子化的虚拟世界。

21世纪的今天,电脑的普及率已经在全球达到40%左右,智能设备高达80%,在发达国家中,每天有95%的人需要通过各种手段进入互联网。

购物、社交、办公,我们把越来越多的个人属性转变成数字,保存在互联网里。随着我们上网行为的频繁,我们的形象在互联网里也越来越清晰,我们几乎把自己完全复制,在互联网里创造了另一个自己。云数据甚至可以模拟出每个人的性格和购物倾向。那些我们早已忘记的重要节日,计算机帮我们记着,那些我们早已捋不清的人际关系,计算机帮我们存着。计算机变成了我们大脑的延伸,可以让我们分身去处理生活中的多任务。

那些原本需要大脑去操作的事物,我们现在交给了计算机,我们正在把更多的信任和权利放在一个小盒子里。

智能设备是人类唯一一次不依靠大自然的进化。我们已经把一条腿迈进了屏幕,人体的虚拟化正在发生,数字会变得比血肉更重要。

我们创造了一个平行世界。

在那个世界里,一切还都是荒芜,一切都还在原始。只是生活在里面的人拥有大量的现代化知识,让它的发展更加迅速。

比特币的诞生证明了数字可以拥有实质性的价值。就像远古时期我们第一次使用货币。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越来越多的社会事件被搬到网络。

不管是民事纠纷还是刑事案件,除了需要道德审判和法律审判,现在又多了一项舆论审判。

层次不出的热点新闻,我们用我们的键盘下了一个又一个判决书。

就连司法系统在众口铄金面前都不得不做出让步。

正如我上文所言,虚拟世界依旧处在“原始时期”,所以公众对一件公案的判决往往趋向于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就像人类史上的第一部法典,汉谟拉比法典。

越来越多的事件表现出虚拟世界和人类文明进程的趋同性,我们用最前沿的科技创造了过去。而我们正在搬家。

对商人来说,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伟大的淘金时代。但对整个人类文明来说却是一次人性的考验。

在那个世界里,所有人都是一串数字代码,只要轻易改变其中几个字母,我们就可以转变身份。

没有了眼神的交汇,没有了皮肤的接触,交流可以字斟酌句,拉手可以靠想象力。见面就是互发美颜照片,发生日贺卡只需要动动手指。

我们可以一面发恭维的句子,一面摆出鄙视的脸。

那是一个不够真诚的世界。

对待熟人,我们可以极致的虚伪,对待陌生人,我们则尽情的真实。

人性向两个极端拓展,一边是“见面不如闻名”,一边是毫无底线的网络暴力。

人类基本所有高端科技的发明,都是靠战争催生的,不管是交通还是通讯,他们起初都服务于军队。只有在和平年代,这些发明才会被应用到民生上。

所以他们本质上还保留了战争的属性。20世纪,美国人靠计算机让导弹飞行的更精确,如今我们依旧把键盘当做武器,在互联网发动战争。

每天有不计其数的留言涌入互联网,他们每个人都无足轻重,但合在一起,便聚沙成塔,有了摧枯拉朽的力量。

人类依靠互联网再一次实现了权利转移,但可悲的是,普罗大众再一次证明了历史的必然性——过度的自由必定会引发混乱。

缺少了道德监管,人在虚拟世界里更加肆无忌惮。

我不是信不过人性,我相信人性有向善的本能,就像向日葵一样,面对阳光才能生长,但阴暗的土层下,它的根依然需要缠绕周围的有机物,让它们窒息,自己获得更多的养分。

数字化减少了我们释放恶意的成本,很多冲突如果变成面对面,就会更容易化解。

我们少了一种在大街上被陌生人撞到听到对不起时回答没关系的宽容。

在互联网里,我们甚至都不需要别人冲撞,只是因为看不惯他撞到了别人,我们就要骂一句傻逼。

屏幕不仅变成了我们的面具,更变成了我们的木偶。我们操控着木偶行走在世界里,即便被踩在地上,也不会有切肤之痛。

所以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虚拟化,因为他们感觉到在这里更加“自由”。

自由是一个令人向往的词,但同时也是一个危险的词。

在虚拟世界里,我们有权利去评判任何一件事,也有权利对任何人品头论足。这是“自由”。

正是这种缺乏道德监管的自由衍生出了“网络暴力”。

很多人对网络暴力有所误解,以为只是一群无知的网民对一件事众口一词的无脑批判。

其实不是,真正的网络暴力是有理有据,让你无从反驳。

不是那些“你怎么不去死啊傻逼”而是“我是好人,经过我的分析,我觉得你应该去死,理由如下……”

它的操作者不是躲在角落里的邪恶份子,而恰恰是自诩道德模范的“精英”。

他们居高临下,像法官一样坐在电脑前,对他所接触到的一切下达自己的审判,他身体里有一种浸入骨髓的优越感,让他觉得他同他遇到的每个人都不一样。他把自己的行为准则作为标准,抗着一张正义的大旗杀入纷乱的世界,所到之处,尸横遍野,没有自责,只有自我认同。

我们不仅要警惕“你怎么不去死啊傻逼”这样的恶意,也要警惕“我是好人,经过我的分析,我觉得你应该去死,理由如下……”这样心怀天下的善意。

行善和作恶是人性里共生的东西,不管你选择哪一条作为正确的价值观,其实都是排除异己,一叶障目。这和暴君无异,黑白分明让你变得武断、固执乃至残忍,九世恶霸放下屠刀从来都不会立地成佛,他只能任人宰割,卫道士之所以也拿起了屠刀,正是因为心存大善,要捍卫“正义”。

我的文章有些“值得”争议的地方,这一点我是清楚的,所以总是看到一些这样的评论,大体说文章部分观点偏激,有教导旁人从恶的嫌疑。

说实话,我是不屑于这样的善良的,因为他骨子里还是一种“还好我聪明,没有被你教唆”的优越感。

其实没有人会被教唆,大家往往觉得除了自己之外的旁人都是随波逐流的蠢货。

一个但凡能看懂文字的人大体也不是法盲。

何况法律从来没说你错了,而是告诉你不该这样做。

我当然希望这世界黑白分明,简单直接,但现实它不是。现实经常是灰色的。

文章里的那点“偏激”不过也就是担负着一个向“对错”劝和的使命,使你明白,“错”是常在的,是无奈的,只有明白了这个,你才能心怀宽容的去原谅那些做了不该做的事的人。而不是举着正义的大刀,胡作非为。

事实上,这世间最大的“恶事”都是基于善的动机。

这“善”若不是从内心里发生,具象到个体身上,便很有可能变成行“恶”的工具。这一点是非常可怕的,因为当一个人要杀你,且有一个正当的理由时,你必死无疑。

希特勒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是因为他脑子里有一个消除差异的完美世界。

这就是网络暴力可怕的地方。他们办了一件“恶”事,却用了“善”的名头。不信你去问他,他振振有词。

那些声称要把药家鑫送上刑场的人,他们个个都道德高尚,忧国忧民。

以牙还牙固然大快人心,它满足了人类一种模糊的原始的公平。但亲爱的读者们,文明不是这样的,文明是需要把错误修正,而不是制造另一个错误去弥补。

要消灭网络暴力,首先要消灭的不是那些毫无依据的谩骂,而是根植于每个人脑子里的“主观意识”。

生物依靠遗传创造了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差异性,这些差异性让个体拥有了独一无二的辨识度,可以让我们既可以同为人,又可以在同为人的基础上成为不同的人。

当你去掉那些外在的差异,你会深深发现你同周围任何人的趋同性,你骨子里的优越会变成一种无知的表现,你会发现所有人类都有一个“共同”之处,正是基于这一点,人类本质上是同一个人的化生。

我无法给这一点作出一个名词,因为连我都不知道这一点具体是什么,如果非要给出一个概念,那人类曾尝试用文字描述过它,那就是灵魂。我从不相信灵魂会随着人的改变而改变,一个人的灵魂不会因为你受过高等教育或者见义勇为而变得比农民高尚。灵魂不是品德。

灵魂是身体的种子,让我们得以长成双手双脚,口眼耳鼻,猴子也有长毛的短毛的,缺胳膊少腿的,但只要你看一眼,你便可以认定:这确实是一只猴子。

就是让你确定它是猴子的那点,是物种的灵魂,也可以说种子,放在人类世界里,就是“人性。”

当有人做出了让你不屑一顾或者无法理解的事,你应该采取的态度不是轻蔑和鄙夷,你应该羞耻和忧虑,因为那是你在不同环境下的同一种样子。

你应该庆幸你没有在他那样的环境下生长,而不是居高临下的幸灾乐祸。

法律和道德是我们生活在一起的规则,而不是消灭差异的工具。

人的差异会在某些时候破坏我们共同生活的规则,自然会有法律和道德去维护平衡,我们再不需要去施加压力,因为你真正的目的是在获得优越感,是在体现阶级和不平等,你做的事,并没有你认为的大义凛然。

所以,我们可以不认同任何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但我们必须给别人低俗和“愚蠢”的权利,这是他作为人的基本。

我们应该接受“没道理”,接受有人颓废,接受有人不爱财,甚至接受有人不进步,我们可以设立规则和制度,但是不要设立标准。

我一直讨厌喜欢讲道理的人,因为那代表他在否定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人,他在党同伐异,他在排除异己,如果他在固执一点,那他还得加上目中无人,独裁专制。

这篇文章本身也是一则“道理”,我讨厌别人讲道理,自己却时常讲一讲。

我总仗着自己读过一些书就比别人多懂一点人生,一面自命清高,一面犬儒主义。

但其实我内心里清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经验,旁人的道理并不能让他活的更好。我讲,不过是充实一篇文章,打发一些时光。

所以,这是一篇检讨。作家的功能一直都不是说教,而是以他们敏锐的感知能力去提炼生活中被忽略的美,然后把它编成故事让读者感知,继而明白一种道理。

写这篇文章之前,我翻阅了很多热点新闻或名人微博的评论。

在这些评论里,我极少看到理智的分析,即便有,也几乎被卷入了另一场网络暴力里。

因为理智在某种程度上有些无情。而人需要情感的释放。

释放情感是发泄,是为了自己爽,而理智是把东西往脑子里扔,是为难自己。所以大部分人选择了前者。

多为难一下自己,想一想如何和这个世界相处,因为那也是世界对你的方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