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落幕(2)

谁都没有注意到,素水注视着台上挺拔卓尔不群的少年,仿佛看到前方的一束光,指引着她奔跑的方向。

那日,开学典礼结束,涣然出礼堂后,看到蹲在墙跟的宸远。她并未有多大惊讶:“小学弟你好呀。”

阳光包裹着宸远,他笑的温暖,打了个揖:“以后还请主席罩着小弟我呀。”涣然擂了他一拳。

自此,两人感情日渐笃定。

Chapter 2

子明是在宸远离开一年后出现在涣然生命中,抑或只是在她生活中惊鸿一瞥。

记得是去年生日,酒瓶横七竖八地扔得包厢的地上都是。众人一起玩真心话大冒险。

子明输了一回合,被同班女生问到感情动向时,猛灌了自己一口酒,当着众人,拿着酒杯,爬上桌子,大声的说:“苏涣然,我喜欢你!我只想喜欢你!”死皮赖脸的告白,众人哄笑。

涣然窝在包厢的沙发里,像猫眯一样庸懒的抬起眼睛,定定的看着脸色潮红的子明,独自走了出去。包厢的气氛唰的降到最低点。

子明踉跄着爬下桌子,赶紧追了出去。他在走廊里钳住涣然的手,过道两边紫色的灯暧昧的打在涣然洁白如瓷的脸上。她如小兽一般看着子明。于是他俯下身,铺天盖地的吻上去。

直到在自己怀抱里的涣然眼泪掉下来时,子明才恢复清醒,手忙脚乱的说,涣然,是我不好。

以前也曾迂回的打听过涣然的恋情,每每此时,她总是似笑非笑的说,感情说到底无非是一个人的事,冷暖自知,我不愿旁人来分享。

涣然摇头抚摩他的脸:“子明,今天也是宸远生日。”

子明早知道,涣然心里定是住着一个男子,操控着她的情绪,翻手让她笑覆手让她哭。如今终于从她口中得知这个叫宸远的男子。

涣然泪眼婆娑的用手指勾画着他的眉毛,“子明,你和他长的那么像。”

不过是替身而已,可是自己心甘情愿。子明凑到涣然耳畔说:“涣然,让我照顾你,直到那个人回来,好不好。”

如今她心中的那个人即将回来,自己也应履行当初所言,涣然注定是他世界里的一抹风,握不住。

同室室友素水了然着涣然的一切。

她试图去拉涣然的手,你不要这样……涣然眼睛里有凛冽的光:“那你要我如何。”

说罢,拿起包,挺着脊背离开。子明欲起身去追,不料被素水抓住了手:“子明,你要好好看着涣然。不要过分宠溺她。”平日里风风火火的素水,如今也是一脸疲惫。

子明小心翼翼地问:“素水,你能告诉我怎么了?我曾经听涣然讲过宸远,他与我是同天生日。”

素水抬起头:“你生日是几号?”

10月29日。

素水握在手里的饮料掉了下来,洒了满桌子都是。整个人像是置入冰库一样。

子明用纸巾擦着饮料:“素水,宸远先前去了哪里?”

素水定定的看着他:“看守所。”

子明的动作像是突然定格住一样,素水一字一顿说:“以前他犯了点事情。进去了一年。”

子明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记起从前,自己曾摇着涣然的肩膀问她,你到底有多喜欢那个男的!?涣然只是甩开他的手,对上他的眼,不是喜欢,是爱。字字铿锵,砸在子明心上,于是他便知,再无机会。

Chapter 3

十月初,天有些微凉,整个天空呈现病态的灰白色。早起时,就有细密的小雨,准备去车站接宸远时,雨势渐渐变大,整个城市像是困在海面上的小船。

涣然早已梳洗妥当,换了白色棉布裙,头发散散地披下来,安稳娴静。因雨势太大,只能倚靠窗口,拿着一杯咖啡,俯看着窗外迷茫的一片白。转过头问素水,我今天这样打扮好看么。

素水合上书:“好看。但是,涣然,你知道你要去接谁么?”

涣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以前,宸远是最厌恶下雨的。”

素水板过她瘦弱的肩膀,声音顿时软和了下来:“涣然,宸远已经过去。我知道你是清醒的。”

涣然抿一口咖啡:“素水,我爱宸远。恐怕你也是吧。”两个人在逼仄的空间里对视,气氛渐渐凝重。

素水先败下阵来:“涣然,你总是那样任性。算了,你要怎样就怎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