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缘分转身吗—第二十六章 姐妹回忆篇


唱完K,我妹和我轻声轻脚地回到了我家,一起洗澡,一起洗头,一起扔泡沫,一起偷偷地笑。我还给我妹吹头发,给她擦护发精油,打理头发,那场景别提有多甜蜜多暧昧了。

这就是只属于闺蜜的世界。

晚上,我们俩一起睡在我的床上,真的还面对面抱在一起,我妹甜甜地睡去了。

我看着我妹睡觉的样子,一时半刻都睡不着,是兴奋,是开心,是久别重逢的更加珍惜,是对过去的睡同一间房的同窗闺蜜情的怀念。


唱完K的第2天一觉醒来,已经是国庆节的第4天了,我妹在湖北的5日游也接近尾声了。

第4天,我带我妹在我的家乡品尝了一些当地小吃,比如:猪油饼子、米酒和豆皮,当然还有湖北著名的鸭脖子、热干面、武昌鱼和油焖大虾。

我妹再次吃到这些,又兴奋又感慨万千:“唉,三年都没吃到这些了。我最怀念的就是以前在武汉学雅思时,下午一放学,我们一群姐妹就跑到武汉XX大学的后街吃一份中锅的油焖大虾,然后再去买好多的周黑鸭和夜宵,拿回女生宿舍,一边啃着鸭脖子辣得只吞口水,一边看胡歌演的《仙剑奇侠传》,哈哈,别提有多爽了。”

我马上接过话,说:“是啊。我也好怀念那一段时光,虽然只有短暂的两个月,但是,你看,我和你的感情能一直保持到现在,其他的雅思同学都没怎么联系了。你后来还跟她们有联系吗?那个婧婧不是说要去澳大利亚学做面包吗,她去了没?还有,妃儿姐说要去英国,走了没?还有还有,我们房里的那个湖南的富家千金,她真的被她父母逼得移民了吗,还是她背着她家里跟她的那个男朋友私奔了?”


——我在这里,必须插个话,简单介绍一下我当年的这些学雅思的土豪同学。

我丹丹妹是浙江温州人,自然而然整个家族都是做批发生意的,生意不大但也有很多家店。

婧婧是湖北黄冈人,家里开了几家眼镜行,不算大老板但也是暴利行业啊,条件也不差。

湖北的同学圈里剩下的,家里都是清一色的做房地产的,那几年房地产好做也好赚钱。最有钱的要数妃儿姐了,她比我大一届,当时我高中毕业,她是大一的学生。她父母每次送她来宿舍时,都开着不同的轿车,不是保时捷就是宝马。但是妃儿姐没有大小姐的坏毛病,还特别知书达理有教养,所以我们都习惯叫她妃儿姐。

后来还来了几个初中的小妹妹来学雅思的,住在我们房间,我年龄最大,理所当然是我照顾她们。

那几个小妹妹读的是武汉的贵族学校,经常会摆一些她们学校的幽默段子,比如:她的同学们会说自己家多么多么穷,下雨了还会拿个盆在家里接雨水,然后互相比惨,还形容得惟妙惟肖,描述得跟真的似的。这种游戏在她们贵族学校每时每刻都会上演还乐此不疲,作为一种聊天方式。

反正,我们搞不懂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孩子是怎么想的,在我们看来是有多么无聊啊。但对她们来说,也许,这是最新的攀比方式,只存在那个凡人理解不了的上流社会,或者应该说95后的世界你不懂!

我们这一批雅思同学里面最大牌的,毋庸置疑,应该就是那个湖南的富家女了,家里也是做房地产的还经营着五星级酒店等多个行业,当然家庭关系也就比较复杂了。

她是她爸的独生女,父母离婚了,母亲去了台湾,她爸又找了个后妈,给她爸生了个儿子。她后妈想让她儿子多分点家产就对她特别好,还亲自送她来武汉学雅思。其实,她来学雅思是她爸安排的,因为她和一个小混混男朋友恋爱了两年,女方家里死活不同意,就送她来学雅思然后打算送她出国,移民加拿大,不让她回国。

她也被家里逼得没办法,自然倔强得很,但是对我们还不错,还盛情邀请我们去湖南长沙玩,住她家的别墅,包吃包住。

她有个小习惯跟常人不一样,就是她特别不喜欢洗袜子,所以她买了很多双棉袜,穿脏了就扔掉。看来,富家子女的生活习惯或者癖好,的确跟普通人还是诸多不同。


丹丹妹说:“后来,我跟她们在QQ上聊过几次,然后就没怎么联系了。婧婧她真的去了澳洲,学了烹饪,说一定要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甜品店。然后,妃儿姐也走了,早就去了英国。还有,那个湖南的千金大小姐,她就比较惨,她没出国也没有私奔,她被她爸送到部队去了,她爸也真下得了这个狠心啊。我都无法想象一个大小姐去当兵会变成什么样。”

“磨练磨练也是好事啊。好多去当兵的孩子都是家里父母管不住,送去部队给治治。”我说道。

我和我丹丹妹的感情能这么好,绝对不仅仅是睡一个房,一起啃鸭脖子,一起看电视,这么简单的几件生活小事就能培养出来的。

就像人们经常说的“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大学同间宿舍或部队里睡上下铺的那感情绝对不一样。


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三年前,我和丹丹在武汉学雅思时的点点滴滴。

我记得,那个时候,一到周末(周一到周五全日制上课而周末不上课),整个女生宿舍就只剩下我和丹丹两个人。

为什么呢?

因为丹丹是浙江人,不能回家只能呆在宿舍,而我也没理由回家啊。

而剩下的婧婧周末要坐车回家回黄冈看男朋友。妃儿姐也是周末去看男朋友,她和她男朋友都在武汉,对了,她跟我们说过她的男朋友还是我们K市的(因为我高中在K高读的,所以对K市也比较熟)。而湖南的大小姐更厉害,本来她爸把她送到武汉以为就能让她和她的男朋友分隔两地,结果哪知道,一到周五,她就瞒着她父母坐火车回长沙去见她男朋友并住在他家,然后下周一再赶回武汉,上课都只是混的。当然,这种偷偷见面的事,天知地知我们知,而老师和父母不知。

所以,每个周末,我和丹丹就相依为命。

我们会去学校附近的光谷广场也是武昌的CBD玩。

每个周末都如此。

我们俩会去先光谷的三楼“天河国际电影院”买电影票,然后在电影开场之前,我们就会在那一层的小吃一条街吃各种小吃,记得当时我们俩特别爱吃寿司,吃完了还要打包两大盒寿司锦盒带回宿舍吃。然后买两杯冰奶茶,去那一层楼的电玩城打电玩。

那时的我们真的还是孩子啊,好喜欢打电玩,我和我妹最喜欢玩那个打鼓的,而且两个月下来,技术都有长进哦,可以打音乐节奏特别快的歌。还有投篮啊,打双人KO的游戏机啊,推币机啊……

各种现在看来很无聊、很弱智的游戏,但是当时却玩得好开心,而且玩了几个月都玩不腻。

最后,两个月下来,我们在电玩城的战果就是:用几千张的游戏奖票兑换了一把kitty猫的小梳子,一面小镜子和一支铅笔。

至今,我还一直保存着我的梳子来纪念和标记我曾经在电玩城的那段青葱岁月。

我特别喜欢光谷广场,特别大,从第一层到第六层是一个大型综合体的休闲广场,真的是一条龙服务。

我们在三楼打完电玩,看完电影,玩累了,可以去二层买衣服,重点是第二层的服装店几乎全是年轻人开的,好多都是武汉的大学生自主创业在这里开店,又不贵又好看,不像一些大型购物广场只有名牌店而没有年轻人的潮流店。

然后,光谷的第一层,环形包围的中心空地经常会有各种活动,比如:T台秀,明星签售会,明星见面会等。

而进广场的门口就是星巴克外摆区和随处可见的周黑鸭店,简直太棒了。可以坐在店外面休闲地喝着咖啡,啃着鸭脖子,然后欣赏一拨拨武汉的美女从身边走过,既养胃又养眼,这个FEEL太棒了!


我妹最后说:“美夕,我回浙江后,要是我想吃周黑鸭,你给我寄点过来嘛。”

我说:“嗯嗯,好的,没问题。你把你家的地址发给我。”

我妹说:“嗯。我到时再给你寄点浙江特产过来。”

其实,我妹对我还是很好的,她去年夏天在我的生日当天就给我寄了两箱吃的,全是浙江的特产,有西湖藕粉、西湖龙井茶、杭州的清凉绿豆糕和楠溪麦饼等。我当时特别开心也特别感动,我和家里人吃了好久都没吃完,还送了一部分给朋友们品尝。

所以今年我妹走时,我给她也买了好多湖北特产带回浙江,有武昌鱼、热干面、鸭脖子和孝感麻糖。

这就叫礼尚往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