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篇:三个杀手(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里是杀手集训营。

楼房像极了教学楼,一排排的,粉红白调。

教学楼的左侧是一片林子,右侧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枯黄草原,就像非洲大草原那样。两边都是无比宽阔,谁也不知哪里是尽头。

而在教学楼的对面,也是一条宽广的大路,据说,一直往前,就能找到这个训场的出口。

这里的杀手,老少皆有,偶有逃兵。

毕竟,不是谁都想做杀手。

而集训营里的人都是服饰发色都是一片漆黑如墨,黑得单调。

“嘀嘀嘀——”集训营的警报响起。

这样的警报响起,就意味着集训营又有人要逃了。

而在警报响起的下一刻,只要是集训里的人,就会立马朝建筑物跑去。然后“砰”地一声,门能关得有多紧就有多紧。

明是新手,此时此刻身着黑简T黑裤黑发如瀑的她正在散步,她也的确有听到教学楼对面远处传来阵阵警报声。就是不明白两旁的人形色如此慌张,发了疯似的往房子跑去。

她冷不丁防地往前看去,一片片如同黑色江潮向她蔓延开来。

明定眼一看,靠!是一只只长着巨齿的黑色猛虎,只见那巨齿黑虎血口大开,见人就一口扑,瞬间把人撕扯成碎片,然后仰天长啸,寻找下一个目标。

看到这里,明开始恐慌了起来,转身竭斯极力地往后跑去。

终于跑到教学楼区,可惜一楼的门全都紧锁,就连上二楼的入口也被上锁了。望着两旁的人被一只只黑狮猛扑撕咬,明吓得腿都软了。

幸好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只黑狮盯上明,明倚靠在一座建筑物的角落墙面上,着手拿起那正横窜在地上的草席,往自己身上一盖一挡,有些惊慌地等待着这场猎杀的结束。

终于,那恐怖的撕裂声和咆哮声噶然而止。明掀开了草席,那黑狮神速般地消失不见了。

很多人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还是一如既往那般,该玩耍的玩耍,该闲聊的闲聊。


在这里生活了一段日子,明知道,这里的永无安宁日子对于她来说是一场漫长煎熬,而这种竭力斯底的煎熬,她无法再承受了。

是的,她要逃!一定得逃!

都说上帝给你关上的一道门,也会给你开启另一道窗。明是对上了这句话的幸运宠儿。

这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明像往常一样,在离宿舍区不远处的空旷操场散步,猝不及防,摔了个狗趴屎。

“你没事吧?”明往声音传来的上方抬头望去,来人伸了一只手。

明没搭话,把左手搭到对方伸出的右手,被拉了起来,整理好因摔倒而脏乱的衣裤。

不经意瞟了对方一眼,一顶干净利落短发,肤白貌美,明眸似水,光这长相,准一美人胚子,就是可惜了那声音,一听,就知道对方为人低俗粗犷。

明倒不想跟这里任何人有多大交际,冷冷地扔下“谢谢”两个字,转身欲宿舍。

“嘿,哥们,回宿舍吗?我也是!”对方顿了顿,“我叫鹰,你呢?”

“直接叫我明就行,明亮的明。”明冷冷道。

“噢~”鹰意味深长地应道,“小明的明,我知道,小学数学课本总会提到小明小红,天知道他们俩是不是有一腿?你说是不是?小明?”

明冷冷地白了他一眼。

“哈哈,我说,兄弟,别这样,我真的很好奇,你认识小红吗?”

“我不叫小明。”明冷冷地回了一下鹰,眼神眺望前方。

“那么小明兄弟,可有有兴趣加入跳蚤三人组?”鹰挑了一下眉,侧头望着明。

“什么鬼东西?”明还是冷冷道,眼睛始终望着前方。

鹰抿嘴一笑,把头往明的耳朵凑了凑,“就是像跳蚤那样跳来磞去,一个冷不丁防,磞出外面的世界。”

明冷冷地白了鹰一眼,“直接说逃狱出去不就行了,竟瞎折腾些什么玩意儿。”

“呵呵,加不加?”

“加。”反正这里时常都有逃兵,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明心里这样想着。

“明晚我们会在红树林集合,准备越狱,如果你有兴趣想要逃出这里就来。”

不知不觉走到了宿舍区,鹰看着明走向与自己相反方向的宿舍区域时,便拱手道,“好,明晚七点红树林凉亭见,小明兄弟,咱们后会有期!”

在鹰转身的那一刹那,明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火气,两三下就给了鹰一个过肩摔,居高临下地对着躺在地上哀嚎的鹰叫道,“你眼瞎了吗?老娘是女的!”


第二天晚上,明按照鹰给的地点,天还没黑早早就到凉亭。

“嘿,姐们,这么快就到了?”明到后不久,鹰也出现了。

“给你介绍个人。”鹰扯了扯站在自己身侧的人,“她叫狐。是跳蚤三人组中的一员。”

明顺着鹰的声音望过去,那人约摸二十来岁,一碧家小玉女孩,模样长得还算标志。

“你好!”对方恭恭敬敬地弯了个九十度的腰。

“不用这么客气。”明冷冷地望着她。

“嘿嘿,狐,挺起腰板来,人家明大姐叫你不要这么客气呢!”鹰笑盈盈地拍着狐的肩膀。

明翻了个白眼,侧过方才望着鹰的头瞬时又转过来望向鹰,双手交叉反握放在屁股后面,对着鹰说,“咱们到底什么时候逃出这里?”

“唉,不急不急,还要再等。”鹰摆摆手到。

明静静地,纵然心中有很多疑惑和无语,但还是觉得像现在这种情况最好静观其变。

不一会儿,明开始感到红树林有些异样,周遭在慢慢迷雾缭绕,随着时间的推移,云雾也开始越来越多,越来越厚,以至于明在近十米外的物体都看不清了。

狐畏畏缩缩地站在鹰的后面,双手抓着鹰的一处衣角。

正当明疑惑地望向鹰时,鹰扬起了嘴角,“出来吧!”

猛地,在明和鹰面前渐渐晃出了一个人影,人影出现的地方,云雾也腾开出一大片来。

随着云雾的腾开,来人五官轮廓也逐渐清晰,是一头乌黑短发的俊俏小生,坐骑黑狮,黑狮底下也腾着一团云雾。

“怎么,想逃?”那黑狮载着俊俏小生灵活地走来踱去。魔性的声音在空中回荡,令人有些发醉。

“没错,所以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一马。”鹰声音有些低闷。

来人俊俏小生的气场强大,周身气泽也越来越浑厚。

只见他轱辘转了一眼珠子,扬起一笑倾城的脸蛋朝鹰道,“就算我愿意让你们出去,可以我的狮崽子们也不同意啊,不过。”

“不过什么。”狐有些焦慌。

俊俏小生抿嘴一笑,“不过你们想要过去也不是不行,只要你们过了我的狮崽子们三个关卡,就能走出这个集训营。”

“哪三个关卡?你倒是说说。”鹰说道。

“那便且随我来吧!”俊俏小生正想转头,又像是发现了什么,意味深长地朝鹰的方向唤了几句,“后面的人,若是有意愿出去也可随我们走。”

明有些莫名,却也顺着鹰的身后望,随即,看见在自己离近十米处猛然腾出一大片云雾,那里站着约摸十多个黑衣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