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前的《甲方乙方》,徐帆把过气演员的心酸落寞,诠释的神了

2020年红火的国庆档仿佛过年一样,《我和我的家乡》、《姜子牙》票房双双破10亿,《一点到家》又有黑马之姿,给电影市场带来一片欢腾。

1995年的《红番区》算是内地春节档的鼻祖,当年卖了9500万票房,赚得了满盆钵。

看到香港电影如此赚钱,内地电影人开始着手拍“贺岁片”,不选择春节主要还是避开成龙电影。

1997年的《甲方乙方》是内地第一部贺岁片,被誉为开山鼻祖,它的诞生,催生了“贺岁档”的概念。

从另外一方面来说,《红番区》催生了《甲方乙方》,冯小刚贺岁片之路也由此开启。

当年《甲方乙方》投资400万,拍摄40多天,最后斩获了3000多万票房,票房口碑齐飞,23年过去了,豆瓣评分高达8.3分,现在看依然不过时。

很多时候,有一类有口皆碑的经典,票房大卖,也斩获不少奖项,却很难在第一次观看时便发现影片的亮点。电影《甲方乙方》,于我而言,正属于这种情况。很早便知道,影片是中国“贺岁片”的丰碑之作,与此同时,它开启了冯小刚的票房神话,还使得葛优第一次成为大众电影百花奖的影帝。

但在小时候看到央视播出《甲方乙方》的时候,却很难看懂。

究其原因,不在于影片的晦涩,而是在于结构的细碎——倘若无法在上映时到影院一口气看完全片,凭零碎时间在电视上观赏这类由多个“单元故事”拼贴、侧重台词效果的段子式电影,很难快速入戏,一时间又会被高密度的台词分散掉注意力。

真正看懂影片,是在“信息大爆炸”后的今天,有了足够便捷的方式与理性的心态,用当代视角去完整地重温冯小刚的“贺岁片”经典。

也正因为如此,这部90年代后期的作品,作为商业片市场成熟前的“集体记忆”,映射出的是那个年代人的精神状态。

《甲方乙方》可以说是一个荒诞故事的集合,整部电影由几个不同的故事和桥段组成。

一个卖书的胖子想要做巴顿、一个炒菜的厨子想要当英雄、一个有钱的大老板千方百计地想吃苦。

这些故事单拿出任何一个,你都不会觉得这是现实生活中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而《甲方乙方》的剧本恰恰就是这样几个荒诞故事的集合。

能够写出一个荒诞故事并不困难,但是如何能够将这些故事联系起来,则需要费一番心思。

电影中几位主角做的生意很有意思,就是帮人圆梦,无论你的梦想是什么,只要你找到了他们,那么他们就可以帮你圆一天的梦。

你想当将军我就可以给你弄来坦克演习、你想吃苦受罪我就能给你送到贫困山区、你想体验受气的滋味我就可以把你弄到地主家做佃户。

“好梦一日游”就像是电影的一条主线,将这些荒诞的故事串联在了一起,使得这些看似零散的故事,有了一个共同的依托。

这使得整个剧本的架构变得更加地完整,使得这些荒诞的情节都有了“好梦”这样一个背景。

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徐帆。

影片中徐帆饰演的唐丽君,是一个当红明星,却因为粉丝们的围追堵截,希望能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于是,姚远(葛优 饰)所在的“圆梦”公司,就承接了这项普通人无法理解的任务。

在姚远等人的策划下,当红明星唐丽君宣布退出了影视圈,并如愿以偿的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唐丽君就开始怀念起自己曾经众星环绕的日子。

于是,失落的唐丽君一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自己曾经获得奖杯,一边让经纪人跟曾经有过合作的各种导演打电话,询问能不能唱首歌或者作个出场嘉宾。

在经纪人得到否定的回答后,拿着奖杯的唐丽君,一脸的可怜和委屈,再也没有了之前高傲、冷漠的模样。

在经纪人和保镖,也选择离开的时候,红极一时的唐丽君,忍不住说道:

“看在你们跟了我这多年的份儿上,我再给你们签一次名。”

“你给我们签过了。”

“那就再签一次嘛,我的手都生了……”

虽然,影片中有些许夸张的成分,但现实生活中,很多“过气”演员、歌手因为生活所迫,到小县城甚至偏远农村,进行串场演出的新闻,并不少见。

过气演员很常见,难的是再度翻红。

聂远祖籍山东,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本科班 。2000年,聂远与黄奕合作拍摄了《上错花轿嫁对郎》,一毕业就担当男主。该剧播出后很受欢迎,聂远的古装扮相也十分深入人心。

紧接着,聂远又出演了一系列大制作的古装剧,甚至有传言称黄晓明主演的《神雕侠侣》曾经定好的男主是聂远,期间更有疑似聂远的试装照流出,不禁给传言增添了几分真实性。

“抢男主”事件之后,细心的观众发现聂远似乎跟之前不同了,本来是有些方的下颚骨似乎被打磨过。

聂远面容因此变得越发精致,于是坊间又流出“聂远为争杨过一角不惜整容”的说法,真真假假,这在当时并无定论。

之后,讲义气的聂远帮朋友出头打人,以“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七个月,缓刑一年。

打人不对,这点毋庸置疑,聂远也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珍视的事业停滞不前不说,这件事给聂远的家人也带来了不小的打击。从此,聂远几乎淡出了观众的视线。

直到《延禧攻略》的播出,没人敢用的聂远披挂上阵,表现深受观众好评。

其实当年,聂远曾对自己的冲动行为进行了深刻反省,也诚挚地向公众道歉,态度十分恳切,芸芸众生,从不犯错的又有几个?能从错误中汲取教训,这一点,聂远做得难能可贵。

再加上沉寂的日子里,聂远从未放弃过自己的事业,不仅坚持锻炼保持年轻状态,演技也丝毫未见退步,反而越发精进。

《延禧攻略》中,聂远看起来比实际年轻不止十岁,如此,当年的整容流言也不攻自破。

要说内娱“老来翻红”第一人,秦岚必定当仁不让。

2018年之前,大众对她的印象普遍停留在表面娇滴滴背后耍心机的知画身上。

无论说话还是低眉顺眼微笑的样子,都透着令观众十分反感的算计。

让人分分钟想跳进电视机里暴揍她一顿。

她的各种高段位绿茶语录也流传至今:

永琪,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我不敢怨也不敢奢求,更不敢和姐姐争宠,你尽管去爱她。

但是,请你也能让我有所回忆,我请求你让我有个孩子。

这样教科书级的绿茶婊,很难不被嫌弃。

角色不讨喜,让很多观众对演员本身也多了几分憎恶。

秦岚就这样被误解被讨厌了15年。

连她自己也不止一次的diss过知画,怪自己当年演的过于绿茶。

还好,2018年《延禧攻略》爆火,她在剧中饰演的富察容音终于将形象扭转。

不仅皇上和魏璎珞爱她,观众也深深喜欢上了这个端庄自持的皇后。

而秦岚,也跟着变成了让人无限爱怜的白月光。
同样是37岁,剧中的富察容音选择一跃而下,结束自己尊贵却不快乐的一生;剧外的秦岚却静静迎来事业新春,眉眼里都是岁月洗练过后的淡定与从容。

如今的郭京飞,我想关注网络的小童鞋们一定不陌生,凭着《都挺好》中的苏明成一角色再次翻红。

在2013年《龙门镖局》中的陆三金一角,成功的让所有人都认识了这个“逗比男神”。

后来凭着这股热劲头全身心发展话剧,使自己在话剧界颇有威望。

但也就是这样不被大众所熟知的文艺种类,郭京飞陷入了半失业的状态,好在这个人的人格魅力能感染一切,在挨饿之际还能客串几部电视剧。

也就是这几部电视剧,让本就在话剧舞台上演技精湛的郭京飞更加严格要求自己,作为看过小说《都挺好》的我来讲郭京飞简直是巨大的惊喜。

一开始知道郭京飞接这个角色其实内心是隐隐的抗拒的,毕竟小说中明成何止是不讨喜,而是令人义愤填膺,甚至令人感觉这个角色就是用来衬托女主的委屈和不公待遇,是一个非常平面化的恶人不讲理的形象。

而这么一个令人厌恶的角色在郭京飞的演绎中生动立体了不止一点点,郭京飞在这个角色中加入了大量的小动作和生活化的细节,为这个角色的作恶中增添了一点贱萌贱萌,甚至有时候会觉得可爱,郭大宝真的不是本色出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