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四舍双城(2)

96
伸不可测
2017.12.14 04:54* 字数 2533

传送门:

我要看上一篇→ 四舍双城【1】

我要去目录选→ 文集《四舍双城》


《四舍双城》

2 意外


我匆匆离开静园,来到校门口对面的街上。

记得我刚上大一时,这条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天津夏利和沈抚小巴,而现在几乎到处都是三轮车。这种三轮车据说是高尔山脚下的某修理厂由废弃的零件组装而来,低价卖给了广大下岗群众充当载客工具开始新的职业生涯。由于四面漏风,百姓称之“小凉快”。张志每天都和冯晓红乘坐这种交通工具在学校周围打转,区区几元钱,欣赏了都市风光。有一次冯晓红想吃必胜客,可是抚顺没有只能去沈阳。张志说好啊,咱就坐小凉快去!无奈登三轮的下岗大叔不愿意,给多少钱都不拉。最后必胜客没去成,改吃火锅了。那段时候他们很快乐。

左拐右拐寻到了那间叫做“三味书屋”的小书店,我一眼就瞥见张博明正在悠闲地在书架旁踱来踱去,时不时地抽出一本书,翻了翻,再塞回去。我喊了他一声,他看到我,问:“刚才听李玉坤说,你跑去静园了?”

“是,溜跶一圈儿。你这儿买什么书了?”

“操!我要的书没有,得现订,麻烦!”

博明交了订金,我告诉他张志在饭店等着呢。他说他知道了,刚刚也接到了电话,好像是张志处了个新女朋友,要介绍给大伙儿认识。博明又说本不想去应酬,但朋友请客还是给个面子。

“处了个新的?那咱得看看去啊!”我很意外,非常意外。但此时我已经很饿了,也想不了那么多缘由。

等我和博明来到包间时,火锅已经热气腾腾,将整个包间渲染得恍恍惚惚。席间张志介绍了她身旁的女生给我们认识。

果不其然,这个头戴李宁鸭舌帽,身穿Kappa运动服,脚踩安踏运动鞋的女生就是张志的新女朋友,百玲。当得知百玲还是个高中生时,哥儿几个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瞄向张志,张志见状频频跟我们碰杯。

我面带坏笑说:“酒好人更好!”

百玲是张志的学生,张志是百玲的家教。张志就是被百玲的父母辞掉的,估计是他们发现了什么不对的苗头罢。百玲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有种冯晓红身上没有的稚嫩的美,虽然穿着运动套装,但毕竟不是学校强制购买的那种,还是可以初见发育良好的曲线。她坐在那里就知道吃那几叶青菜,偶尔抬头偷偷看着我们笑。这神态,换了谁都会蠢蠢欲动。

博明在我耳旁轻声说:“貌似是个雏儿。”

我点头表示认同。

“你刚才去静园干啥去了?溜你的兔子阿?”庄元问我。

还没等我言语,百玲突然说:“你养兔子啊?能让我看看吗?”她的样子很吃惊,好像养宠物只是女孩子的专利似的。

庄元连忙介绍:“这位仁兄,名叫陈冲。陈是陈冲的陈,冲是陈冲的冲,有爱心,整天拎着兔子满世界转悠,人送绰号‘男嫦娥’,也叫兔爷。”

“你别听他瞎说,没他那么介绍的。我就是偶尔带兔子出去,我那兔子怕生,矜持!”

百玲听了我们的话,一直在笑。博明问张志:“小志啊,做家教啥滋味儿?”随着他的问题,哥们儿几个一起放下筷子看向张志。

张志没说话,转过头瞅着百玲,百玲也凝视着张志,红扑扑的小脸儿挂着笑,一小撮秀发从鸭舌帽里探了出来,令这幅表情看上去无比幸福。我心想坏了,自古红颜多薄命,不知道百玲的花季岁月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连忙停止了这个想法,这是对兄弟情义的亵渎。花季就是花季,就算最后凋零得一塌糊涂,那也是年华逝去与人无尤。张志虽说是富二代,但也没做什么毁女不倦的坏事。况且我还不知道冯晓红说的话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冯晓红有了孩子,那也不一定是张志弄的。说不定是她红杏出墙,而墙外那小子却以自己不育为借口,把事实的原因甩给了可怜的张志。这都是有可能的。

吃喝到一半儿时,张志去方便,我问了服务员卫生间的方向,也跟了过去。看到张志已经开始操作,我开玩笑说:“操!你尿分叉,得去检查检查,说不定出啥毛病了。”

“操!我撒尿你跟着,你有啥企图?”

“就你?我能有啥企图!你尿吧,尿完了有事儿说!”

“啥事儿?”

“先尿尿,再说事儿!”我点上一根烟,等他操作完毕,我已经抽了半根儿。

“我说,你这尿真有水平,憋几天了?中华鳖精啊!”

“给我根儿烟。”

我递给张志一根烟,他点上抽了一口,问:“有啥事儿啊?”

“没啥事儿……就是刚才,冯晓红把我叫去了。”

“你去静园就是为了见她呀!抚慰受伤小心灵去了?。”张志一脸坏笑,紧了紧裤腰带,感觉不舒服,又松了松。

“她说她怀孕了,是你的。”我很平淡地说出这句话,看着他。

张志愣呆了,过了一会才晃过神,说:“你别拿这事儿开玩笑!”

“我没……”

“什么怀孕,还是我的?”张志不相信,声音很大。

“小点儿声,让人听见……我没骗你,是她自己说的。”我们开始低语。

“怀孕?……这事她怎么和你说啊?我咋不知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每次都带套了!不可能!”张志一口咬定。

“就你买那玩意儿,花里胡哨的,又是带香味儿,又是带夜光的,没一个实用的!是不是侧漏啊?”

“我那可有ISO认证的!”

“还特么微软认证呢!关键问题是,她要是真怀上了,怎么办?”

张志又愣呆了,一脸茫然。后来吃完了饭,他把百玲送上807公车后,又对我说:“我还是觉得,不可能。再说,微软认证的套,你敢用?”

我们沉默不语,立在街边抽着烟。张志好像在想什么,猛抽了好几口,望着街对面的校门口发呆。

记得梅燕对我说过,如果一个女人真心地爱上一个男人,那么她会心甘情愿又无比快乐地为这个男人生孩子。所以说女人是在用痛苦换取她想要的微不足道的幸福!这种观点把男人设定在了一种冷漠无情的位置。我不懂这里面的逻辑是如何成立的,我只知道一大堆的精子在独木桥上群殴,最后胜出的那一位与比自己大好多倍卵子结合,然后产生了一系列高科技的化学反应,孕育出了一个新生命。这一切,是由各种意外构成的。对!就是意外。所以才叫做“意外怀孕”嘛!

“用不用我再和她聊聊,再确认一下?”我看张志一直不说话,试着问了他。

张志想再抽一口烟,可发现手里的烟已经燃尽了,无奈地将烟蒂丢了出去。那节烟蒂掉落在马路中央,任凭来来往往的车轮在它身上碾过。

张志又点了一根烟,猛吸了一口说:“算了,我自己问她吧!”

“她老爸和我是邻居。”我看着手里的半截烟,冒出这么一句。

“居然有这层关系啊!”张志叹了一声,又说:“放心,我弄清楚再告诉你。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望向路中央的那节烟蒂,它早已被过往的车辆碾平,死死地贴在柏油路面上,纹丝不动。

未完待续…


传送门:

我要看下一篇→ 四舍双城【3】

我要去目录选→ 文集《四舍双城》


齐帆齐自媒体写作课

四舍双城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