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情人节,我和别人过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烟火束束,情意绵绵,我和泓在滨江路缓慢地走着,感受这粉红色的节日气氛。江水微漾,波澜不惊,像涌动了一世的激流终于在世纪末沉下波涛。

触今日之景不免又伤了情。

我想起那日的长江,那日的烟火,也不禁想到他,一个和我纠缠不清,却最终形同陌路的人。

我去攥泓的手,他扭头,有点惊讶。

接着他搂我入怀,他一定知道我在想什么,那个本应该彻底忘记的人,毕竟,想起他,已是罪过。

-1-

我和邵然是在高中培优班上认识的,因为他,一周一次的培优课我格外上心。

邵然长得不算英俊,但很阳光,中等的个子,白净的皮肤,总是那两件运动衫翻来覆去的穿。一看就是从区县挖来的考清华北大的苗子。

他虽土里土气,可人挺好,他很爱笑,尤其是那双会说话的小眼睛。

邵然坐我后桌,上课时我能感觉到后面的股股暖意,他会不会也偷偷看我?于是,我每次都会把马尾好好扎过,希望自己的背影漂亮一些。

下课了,同学们四散离去,教室里只剩我们两人。

“他们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走?”他客气地问我。

“我……”我琢磨着,“你不也还没走吗?”

“嗨,我住校。”他提了笔又放下,合上书本。

那天,我们一起走出教学楼,临走时,他要了我电话。他的身影在风里一晃一晃,他也许真不知道,我偷偷红了脸。

-2-

那时,我和邵然顶多可以算是点头之交,说好一点,算半个同学。

每次培优下课,我们都会呆到很晚,把堆积了一周的疑难杂症通通拿出来,讨论解答。渐渐地,我们有了默契。

天气转凉,他会说,多穿点衣服,当心着凉了。天色黑得早,他会说,今天早点走,多的我们电话里说。

可我没给他打电话,他也没问我,只是到下一周,我们重新聚在一起。

虽然有点小失落,但不得不说,在那些备战高考的日子里,他给了我莫大的支持和安慰,我从一个中等偏上的学生一跃可以和他齐头并进了。

高三的日子总是很快,一晃高考前夕。为考试紧张得彻夜未眠的我收到一条突如其来的短信。

“蓝茵,明天加油。”是邵然发来的。

我回他:“你也是,一起加油。”

我默默享受邵然带给我的力量,那个六月,我超常发挥,考了和邵然同样的高分。

-3-

邵然为和我考同样的分数而高兴,他说这是缘分。可他并不知道,我的志愿也和他填得一模一样。

在我收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可当邵然说他的学校和我一样时,我差点叫出来。

我把听筒贴着耳朵,只是笑。我听到他那边也是笑声。这是一个漂亮的巧合,它近乎完美。

那年九月,我和邵然相约去了火车站,并肩坐在飞驰的列车上,他侃侃而谈,说他童年经历的稀奇古怪的故事。我听得入迷,心想如果自己也能参与,那该多好。

第一次离他这么近,近得旁若无人,近得伸手就可以触碰。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可他未必喜欢我。或许我们还没到你情我愿的时候,既然如此,那就再等等吧。

列车到了S城,我们又乘车穿过繁华的闹市区,桂花初放枝头,这零星的美让我动容,突然我对这陌生的城市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倾慕之情。

到了学校,邵然先把我送到宿舍楼下,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叫他。

他留下了一个可靠的微笑,他让我觉得,有他在,异乡求学生涯便不再孤独。

-4-

大学时光,那么短,那么美。

邵然会挑我们都有空的时间来找我,有时候是晚上,有时候是周末。

很多时候我们会到北门小吃街,逛夜市,吃烧烤。那里是俗称的“小香港”,无论是海鲜自助餐还是五元一碗的狼牙土豆,都可以找到。那里的抓娃娃机闪着灯,那里的小馆子人满为患,排队的都是附近几所高校的学生。

那里可以聚餐,可以约会,亦可以自娱自乐。

有时我们也会逗留在校园里,或是图书馆的自习区,或是操场的看台,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聊天,渐渐地我们形影不离。

所以之后为了见他,我一度有意推掉室友们的聚会,成了重色轻友的小人。

“茵子,你又去找他啊?”

“要不把他叫上一起呗?”

“嗨,茵子,小伙子不错,收了吧。”

室友们三言两语,我插不进嘴,便大声反驳,“不是那种的,我们只是同学。”

可室友总是狐疑地一笑,“谁信呢?”

那天,我和邵然见了面,但我却心不在焉。

夜里,我失眠了,我想到一句话,王尔德说的,“男女之间是不存在友谊的。”

-5-

不知邵然是否只是把我当朋友?不知他究竟在犹豫什么?又在纠结什么呢?若是他也对我有意,为何迟迟不肯开口呢?

有的想法一放出来就不可收拾。但我发现,他越是沉默,我便越是强求,渐渐地,我竟喜欢上了这种暧昧不清。

时间就这样飞快地跑,一晃到了大三下学期。

天气依旧寒冷,我围着厚围巾从教学楼里出来,一眼就看到邵然在一棵梧桐树下站着。

“嗨,你怎么在这儿?”我大老远招呼他。

“茵子,你男朋友呢,快去吧。”

室友推了我一把,我哒哒地跑过去,心中万分惊喜,当然也万分不安。

“怎么?等我有何指教?”我心已是小鹿乱撞,可依然故作镇定。

“滨江路的烟火好看,一起去吧?”

没想到他真的要给我惊喜,而且,那天,是情人节。

每年情人节,长江都会升起束来烟火,预示爱情的美好绚烂。

仰望夜空,乌云厚重,俯瞰江水,波涛汹涌。

有人说,景色都是心里的感觉,而这厚重跟汹涌,一静一动,死死纠缠。

我终于明了了自己的内心,两年多,我的生活里,一半是学业,一半是他。而我的心里,全是他。

脑海里飞逝过去所有惹眼的镜头:火车站拥堵的人流,樱花路上随口的寒暄,小摊贩前热气腾腾的火锅,还有那些题集、论文。

可我为什么总在隐瞒?隐瞒他,也隐瞒自己?

而现在我终于知道,我希望的是他的主动。

烟火冲上天空,我静静抬头看。有点想哭,却很感激今晚的夜色。

我把围巾围得更紧。心绪就像玻璃窗上的水印,斜斜地滚落下,连绵不绝。

“冷吗?”邵然的目光落到我脸上。

我摇摇头。

他重新望着天空,浑浊的侧脸依然安静。

那夜,我们话很少。

-6-

如你所想,那次过后,我和邵然的见面次数果然少了,话就更少了。我开始厌恶为什么世界里全是他。我把他送给我的那三本书塞到箱子底下,不想在看到他在扉页上写下的那些憔悴的字眼。

“表白是男生的事儿,女孩子等着就好。”

一时间我迷上了网上疯转的鸡汤文,觉得每一篇都是在写自己。

有一种爱叫水到渠成,那我和邵然会不会是水未到,渠未成呢?

这样想着,觉得心头哽咽,却流不出眼泪。

-7-

转眼来到了毕业季,每个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大家聊的也从过去的风花雪月变成了前途和未来。

邵然告诉我,他要考本校的研究生。而我告诉他,我会直接找工作,可我又隐瞒了下一句,我希望跟他呆在同一座城市。

为什么心存怨恨,却依然依依不舍呢?爱情猥琐的阴暗面再一次暴露无遗。

邵然疯狂投入备考,我开始忙碌投简历、听宣讲。小白初涉职场,我又喜又忧,和室友翘课去面试,险些被骗。复杂社会的真面目被一点一点揭开,打得我措手不及。

为什么?为什么这几年我要把心思花在对邵然的猜测和等待上呢?为什么我不好好念书?成为更好的自己?

可我始终相信,上天会怜悯每一个善良的姑娘。

很快,邵然考研结束,正好我也收到了C城一家外企的offer。

“你会留在S城吧?”我问他。

“如果能考上本校研究生,肯定会留下来。”我还记得他这么说。

我心里默默想着,准备做一个疯狂的决定。

但同时我也知道,上天在怜悯这个善良姑娘的同时,也在试图戏弄她。

我拒绝了那家外企,参加了本校一个为期一年的进修项目,只为和邵然呆在S城。然而,现实却是,邵然并没有考上本校研究生。

在一个温馨的咖啡馆里,邵然说他要回C城,母亲久病在床,父亲辛苦,弟弟还在读书,家里需要他。

“茵子,对不起,我……”他有点哽咽。

我推开桌子,踉跄而出。迷茫的夜色,我再也忍不住这肆无忌惮的泪水。

希望黎明不要来临,这样,我这双红肿的眼睛就不会被发现,也就没有数落我的狼狈了。

-8-

青春总是那么容易使我们受伤,甚至,破碎,决绝。

“邵然,我喜欢你,可我准备放下这一切。”

原来放弃也是一种美。

我在他的短信、微信、QQ,甚至邮箱里都发出了这句话。

但是,我没有收到他的任何回复。

天色阴沉,恐骤雨欲来,我默默收拾行李,搬到了新宿舍。

夏日的荷塘清新而养眼,邵然的影子,淹没下去,永远也爬不起来了。

当脆弱的我碰上懦弱的他,我们注定不欢而散。

毕业后,我屏蔽了邵然的微信、QQ、电话号码,发誓不再与他联系。

我留在了S城,在一家创业公司做编辑,开始了无止无休的写稿、加班。

忙碌让我淡忘,但唯独每年的情人节,我会想起他。不是因为羡慕人家的你侬我侬,也不是感念这令人厌恶的寂寞。而是,天空中的那束束烟火。

-9-

虽然不忍,虽然心寒,可日子总是要过的。

于是后来,我成了一个与人为善却不会被骗的职场女青年。

也是后来,我遇到了泓。

我与泓一见倾心,两情相悦。

泓说,曾经有一个女孩让他求而不得,最终,他放弃了。那一刻,我像喝下一瓶酸枣酒,打通了通身血脉。我毫无保留,说出了自己和邵然的故事。

再次提到邵然这个名字,再次想起这个人,不是思前想后,而是娓娓道来。过去的海啸变成了如今的云淡风轻。很难以置信,但总算可以心安了。

终于过去了,终于天晴了。

今天是我和泓的第一个情人节,今天,他陪我到了江边,我知道,这是一场真正的只属于爱情的焰火。

邵然,我等过你,可我不会再等你。

邵然,如果青春可以重来,我不会再选择爱你。

邵然,今年情人节,我和别人过了,再见。

我牵起泓的手,他的手有点颤抖,他也在紧张。

我突然觉得自己痴傻,泓怎么会是‘别人’呢?

不过泓总是安静地一笑,从不泄露天机。

烟火烂漫,江水滔滔,行船游弋,这多像我们所有人,步履匆匆;又多像另一种爱情的诠释,弹指一挥间,亦散亦逝。

因为短暂,因为脆弱,所以,愿意为你驻足的即是美好。

祈祷吧!珍惜吧!善良的你我都会是幸运的。


无戒365挑战营第56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